时事分析 | 环境生态及能源 | 2020-06-09 | 《信报》

全球闹砂荒 香港难独善其身



提起海砂、河砂,看似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但有专家发出警示,由于人类用砂欠缺节制,甚至非法采砂作发展之用,不但破坏生态环境、危害开采地点附近的居民的生活以至生命,亦可能令地球面临砂荒。[1]近日有传媒揭发,本港机场三跑项目的主要填海工程,承建商因采购海砂困难,要求机场管理局额外支付168亿元。[2]香港以至全世界,应如何应对砂荒危机?

活在城市的香港人,通常要跑到沙滩才会见到大量的砂,但事实上它在日常生活中无处不在,其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种是矿物砂(Mineral sand),当中包含金属和矿物,通常自河岸和海岸开采;另一种称为骨料(Aggregates),即是碎石、砂和砾石的混合,它们有多个来源,包括「于湖泊、河流、海滩或海床开采」、「将建筑废料进行分拣、粉碎和筛选而再造」,以及「以其他行业的废弃物制造」。[3]

砂的用途甚广,其中矿物砂主要用于工业生产陶瓷、颜料、塑料和其他产品。[4]另外,大众每日使用的手机、电脑晶片和屏幕玻璃,以及建筑物和汽车的窗户,均采用了一种名为硅砂的矿物砂作为原料。而骨料则几乎见于香港的每座建筑物,因为兴建商场、办公室大楼和住宅大厦使用的混凝土,以及兴建道路使用的沥青,基本上都是由砂砾粘接而成。[5]建筑材料水泥亦应用大量的砂砾,建筑业每使用一吨水泥,就需要六至十吨砂砾。[6]

全球人口膨胀兼城市化 砂砾需求量大增

随着人口膨胀及城市化发展,全球城市人口在2018年已达到42亿,较1950年代的7.51亿多4.6倍,预计到2050年或之前,城市人口还会再上升25亿,印度、中国和尼日利亚三个国家的增幅尤为明显。[7]在此背景下,城市——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规模大幅扩张,过程中需要兴建大量建筑物和道路,以至大举填海造地,砂砾消耗数量极之庞大。[8]

以容量计算,砂砾是目前全球开采和交易量第二大的资源,仅次于水。[9]保守估计,全球每年从采石场、矿坑、河流、海岸线和海洋开采400至500亿公吨的砂砾,其中建筑业占消耗量逾一半。砂砾的消耗量预计未来仍会持续增加,单以水泥产量推算,预计到2030年的全球产量将增至48.3亿公吨,届时光为了生产水泥,每年已经要使用近500亿公吨的砂砾[10],相当于目前每年的总开采量。

沙漠虽然有看似无穷无尽的沙,但由于这类沙是受风侵蚀而形成,过于光滑和圆润,无法粘接成稳固的混凝土。建筑需要的是于湖泊、河流或海岸等地开采较粗糙、受水侵蚀而形成的砂砾,因此连沙漠国度阿联酋,也要从澳洲进口建筑砂砾。[11]而目前砂砾的开采速度,已经远超其自然恢复的速度,预计到本世纪中叶,地球便会出现砂荒。[12]

开采破坏生态 危害居民生计性命

但在砂荒之前,人类先要面对开采砂砾带来的灾难。从河流和海岸等动态环境大举开采砂砾的工作,会严重破坏开采地的生态,不但污染河流,还令含水土层减少,加剧干旱发生及其严重程度。另外,挖掘河床、海床,会破坏鱼类和鸟类等河流和海洋生物的栖息地,[13]水底的沉积物又会因搅动而在水中飘浮,使河水变得浑浊,导致鱼类窒息,以及阻挡水中植物生长所需的阳光。[14]

这些自然生态的改变,同时威胁到附近居民的生计、生活,以至性命安全。挖掘河床造成鱼群死亡和河水侵蚀农田,会影响附近渔民和农民的生计。[15]此外,过度开采砂砾会加剧河岸冲刷流失,令沿岸桥梁、河堤和建筑物的地基外露,造成倒塌危机,危及居民的性命。[16]越南政府估计,由于湄公河三角洲的采砂作业导致河岸坍塌,近50万名居民将需要撤离。[17]

由于砂的需求量有增无减,近20年来,其价格缓缓上升,由1980年每公吨大约6美元,升至2019年每公吨约10美元。[18]在个别需求极大的国家,价格上涨得更多,像是新加坡,每公吨进口砂的价格,便从1995至2001年的3美元(约23.2港元[19]),升至2003至2005年的190美元(约1,474.4港元[20][21],增幅达62倍。这门有利可图的生意,亦衍生大量非法采砂和交易,在2006至2016年间,新加坡报称从柬埔寨进口8,000万公吨砂砾,但只有少于4%获柬埔寨官方出口数据认证。[22]

利润当前,吸引部分地区的黑帮加入争夺砂子的开采生意,更不惜贿赂政府官员和警察,甚至取人性命。在印度,便据报有数以百计的记者、环保主义者、警察和政府官员,怀疑被非法采砂的黑帮所杀。其中2018年有记者因为报道警察受贿包庇非法采砂,被人驾驶卡车撞倒,更有地方警员在追捕非法采砂者期间被杀。[23]在墨西哥,一名多次谴责当地非法采砂活动的环保活跃份子,去年6月被人枪杀后,身旁更留有威胁其家人和其他活跃份子的讯息。[24]

本港建筑用砂靠进口 砂价五年翻倍

香港的砂砾主要来自境外,较少机会受到非法和过量采砂带来的祸害,但同样会面对砂荒危机和砂价飞涨的问题。香港作为一个发达城市,建筑工程项目一项接一项,因此需要从其他地区进口大量砂砾。其中建造业需要向内地进口为建造工程项目、水泥或混凝土制造用的河砂、商业零售用的河砂,以及重大工程项目所需的海砂。[25]

香港建造业使用内地天然砂数量,在2013年及2015年均接近千万公吨,2014年更高达2,855万公吨。惟之后内地限制天然海砂出口,从2015年8月起停止出口海砂到香港,在2016至2019年的四年间,建造业使用内地天然砂量回落至每年约100多万公吨,直至去年9月因应机场三跑工程对填海填料的需求,内地才恢复少量对港供应海砂。[26]

填料供应不足,机场三跑的填海工程曾因而滞后18周,结果要从内地、菲律宾及马来西亚分别增购砂粒。[27]根据传媒2018年的报道,内地供香港机场三跑填海项目的海砂来自广西钦州,但当地海砂供不应求,政府又严打非法开采,令海砂售价由每立方米50至60多元人民币,急升至约110元人民币。[28]近期亦有传媒报道,机场三跑主要填海工程费用大幅超支,承建商半年前就海砂采购困难要求机管局额外支付168亿元,当中包括机砂35亿元、海外海砂及额外海洋公众填料86亿元。[29]而近年间,砂在香港的批发价亦大幅上升,最新2020年2月批发价为每公吨282元,比2015年2月的129元升119%。[30]

砂荒之祸,近乎无人幸免,香港以至全世界都应出一分力,杜绝采砂带来的危害,以及应对未来的砂荒危机。

方向一:以其他物料取代天然砂

其中一个方向,是尝试采用其他物料,取代天然砂制造建筑材料。英国伦敦帝国学院研究人员便向沙漠着手,研发出一种由沙漠沙制成的可分解复合物,作为比混凝土更可持续发展的替代品,目前已证明可用于临时建筑项目。[31]

本港一直有利用其他物料包括建筑废料和废玻璃容器,取代天然砂造成建筑材料,例如生产环保地砖、玻璃沥青,或用作建路、排水工程及填海的填料等,和直接循环再用以砂砾制成的混凝土和沥青等物料。[32]

惟要进一步取代天然砂,仍要面对不少挑战。首先是要做好废料回收工作。以取代填海海砂为例,前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功能界别议员姚松炎曾撰文指出,并非任何的建筑废料均可用作填海物料,政府对使用建筑废料作填海物料,亦有详细的尺寸和物料规定,例如填料中不能含有会出现体积变化的物料、有机物、木材、有毒或易燃物料和金属等。[33]因此,要减少使用天然砂,先要在地盘做好建筑废料源头分类处理。

惟有业界人士表示,本港部分地盘在源头分类和重用建筑废料的情况欠佳,主因承建商欠缺环保诱因,而部分地盘狭窄,也难以腾出空间进行分类。[34]至于废玻璃容器,本港的回收率相当低,在2018年只有16.3%,其余大部分均最终弃置于堆填区。[35]

以其他物料代替天然砂的另一挑战,是其时间及金钱成本较高。在2015年,有本地水泥厂董事接受传媒访问时指,由于要雇用工人去收集、运送和过滤废玻璃,令运用玻璃砂生产水泥的成本,较采用一般填料高十倍。[36]另外,作填海之用的建筑废料,沉降速度较海砂慢,若以之全面代替海砂,将延长工程时间表。[37]

过往本港可重用的拆建物料因供过于求,而要输出到广东省台山市处置。[38]但随着近年推出机场三跑等大型填海工程项目,预计填料将变得供不应求。[39]政府有需要权衡轻重,考虑是否增加诱因,甚至强制建造业界做好源头分类,更多采用建筑废料制造的建筑材料,以及循环再用建材,例如考虑对工程加入重用建材的条款,使建筑废料得以物尽其用,同时减少对日趋昂贵的天然砂的依赖。

方向二:加强监管 遏制不负责任开采

另一方面,联合国环境署去年发表一份关于砂的可持续发展的报告,建议各国因地制宜,制订管理、规划的开采准则和最佳实践做法,以至透过立法和订立政策,遏制不负责任和非法的开采。措施包括发放开采许可证或执照,以及要求开采时采取预防或保护措施,以减低挖掘带来的破坏。[40]假如该国已有一套采矿业的法规、准则和最佳实践做法,可以套用至采砂活动。[41]

像印度为了管理采砂活动及加强监测和执法,便先后在2016年及今年发表《可持续砂石管理指南》和《采砂执法和监测指南》。[42]前者提供可持续采砂的准则,例如详尽勘测调查河流起源、水流、沉积状况等因素,以确定适当的开采地点。[43]后者的指南则订立出评估非法采砂活动的建议标准方案,推动以科技加强执法,如用夜视无人机监察晚间非法行动,同时建立买卖砂和河床物料的网上交易平台,以增加透明度。[44]

联合国又认为,在透明和问责的基础上,应促使采砂产业链的所有持份者,包括国际社会、政府、企业和公民社会,就可持续开采砂砾展开沟通,并参与制订政策、法规和自发行动。[45]

另外,砂砾生产和消费的量度、监测和规划工作,也有待加强。现时关于河流沉积物的学术研究,大多集中于如何影响水坝水流,很少关注商业开采砂砾活动的影响,并欠缺长期监测跨国流域砂泥的计划,和仔细为砂源分类的贸易数据库,故未能有效地追踪采砂交易和活动的可持续性。[46]联合国认为,全球需要就采砂、其影响和消耗,收集更确切的资讯和数据,以支持相关决策;又称良好的量度和监测系统,将有助发现问题和改善管理。[47]

香港在这方面也可负上一定责任,例如与国际分享更详尽的砂砾交易和用量数据,也有环保人士建议本港要求进口商出示海砂来源地的生态认证,以确保海砂符合环保要求。[48]

成语「恒河沙数」,是用来形容事物的数量,如恒河的沙般多得不可计算,但若人类不断过度开采,终有一天都会耗尽河床和海底的砂资源。国际必须合作研发及使用替代品,减少依赖天然砂,并加强监管开采活动,刻不容缓。

1 “Sand and sustainability: Finding new solutions for environmental governance of global sand resources,” 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 Programme, 2019, p. 1.
2 罗霈颍,〈承建追索 三跑填海超支80亿 原要求168亿 称或延期两年 议员质疑机局纵容〉,《明报》,20120年5月18日,A01页。
3 同1,第3页。
4 同1,第3页。
5 Vince Beiser, “Why the world is running out of sand,” BBC, November 18, 2019, https://www.bbc.com/future/article/20191108-why-the-world-is-running-out-of-sand.
6 同1,第4页。
7 “68% of the world population projected to live in urban areas by 2050, says UN,” United Nations, https://www.un.org/development/desa/en/news/population/2018-revision-of-world-urbanization-prospects.html, last modified May 16, 2018.
8 同5。
9 同1,第3页。
10 同1,第3至4页。
11 同5。
12 Mette Bendixen, Jim Best, Chris Hackney and Lars Lønsmann Iversen, “Time is running out for sand,” Nature, July 2, 2019,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9-02042-4.
13 同1,第5至6页。
14 同5。
15 同1,第6页。
16 同5。
17 同12。
18 同12。
19 按1998年6月30日的汇率,即1美元等于7.72港元计算。
20 按2004年6月30日的汇率,即1美元等于7.76港元计算。
21 同1,第8页。
22 同12。
23 Aurora Bosotti, “World is running out of SAND and it’s creating deadly SAND MAFIA – ‘Completely depleted!’,” Express, https://www.express.co.uk/news/world/1123136/sand-shortages-sand-mafia-india-news-Vietnam-sand-Mafia-crime-illegal-construction, last modified May 6, 2019
24 “Environmental activist who fought illegal mining murdered in Chiapas,” Mexico News Daily, https://mexiconewsdaily.com/news/activist-who-fought-illegal-mining-murdered/, last modified June 11, 2019.
25 「《沙粒条例》(第147章)在香港运走、进口及搬运沙粒须有《搬运沙粒许可证》的要求」。取自土木工程处网站:https://www.cedd.gov.hk/filemanager/tc/content_644/letter%20_Sand_Ordinance_Cap_147_2020.pdf,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月13日。
26「三跑填海拟向广西购海砂 市价达165亿元势超支 料明日大屿须买砂近500亿元」。取自传真社网站:https://www.factwire.org/investigation/三跑填海拟向广西购海砂-市价达165亿元势超支-料明/,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0月22日;「香港建造业用内地天然沙数量(公吨)  (2013年)」取自土木工程处网站:https://www.cedd.gov.hk/filemanager/tc/content_644/2013_imported_sand_usage.xlsx,查询日期2020年5月6日;「香港建造业用内地天然沙数量(公吨)  (2014年)」取自土木工程处网站:https://www.cedd.gov.hk/filemanager/tc/content_644/2014_imported_sand_usage.xlsx,查询日期2020年5月6日;「香港建造业用内地天然沙数量(公吨)  (2015年)」取自土木工程处网站:https://www.cedd.gov.hk/filemanager/tc/content_644/2015_imported_sand_usage.xlsx,查询日期2020年5月6日;「香港建造业用内地天然沙数量(公吨)  (2016年)」取自土木工程处网站:https://www.cedd.gov.hk/filemanager/tc/content_644/2016_imported_sand_usage.xlsx,查询日期2020年5月6日;「香港建造业用内地天然沙数量(公吨)  (2017年)」取自土木工程处网站:https://www.cedd.gov.hk/filemanager/tc/content_644/2017_imported_sand_usage.xlsx,查询日期2020年5月6日;「香港建造业用内地天然沙数量(公吨)  (2018年)」取自土木工程处网站:https://www.cedd.gov.hk/filemanager/tc/content_644/2018_imported_sand_usage.xlsx,查询日期2020年5月6日;「香港建造业用内地天然沙数量(公吨)  (2019年)」取自土木工程处网站:https://www.cedd.gov.hk/filemanager/tc/content_644/2019_imported_sand_usage.xlsx,查询日期2020年5月6日;「香港建造业用内地天然沙数量(公吨)  (2020年)」取自土木工程处网站:https://www.cedd.gov.hk/filemanager/tc/content_644/2020_imported_sand_usage.xlsx,查询日期2020年5月6日。
27 梁焕敏,「机管局认三跑填料供应滞后18星期 已向菲律宾及马来西亚购海砂」。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会新闻/321639/机管局认三跑填料供应滞后18星期-已向菲律宾及马来西亚购海砂,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25日。
28 「三跑填海拟向广西购海砂 市价达165亿元势超支 料明日大屿须买砂近500亿元」。取自传真社网站:https://www.factwire.org/investigation/三跑填海拟向广西购海砂-市价达165亿元势超支-料明/,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0月22日。
29 同2。
30 「特选建筑材料平均批发价格2015年2月」。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s://www.statistics.gov.hk/pub/B10600052015MM02B0100.pdf,查询日期2020年5月19日;「特选建筑材料平均批发价格2020年2月」。取自政府统计处网站:https://www.statistics.gov.hk/pub/B10600052020MM02B0100.pdf,查询日期2020年5月19日。
31 “New material made from desert sand could offer low-carbon alternative to concrete,” dezeen, https://www.dezeen.com/2018/03/24/desert-sand-could-offer-low-carbon-concrete-alternative/, last modified March 24, 2019.
32 「立法会九题:废玻璃回收及再造」。取自政府新闻网站: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001/08/P2020010800459.htm,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月8日;「建造业可循环再用的物料」。取自环境保护署网站:https://www.epd.gov.hk/epd/misc/cdm/b5_products1.htm,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7月30日;「建筑废物前言」。取自环境保护署网站:https://www.epd.gov.hk/epd/misc/cdm/b5_introduction.htm,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9月30日。
33 姚松炎,「唔系所有建筑废料都可以填海」。取自独立媒体网站: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62930,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3月16日。
34 李卓颖、杨诗彤,〈港建筑填料短缺 跨区共享求助深穗 供应量有限 乏环保诱因筛选〉,《星岛日报》,2019年4月10日,A16页。
35 「立法会九题:废玻璃回收及再造」。取自政府新闻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001/08/P2020010800459.htm,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月8日。
36 王珈莉,「废弃玻璃再生 制环保砖水坭」。取自香港商报网站:https://www.hkcd.com/content/2015-04/16/content_923644.html,最后更新日期2015年4月16日。
37 劳敏仪,「学者促成立大湾区废料贸易组织  共享建筑废料取代购买天然砂」。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会新闻/311444/,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3月28日。
38 「立法会三题:建筑废物处理及公众填料管理」。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5/09/P2018050900403.htm,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5月9日。
39 同34。
40 同1,第21至22页。
41 同1,第17页。
42 Esha Roy, “Govt releases guidelines to monitor, check illegal sand mining,” The Indian Express, https://indianexpress.com/article/india/govt-releases-guidelines-to-monitor-check-illegal-sand-mining-6240249/, last modified January 29, 2020.
43 “Sustainable Sand Mining Management Guidelines 2016,” Ministry of Environment, Forest and Climate Change, 2016, pp. 7, 21 and 22.
44 Esha Roy, “Govt releases guidelines to monitor, check illegal sand mining,” The Indian Express, https://indianexpress.com/article/india/govt-releases-guidelines-to-monitor-check-illegal-sand-mining-6240249/, last modified January 29, 2020; “Enforcement and Monitoring Guidelines for Sand Mining,” Ministry of Environment, Forest and Climate Change, January 2020, pp. 50-54.
45 同1,第24至27页。
46 同12。
47 同1,第22至23页。
48 「未来城市:海砂之所以『无限』 在于没监管」。取自明报网站:https://ol.mingpao.com/ldy/cultureleisure/culture/20181111/1541875074585/未来城市-海砂之所以「无限」-在于没监管,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1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