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20-06-29 | 《星岛日报》

酷暑频袭 户外工作保障要改变?



全球暖化加剧,近年极端天气愈来愈常见,有外国气象组织更指,去年7月是全球自1880年有纪录以来最炎热的月份。[1]香港盛夏令不少市民感到高温「杀到埋身」,不时躲在有冷气的地方消暑。不过,对于长时间在户外从事体力劳动工作的人而言,炎热天气不但避无可避,更会增加他们中暑的风险。[2]在酷暑渐成常态的香港,现有制度仍能否充份保障这批員工?

根据欧盟委员会辖下哥白尼气候变化服务(Copernicus Climate Change Service,C3S)的统计,2015至去年是全球有纪录以来最炎热的五年。[3]美国国家环境资讯中心(National Centers for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NCEI)发表的报告则指出,以地球陆地及海洋表面的平均温度计算,去年7月的温度为摄氏(下同)16.73度[4],较20世纪的平均值高出0.95度,也是全球有纪录以来最炎热的月份。[5]

有气象学家分析指,近年出现的热浪温度不仅较上世纪的上升约4度,出现的频率也较上世纪高出至少十倍。[6]由此可见,全球夏季不仅平均气温屡次攀升,出现极度炎热天气的次数亦愈见频密。

地球发烧香港难幸免 酷热警告次数及持续时间增

在全球暖化的趋势下,香港亦难以独善其身。参考天文台网页,当气温达到33度或以上,或暑热指数接近或超过30[7],便会形容为「酷热」,而酷热天气警告亦会生效,以呼吁市民提高警惕,预防中暑及晒伤。[8]翻查纪录,天文台于2001至2005年的五年间,合共发出41次酷热天气警告;而近五年、即2015至2019年间则发出多达116次。至于有关警告持续多于48小时的次数,在上述两个期间分别为7和32次,占总次数17.1%及27.6%,可见市民于这两个五年间,不论是遇上酷热天气的次数,或是要持续忍耐酷热天气的时间,均有显著增加。[9]

 

 

天气过度炎热,不仅令人叫苦,更可能有损健康和性命。人们的体温在酷热环境中上升,身体机能便会透过增加排汗和呼吸次数,自动调节降温,但当环境温度过高,这些生理调节不能有效为身体降温,便有机会出现中暑。[10]而中暑则大致分为四类,包括(一)热晕厥,即高温使皮肤表面血管扩张,导致供应大脑等器官的血液减少,引致晕厥;(二)热痉挛,因劳动时大量出汗,消耗体内盐份,引致肌肉抽搐和疼痛;(三)热衰竭,当大量出汗及严重脱水,便可能影响心脏及血管功能,导致头晕、恶心、神志不清、脉搏微弱等;(四)中暑高热,即长时间处于酷热环境中,令中枢神经系统负责控制体温的功能失调,严重的会引致不醒人事。[11]

香港户外工作保障足够吗?

在酷热天气下活动会增加中暑的风险,因此不少市民选择减少户外活动,甚或躲在家中、商场、图书馆等室内地方「叹冷气」。然而,对于长时间要在户外从事体力劳动工作的人而言,例如地盘工人、清洁工人、甚或乎穿着吉祥物造型服装的工作人员,与酷热天气「共处」,可谓避无可避。

现行规管职业安全及健康的法例主要包括《职业安全及健康条例》、《工厂及工业经营条例》及其附属规例。[12]至于在酷热天气下工作方面,雇主有责任采取措施预防雇员中暑,例如提供足够的清凉饮用水,以及安排雇员定时休息,以减少他们暴露在酷热环境中。[13]视乎罪行的严重性,违规者最高可被罚款2,000至50万元,以及判处监禁刑期最高3至12个月。[14]

此外,劳工处职业安全及健康部也有编制「酷热环境下工作预防中暑」及「预防工作时中暑的风险评估」小册子[15],提醒雇佣双方采取适当措施,以预防在酷热或潮湿的环境下工作而引致中暑。其中后者建议,雇主可委任一名熟悉工作地点及对热压力有基本职安健知识的人,利用处方设计的核对表进行中暑风险评估,并针对风险程度采取措施。举例,如果工作地点中暑风险属高度,施工前应为雇员提供足够的清凉饮用水、提供较轻的工具以减少使用时消耗的气力等。[16]

不过,绿色和平于2018年进行一项调查,以问卷和实地调查分别访问96名及16名清洁工人,问卷受访者中,有55%称在酷热天气下工作曾出现中暑症状,包括心跳加速、呼吸困难、晕眩、休克等;另有72%称雇主未有提供预防中暑的特殊安排,例如安排避开酷热时段工作、提供清凉饮用水和增加休息次数。[17]

除了身体不适或受伤,近年更不时有工人疑在炎热天气下工作,中暑死亡。去年6月,一名54岁工程公司职员在九龙城富宁街一个学校地盘,进行消防工程的拉线工序时身体不适,遂暂停工作休息,直至下班时突晕倒,送院后不治。[18]此外,2018年5月,一名39岁、患有心脏病的男工人在赤鱲角工地梯间昏迷,送院后不治,由于当日天气炎热,未知死者是否因高温引发身体不适。[19]

如此看来,长时间在酷热高温的户外环境工作,可谓「搵命搏」,而且劳资双方也似乎未有做足工夫应对,因此当局有必要进一步加强宣传和培训,让他们认识在酷热环境工作的潜在危险,以及有关中暑的症状和急救程序。[20]

其实,除了上述法例及指引,部分国家也有政策保障在酷热天气下户外工作的雇员,当中有些方向或对本港有所启示。

方向一:从预防入手 限制工作时数?

首先,虽然当局有编制指引,但当中没有交代应停工的气温水平,而且指引不具法律约束力。在内地,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卫生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单位于2012年,就《防暑降温措施管理办法》进行修订,指明当最高气温达到40度以上,应停止当日的户外露天工作;最高气温达到37度以上、40度以下时,安排员工在户外露天工作时间全天累计不得超过六小时;最高气温达到摄氏35度以上、37度以下时,应当采取换班轮休等方式,缩短员工连续工作的时间,并且不得安排加班。[21]

透过立法订立硬指标,骤看有助减低员工中暑的风险,但落实起来颇具挑战。虽说天气酷热的次数似有上升趋势,但要求雇主准确预计每年夏季有多少天达到某温度,恐怕不易。在此情况下,雇主如何调动工人,使工作不会因此延后,相信也是一道难题。另一方面,站在劳方而言,清洁工人等工种的月入以时薪计算,如果工作期间有数小时遇上酷热天气而被迫暂停工作,他们的收入会否因此而减少,同样需要注意。因此,当局思考有关政策方向时,应咨询劳资双方意见,并设法回应各方的忧虑。

方向二:把中暑纳入工伤范围?

从预防入手,减少工人在酷暑天气下的工作时数,是降低中暑风险的第一步。不过,各人体质有异,即使做足预防工夫,亦难以确保所有长时间在户外工时的员工不会中暑,因此某些地方会让中暑工人索偿,作为劳工保障之一。

以美国加州为例,当地政府于2013年修订相关劳工条例,指明如有雇主让员工在极度炎热的户外环境下工作,但未能采取有效的降温措施保障员工,例如免费提供清凉的饮用水,有关员工有权提出个人或集体诉讼,向雇主索偿。[22]

在香港,根据《雇员补偿条例》,雇员因工及在雇用期间遭遇意外而致受伤,或患上指定的职业病,雇主有责任支付补偿。[23]现时中暑并不属于指定职业病[24];至于工伤,劳工处的数字显示,登记的中暑工伤个案于2013至2017年间,每年约有14至31宗。[25]

 

 

然而,处方的数字未必完全反映事实的全部。职工盟总干事蒙兆达接受智经访问时表示,现时如有雇员因天气酷热不适,也难以界定他们是否基于工作原因中暑,例如雇主有机会质疑雇员上班前已感到不适,因此雇员要证明自己中暑属于「工伤」并不容易。他认为如能把中暑清晰地纳入工伤范围,雇员便不用大费周章举证。[26]此外,清洁服务职工会组织干事杜振豪过去接受传媒访问时亦质疑,《雇员补偿条例》用字含糊,又指中暑引发的疾病,例如心脏病,现时也不算是工伤,更说即使医生诊断工人在工作期间中暑,但部分外判公司也会质疑并非由工作引致,而是工人本身患有的疾病所致,未必能够索偿,因此要求政府明确将中暑纳入工伤范围。[27]

当然,員工也有责任了解自己的身体状况。举例,如有建筑工人不爱喝水,或不知悉自己患有心脏病、高血压等长期病患,属于中暑高危人士[28],结果又在工作期间中暑,那雇员和雇主分别该负上多少责任,恐怕难以说清。如何平衡劳雇双方的权益,需要深思。

方向三:应用新发明 别让酷热拖垮生产力

要员工冒险在酷热天气下外出工作,固然不理想,但正如前文提及,酷热天气的持续时间上升趋势,人们与高温「共处」似乎渐难避免。如何在热暑横行时,以健康身体完成户外工作,相信是多个行业必须面对的问题。

劳工处及职业安全健康局于2013年推出「冷冻衣推广先导计划」,在建造业、户外清洁和园艺工作、厨房工作和机场搬运等工种,为工人提供「冷冻背心」。背心的左右两侧内置小型风扇,背心内藏可拆下替换及重复使用的冷冻包,流动全身的凉风帮助汗水蒸发,以减低工人中暑的风险。[29]

然而,有曾试用的建筑业工友反映,背心的重量有改善空间,加上发挥效果的时间较短,而且冷凝胶冷冻后变硬,不方便工人灵活走动,有机会增加工人的安全风险等。由此可见,「冷冻背心」的原意虽好,但设计上仍要多下工夫,方能广泛应用。[30]

除了香港,其他国家也有研发用于户外工人身上的降温工具。卡塔尔数年前开始赶工兴建足球场馆及其他基建,以迎接2022年在当地举行的世界杯。为了让工人要在酷热天气下安全工作,卡塔尔一名工程学教授发明了「凉浸浸」工人帽,利用太阳能风扇吹气到帽顶的冷冻物质,继而把凉风吹至用家的面前,好让他们在炎热的天气下继续工作。[31]

话说回来,全球暖化使人们愈来愈常面对极端天气,当局应考虑从预防中暑入手,为需要长时间在户外工作的雇员,提供更多保障,同时检视资助购置合适降温工具的可能性,多管齐下,减少酷热天气危及工人性命的机会。

1 “Global Climate Report - July 2019,” National Centers for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 https://www.ncdc.noaa.gov/sotc/global/201907, accessed June 15, 2020.
2 〈炎热天气下预防中暑〉,《绿十字》26卷3期(2016年5至6月),第35页。
3 “Copernicus: 2019 was the second warmest year and the last five years were the warmest on record,” Copernicus Climate Change Service, https://climate.copernicus.eu/copernicus-2019-was-second-warmest-year-and-last-five-years-were-warmest-record, last modified January 8, 2020.
4 温度单位换转,摄氏等于(华氏- 32) x 5/9。资料来源:「为什么美国还在用『华氏』计算温度?」。取自天下杂志网站: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89032,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4月7日。
5 Melissa Fleming, “July 2019: Earth’s Warmest Month on Record,” The Weather Gamut, https://www.weathergamut.com/2019/08/19/july-2019-earths-warmest-month-on-record/, last modified August 19, 2019; “Global Climate Report - July 2019,” National Centers for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 https://www.ncdc.noaa.gov/sotc/global/201907, accessed June 15, 2020.
6 “European heatwave sets new temperature records,” 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 https://public.wmo.int/en/media/news/european-heatwave-sets-new-temperature-records, last modified July 2, 2019.
7 「香港暑热指数」综合反映温度、湿度、风速及太阳照射的影响。资料来源:「天文台加强『香港暑热指数』资讯服务」。取自香港天文台网站:https://www.hko.gov.hk/tc/whatsnew/f1_wn20170814.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11月28日。
8 「寒冷及酷热天气警告」。取自香港天文台网站:https://www.hko.gov.hk/tc/wservice/warning/coldhot.htm,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5月5日;「天气术语」。取自香港天文台网站:https://www.hko.gov.hk/tc/wxinfo/currwx/flw_description/flw.htm,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2月11日;「酷热天气警告几时会发出?何谓暑热指数?天文台解迷思」。取自明报OL网站:https://ol.mingpao.com/ldy/hotpick/20180525/1527233543704/,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5月25日。
9 「酷热天气警告」。取自香港天文台网站:https://www.hko.gov.hk/tc/wxinfo/climat/warndb/warndb13.shtml?opt=13&start_ym=200101&end_ym=202005&submit=%E6%90%9C%E5%B0%8B,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月9日。
10 「夏日炎炎慎防中暑」。取自卫生防护中心网站:https://www.chp.gov.hk/tc/static/90064.html,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1月6日。
11 同2。
12 「提高职业安全及健康法例的罚则」,人力事务委员会,立法会CB(2)1797/17-18(03)号文件,2018年7月,第1页。
13 「在酷热天气下工作的工地安全指引」,建造业议会,2013年4月,第8、10至13页;「劳工处加强巡查地盘预防中暑措施」。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107/26/P201107260187_print.htm,最后更新日期2011年7月26日。
14 同12,第1及2页。
15 「酷热环境下工作预防中暑」,劳工处,2020年3月;「预防工作时中暑的风险评估」,劳工处,2009年3月。
16 「预防工作时中暑的风险评估」,劳工处,2009年,第3、5至12页。
17 「超过五成受访清洁工人工作时曾出现中暑症状」。取自绿色和平网站:https://www.greenpeace.org/hongkong/issues/climate/press/4506,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7月22日。
18 李大伟、黄伟民、邓栢良,「【暑热夺命】九龙城地盘工人疑中暑 冷气房休息后晕倒送院亡」。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突发/346257,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6月29日。
19 邓栢良、潘安奇、鲁嘉裕,「正午逾30°C 赤鱲角地盘男工晕倒昏迷 送院抢救不治」。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突发/184127/,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5月2日。
20 同2,第36页。
21「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等部门关于印发防暑降温措施管理办法的通知」。取自北京法院法规检索网站:http://fgcx.bjcourt.gov.cn:4601/law?fn=chl388s309.txt,查询日期2020年5月28日。
22 “The Heat Is On: Is Your Company in Compliance with State Sun and Heat Worker Protections?,” Foley & Lardner LLP, https://www.foley.com/en/insights/publications/2018/07/the-heat-is-on-is-your-company-in-compliance-with, last modified July 30, 2018.
23 「劳工法例」。取自劳工处网站:https://www.labour.gov.hk/tc/legislat/content1.htm,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4月26日。
24 “Guide to Occupational Diseases Prescribed for Compensation Purposes,” Labour Department, February 2009, pp. 2-19.
25 「立法会六题:酷热天气—附件」。取自政府新闻公报网站: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806/06/P2018060600712_285456_1_1528271438718.pdf,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6月6日。
26 智经于6月16日透过电话访问职工盟总干事蒙兆达。
27 颜宁,「【酷热工作】工作中暑难定工伤 清洁工坚拒送院:1天病假无薪」。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社区专题/220753,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14日。
28 同10。
29 「『冷冻背心』助工人免中暑」。取自苹果新闻网站: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30628/51514147,最后更新日期2013年6月28日。
30 彩雯,〈理大获研资局资助90万研发 纳米冷冻衣减中暑风险〉,《大公报》,2014年5月12日,B12页。
31 马文炜,「卡塔尔赶工应付2022世界杯 设计『凉浸浸』工人帽防中暑」。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即时国际/61276/,最后更新日期2016年12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