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分析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20-07-15 | 《经济日报》

IG上的健康生活 是「幻爱」还是真实?



十分钟练成马甲线、一星期瘦五公斤的健康减肥餐单,这类标榜健康的资讯充斥互联网,让不少追求健康体态的人跃跃欲试。虽说健康饮食和适量运动是保持强健体魄的有效方法,但在社交媒体吹起的一股健体风,却令部分人沉溺于极端的饮食和运动方式,坏了身子,甚至演变成心理疾病。

#Fitspiration取代 #Thinspiration

过往,不少人会将「瘦」列为美的无上标准,但近年健康主义兴起,人们追求健康饮食和运动习惯,例如在社交媒体上,不时有朋友发布跑了五公里的跑步地图,亦有人发布在健身室运动,或以烚菜当晚餐的照片,以记录个人的健康生活。这些贴文可能伴随着一个hashtag(主题标签) — #Fitspiration。

Fitspiration由Fit(健康)和inspiration(灵感)组成,提倡健康的生活态度,与以往流行的Thinspiration抗衡,Fitspiration不盲目追求「瘦就是美」,而是透过运动和控制饮食达到健美身型。[1]截至6月17日,#Fitspiration在Instagram已被使用1,867万次,内容包括展示健身成果,以及健康食品等照片和影片。[2]这股风气更进一步扩展,并发展出另一个简化版hashtag #Fitspo,贴文内容与#Fitspiration相若,其使用次数已高达7,051万次。[3]

健身KOL窜起 拥过千万粉丝

随着健康生活成为趋势,一些专门介绍健康食谱和运动技巧的KOL(Key Opinion Leader,关键意见领袖)亦应运而生,掳获不少粉丝。举例,澳洲「健身KOL」 Kayla Itsines的Instagram便拥有1,260万名粉丝,除了定期上载个人的运动照片和影片[4],她同时经营YouTube频道,教导各种健身动作和分享实践健康饮食的方法[5],并开发了多个与运动相关的手机应用程式,以提供收费健身训练计划。[6]在2019年,她与未婚夫在Financial Review澳洲 40岁以下年轻富豪排行榜中,名列第十,两人总资产估计达4.86亿澳元。[7]

在香港,艺人林芊妤(Coffee)以瑜伽导师身分开设YouTube频道,分享修身心得,目前的订阅人数已超过110万,是继歌手邓紫棋(G.E.M.)之后,第二位冲破百万订阅的香港艺人[8],可见「健身KOL」拥有一定市场。其实,即使不是「健身KOL」,明星做运动本身已具有叫座力,歌手郑秀文在社交媒体发布运动后的「爆汗」照片,又与网民分享健身成果和介绍健康食物,便经常成功吸like。[9]

追求极端健康饮食 恐患神经性厌食症

追求健康生活蔚然成风本是好事,但万一走火入魔,过分控制饮食和运动习惯,却随时有反效果。

近年,网上流传各种标榜健康的饮食法,声称只要跟足指示进食便可健康瘦身,吸引不少人跟随,例如包含高脂肪、高蛋白质、低碳水化合物的生酮饮食法;以及主张以肉食、蛋白质为主并完全戒掉碳水化合物的「食肉减肥法」。[10]

适当控制饮食的确有助减肥[11],但若果过分关注食物、体重和身型,并因偶尔进食一些不健康的食物而情绪紧张,甚至与他人比较谁的饮食习惯更健康而焦虑,过度沉溺于极端健康饮食。以上反应,都是患上神经性厌食症(Orthorexia Nervosa)的征兆。[12]

神经性厌食症属于饮食失调的一种。与一般厌食症不同,相比寻求瘦和美,神经性厌食症患者更沉迷于「食得健康」,患者一般会花很多时间思考、选择和准备健康的食物;在吃了觉得不健康的食物时,会感到焦虑和内疚;并因为遵循健康饮食理论,令体重过低或造成其他营养不良症状。然而,他们却往往因为过度执着而忽略基本营养,最后导致营养不良或身心不平衡。[13]

 

 

沉迷运动随时上瘾

神经性厌食症患者除了沉迷健康的饮食方法,很多时都会有过量运动的问题。适量运动本应有益身心,除了锻炼强健体魄,对促进心理健康也有帮助[14],但一旦运动过量,甚至产生依赖,分分钟有损健康。例如部分人会把运动变成每天必须完成的任务,只要一天没有达到运动目标便感到焦虑、内疚,从而变本加厉地运动更多、更剧烈。如有上述特征,便可能是运动成瘾。[15]

运动成瘾是一种异常的行为特质,受影响的人无办法停止过量运动的习惯,若有一天未达运动目标,便会产生罪恶感,并逐渐形成对运动的依赖。[16]过量运动若加上饮食失调,除了可能导致脱水、贫血,还会令免疫系统受损,甚至死亡。[17]

外国有新手妈妈在生产后参加网上的高强度运动课程修身,由起初感到精疲力竭,后来看到自己愈来愈健康,便逐渐沉迷,坦言若因其他活动而打乱运动进度会感到沮丧和担心,即使脚和脚踝疼痛仍持续运动,直至她被诊断出压力性骨折,数周难以走动,又被勒令短期内不得再做任何负重运动,才醒觉自己成瘾的问题。[18]

原因一:社交媒体潜移默化 引致过分沉迷

正如上文所述,在社会气氛影响下,健康资讯在各大社交平台流通,时刻提醒大众健康的重要性,但亦正因如此,部分人在不知不觉间过分沉迷。

在众多社交媒体中,又以Instagram的影响较大。有调查显示,18至25岁女性平均每日浏览Instagram 30分钟,会更倾向自我物化,即将身体视为可供他人检视的物件,这正是年轻女性患上抑郁及饮食失调的先兆。调查又发现,愈看得多与#Fitspiration相关内容的女性,愈对身型感到不满并有较大动机瘦身。[19]有关调查虽然单纯研究Instagram与个人形象的关系,不代表Instagram是沉迷健康饮食和运动的主因,但当中的影响亦不容忽视。

另外,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研究显示,女性使用Instagram的频率愈高,愈有可能患上神经性厌食症。研究指出,Instagram的独特之处在于照片导向,是发布食物照片的理想平台,同时容许使用者选择想追踪的帐户,令她们会不断接触与已追踪帐户同类型的内容,导致她们以为某种行为比实际情况普遍或正常,因而感受到社会压力而作出同类行为。而拥有大量追随者的用户会被视为权威,这些KOL透过精心策划并恒常地发布健康饮食或行为的照片,影响他们的追随者[20],而追随者在潜移默化下便会加入行列。

虽然研究发现,除了Twitter与神经性厌食症征状拥有微小的关系外,其他社交媒体如Facebook、Pinterest、Google+等均未有发现与该病有显著关系[21],但研究已足以令人担心社交媒体对饮食习惯的影响。

与健康饮食一样,不少人因为社交媒体影响而沉迷运动。但有健康美容杂志编辑指出,部分Instagram上的健身「明星」在平台上展示健身器材、蛋白奶粉等物品,其实都有收到报酬,然而他们不但对如何安全锻炼所知甚少,还会让追随者对甚么是健康产生误解。[22]

这些KOL的健美体态的确十分吸引,但大众在视他们为欣赏对象或鼓励运动的动力的同时,亦应保持理性,先衡量个人能力和需要,才决定是否跟随。

而事实上,Instagram正与全美饮食失调协会和提倡接受不同身材的YouTuber合作,除了在Instagram网站上提供有关饮食失调症的指示,提醒用户注意个人及朋友是否患上饮食失调外,还推出名为#ComeAsYouAre的运动,鼓励大众以更健康的方式使用社交媒体,包括杜绝比较的风气。[23]

原因二:建立自我认同感

另一个令人沉迷健康生活的原因,是希望建立自我认同感。不少人因为减肥,或想锻炼体魄而开始运动,逐渐养成习惯,甚或成为了自我认同的工具。

有文章指出,部分跑步人士因为身边亲友的称赞而产生成就感,并演变成自我责任,最终由「想跑」变成「必须跑」,甚至一不跑步便对自己感到陌生,觉得失去了自我价值。而这种情况较常出现在运动员身上,他们倾向将自身价值反映在成功与否之上,因此不断追求成功,却演变成不健康的心理状态,误以为自己不可以不跑步。[24]

上述情况因在短时间内不会造成当事人心理或生理上的不适,从外观上亦无法看出异样,故容易忽略其危险性。但大众应留意,追求健康之余,也要适可而止,以免适得其反,损害身心,最终得不偿失。

1 「网路”潮“英语教室,Fitspiration vs Thinspiration 该如何用最健美?」。取自天下传媒网站:https://www.imcp.com.au/p51868/,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8月28日。
2 “#fitspiration,”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explore/tags/fitspiration/?hl=zh-tw, accessed June 17, 2020.
3 “#fitspo,”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explore/tags/fitspo/, accessed June 17, 2020; Caroline Praderio, “Fitspiration is supposed to help people get healthy — but it's backfiring in a major way,” Insider, https://www.insider.com/fitspiration-social-media-negative-effects-body-image-2017-11, last modified November 10, 2017.
4 “kayla_itsines,”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kayla_itsines/, accessed June 16, 2020.
5 “Kayla Itsines,”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user/kaylaitsines/videos, accessed June 16, 2020.
6 李思咏,「【疫巿自强】健身『炼金术』 性感YouTuber变亿万富婆成逆市奇葩」。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即时体育/456987/,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4月5日。
7 “Young Rich,” Financial Review, https://www.afr.com/young-rich, accessed June 30, 2020.
8 洪晓璇,「COFFEE林芊妤Youtube订阅破百万 坚持广东话拍片:我系香港人」。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即时娱乐/467892/,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5月1日;「Coffee林芊妤」。取自YouTube网站: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CZqbizSsnntlz6w0fN8hA,查询日期2020年6月16日。
9 张嘉敏,「郑秀文努力做运动爆汗极夸张 网民疑惑:你屋企其实系咪落紧雨?」。取自香港01网站:https://www.hk01.com/即时娱乐/468131/,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5月7日;Candy Chau,「Sammi爆汗素颜掀热潮47岁郑秀文4招不节食修身!做Tabata运动+吃紫薯还要注意⋯⋯」。取自Cosmopolitan网站:https://www.cosmopolitan.com.hk/cosmobody/Sammi-Cheng-4-tips-to-keep-fit,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5月11日。
10 J Lee,「【运动科学 Barry Sir】 生酮饮食vs食肉减肥 运动营养专家教路 减肥烧脂有办法」。取自明报健康网网站:https://health.mingpao.com/运动科学-barry-sir-生酮饮食vs食肉减肥-运动营养专家教路/,最后更新日期2020年3月19日。
11 Alex Chen,「专注饮食科学,半年瘦身 20 公斤、减脂 13% 的经验分享」。取自Medium网站:https://medium.com/@littlelighty/专注饮食科学-半年瘦身-20-公斤-减脂-13-的经验分享-abd2e60ecc85,最后更新日期2018年10月7日。
12 林思为,「营爆生活——神经性厌食症」。取自头条日报网站:https://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136/20190723/782150/,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7月23日。
13 Moya Lothian-McLean, Hope Sincere, “The dangerous downsides of a fitness addiction,” BBC, January 18, 2020, https://www.bbc.com/worklife/article/20200117-the-dangerous-downsides-of-a-fitness-addiction;「饮食偏执」,《ED频道》,香港进食失调康复会,2018年1月,第6页。
14 “This is your brain on exercise,” ScienceDaily, https://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6/02/160225101241.htm,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5, 2016.
15 方祖涵,「运动上瘾症」。取自独立评论@天下网站:https://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217/article/1596,最后更新日期2014年7月6日。
16 同15。
17 Jacqueline Howard, “When exercise shifts from a healthy habit to an unhealthy addiction,” CNN, May 9, 2017, https://edition.cnn.com/2017/05/09/health/exercise-addiction-explainer/index.html.
18 Nicole Mowbray, “'It's intoxicating – I became obsessed': has fitness gone too far?”, The Guardian, September 13, 2017, https://www.theguardian.com/lifeandstyle/2017/sep/30/has-extreme-fitness-gone-too-far-instagram-gym-classes.
19 Caroline Praderio, “Looking at Instagram for just 30 minutes a day can wreck your body image,” Insider, https://www.insider.com/study-looking-at-fitness-instagram-can-wreck-body-image-2017-9,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7, 2017.
20 Pixie G. Turner, Carmen E. Lefevre, “Instagram use is linked to increased symptoms of orthorexia nervosa,” Eating and Weight Disorders (22) (2017), p. 282.
21 同20,第 277至284页。
22 同18。
23 「有关饮食失调症」。取自Instagram网站:https://help.instagram.com/252214974954612/?helpref=hc_fnav&bc[0]=Instagram 使用说明&bc[1]=隐私与安全中心,查询日期2020年6月30日;Molly Longman, “Instagram Is Tackling Body Image In A New Way,” https://www.refinery29.com/en-us/2020/02/9458663/national-eating-disorder-awareness-week-instagram-neda-campaign,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6, 2020 ; Lauren Strapagiel, “This Woman Was Included In A ‘Cringe Compilation’ And YouTube Won't Take It Down,” https://www.buzzfeednews.com/article/laurenstrapagiel/this-woman-was-included-in-a-cringe-compilation-and-youtube, last modified May 1, 2019.
24 「【跑步成瘾】为何有些人会沉迷跑步?」。取自运动笔记网站:https://hk.running.biji.co/index.php?q=news&act=info&id=3244&subtitle=【跑步成瘾】为何有些人会沉迷跑步?,最后更新日期2019年8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