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论文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6-03-16

反思选举财务规例 平衡利弊创新思维



香港即将举行两场重要的选举:2016年立法会选举将于9月举行,2017年行政长官选举亦随即展开序幕。选举管理委员会(选管会)亦正就立法会选举活动建议指引进行公众咨询。如何才能提高市民的参与,并确保选举能够公平公正地进行?

智经研究中心(智经)发表《选举财务规例的反思与前瞻》专题论文,就选举财务体系展开深入探讨。智经主席李国栋医生说:「是次论文的目的并非要推翻现有的制度,而是希望透过借鉴海外模式,重新审视现行选举财务规例的利与弊。」

论文建议政府采纳一套相辅相成的措施,包括提高选举开支限额、解除不必要的宣传制肘、建立更完善的选举资助计划,以及要求候选人于选举前披露帐目资料。智经副主席刘鸣炜强调:「香港选举制度的财务规例欠缺弹性,某些规例未能与时并进,导致公民及政治参与程度甚低。我们的建议,不但鼓励各方的投入,也可以令选举更公平。」

提高选举开支最高限额,延长选举宣传活动计划

在蓬勃及成熟的选举制度下,候选人应有足够能力向选民传达自己的政见。然而,香港现时的选举开支限额偏低,不少候选人未能有效地接触选民。提高选举开支限额,有助候选人投放更多资源于各种宣传渠道,甚或有能力聘请更专业的选举助理筹组选举事务,让候选人的宣传活动能在地区发挥更大的成效。

较低的选举开支限额亦间接造成较短的选举宣传期。现时,候选人从公开宣布有意参选开始,即会被计算选举开支。为了避免开支被列入选举经费,候选人倾向等待至最后一刻才表态参选。增加选举开支最高限额,可促使候选人提早表态,较早和选民进行更直接、更坦诚的交流,有助延长选举宣传期。

减省选举广告的行政程序,加强选举活动宣传

现时规管选举广告的规例过于繁琐,不但令候选人难以接触公众、表达政见,宣传成本亦相当高。例如,选举事务处于2015年9 月修订区议会选举活动指引,列明在社交网站发布的信息也被视为选举广告,必须在发布后一个工作天内申报,以供公众查阅。为免犯法,不少区议会候选人在选举期间被迫完全弃用Facebook。

政府应放宽社交媒体的选举广告申报规定。香港可参考加拿大的做法,列明在互联网发布的留言或更新,如属于非商业形式,一般不会被视作为宣传个人政见的选举广告。

为鼓励更多样化的政治讨论,政府亦应考虑放宽限制,容许电视及电台播放候选人的竞选广告。广播媒体须按公平及平等原则,向有意购买广告的候选人提供相同的宣传渠道。

设立选举财政资助计划

设立选举财政资助计划(计划)可使本港的选举制度更公平公正。在计划下,候选人可选择在新修订选举开支最高限额下,接受私人捐赠,或选择由政府承担基本的财政资助,作为选举经费来源。

这项计划,可收窄较缺乏财力的候选人和较具财力的候选人选举经费之间的距离。财力较佳的候选人,如有信心筹集足够的选举经费,无需要参与这项计划。此计划可以吸引更多缺乏财力的年青新血参与选举事务和公共讨论。

为防止资助被滥用,申请人必须出示其过往参选表现记录,或能证明其向选民筹募经费的能力。此外,选管会和廉政公署亦可定期审查候选人所披露的选举相关资料,从而减少假捐赠的风险。

候选人须于选举期间披露帐目

香港的选举披露制度,在一定程度上是全球典范。但依照香港的选举指引,候选人的选举开支及捐赠资料只需向选管会披露,并没有规定候选人直接向公众交代。另外,候选人须于选举后向选委会披露帐目资料,与其他国家要求候选人于选举前预先公布资料大相径庭。

为使选民在投票前掌握更多候选人资讯,政府须要求候选人在选举期间披露帐目资料,此举让披露对象不只限于选管会及廉政公署,更扩展至政党、传媒及公民社会,以增强政治监察及执行的作用。

提高选举开支限额、解除不必要的宣传制肘、强化选举资助计划,以及革新选举披露制度,有助改善香港的选举财务规例。鉴于这些措施环环相扣,必须一并实施,才能达至最理想的效果。智经副主席刘鸣炜总结:「我们认为落实执行这些建议,有助建立一个更公平及参与程度更高的选举制度,确保选举更具透明度、更开放、更具竞争性。」

详情请参阅专题论文(只有英文版本)。




附表

专题论文(只有英文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