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研究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07-07-13

公民参与有利良好管治和公共政策制订



智经研究中心今日(2007年7月13日)发表公民社会研究报告,当中提出的一系列建议,旨在改善公民社会在香港未来公共政策制订过程中的参与情况。

中心于去年六月委托香港大学公民社会与治理研究中心为顾问,就此课题进行深入研究。他们在报告中的建议如下:

(一) 就政策制订过程建立一个公民参与架构,任何向行政会议提交的政策建议必须对公民参与过程及成效作出评估,并制订一套公民参与守则,让所有政策制订部门和机构有所依循;

(二) 采取措施加强政府推行公民参与的能力;这包括公务员培训,借调公务员到公民社会团体工作一段时间,让政务主任职系官员多吸收地区工作经验,并投入更多资源协助所有参与制订政策的部门和咨询组织进行政策研究;

(三) 采取措施提升公民社会的能力,令他们在公民参与过程中发挥有效和负责任的伙伴角色,这包括协助筹组活动,以加强公民团体的财政、人力资源、管理和研究方面的能力;鼓励公民社会不同界别组成联合组织,藉以加强公民社会内部及与政府之间的沟通联系;完善公民社会的规管架构,制订新的非牟利或慈善团体法规,范围包括注册登记、管治、筹款、报告和问责等范畴;

(四) 政府与公民社会商讨及订定协议,形式类似英国的Compact(1998) 及加拿大的Accord (2001)协议,以建立有效的伙伴关系。

公民参与研究小组召集人林焕光表示:「研究小组成员考虑到香港仍未有成熟的公民参与制度,他们认为应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落实以上建议。」

「现时政府首要的工作,是在各政策范畴采纳公民参与概念,并制订一套良好守则,供政府和公民社会组织采用。小组建议选择数个特定范围作优先试点,例如文化保育、医疗、城市规划和发展。」

林先生说:「政府的政策蕴酿过程必须作根本的改变。政府应该持开放态度,让公民社会团体正式参与政策制订过程,还要走入群众,直接深入地听取市民的意见。」

为确保政府可有效落实公民参与政策,小组认为这个议题应由政府最高层优先处理。小组并建议此项政策的具体推行应由每个决策局新增的副局长负责。

研究小组亦认为公民参与并非万应良方,并不能取代适当的政治决策程序。

林先生说:「在香港这样的开放社会,公众辩论无可避免涉及不同的利益,并会引起不少争议。政府最终必须担当仲裁角色,在有需要时带领社会作出困难的决定。」




附表

报告全文 (只有英文版本)
研究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