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研究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9-12-18

市民对香港法治状况意见调查



法治是港人的核心价值,是维持香港长远竞争力不可或缺的因素。对于法治这个多面向的概念,每个人的观感和评价均会受各种因素影响。到底香港市民如何看待法治的落实状况?

智经研究中心(智经)今日发表第三轮《市民对香港法治状况意见调查》,结果显示,受访市民对十个法治层面落实状况的评价一律较2017及2018年的调查为低,除了「打击贪污」及「以法律机制促进经济发展」高于5分外,其余的层面评分均低于5分(以0至10评分,0分代表「完全做不到」,5 分为「一半半」,10分代表「完全做到」)。此外,在上两轮调查中,均有超过三成受访者表示满意香港整体法治状况,不满的约占27%,整体上满意者多于不满者。而今年调查显示,52.2%受访者表示不满意,明显多于满意者(11.7%)。

此外,过去两年市民评分均居首位的「维持治安及保护人身安全」,今年暴跌至倒数第二,跌幅是十个层面中最大。而在市民心目中,「防止政府滥用权力」在法治的重要性,过去两轮调查中仅排中游位置,今年却紧随「司法独立」之后,被视为第二重要,但其落实状况三年来均获最低评分,今年更下滑至新低,仅得3.61分,值得社会关注。

智经主席刘鸣炜表示:「这些以客观数据量度出的民意变化,着实已为政府敲响了警号。若市民认为政府无法维持治安及保护人身安全,甚至滥用权力,将会严重削弱公众对香港法治的观感及评价,令香港法治陷入信心危机。再者,市民对所有法治层面的落实及对香港整体法治状况的不满似乎已达警戒线,整个社会都需要对这现象有所警惕,我认为无人可独善其身,政府施政需要更积极、决策过程需要更高透明度,以减低市民的疑虑,设法为香港长远稳定发展谋求出路。」

从五个范畴、十个指标归纳市民意见

智经委托香港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于2019年10月18日至11月4日,以电话随机抽样方法向15岁或以上的香港居民进行访问。是次调查为同类调查的第三轮,调查包含的十个法治层面,与前两轮调查相同。

鉴于市民对不同议题的看法或感受,往往与他们接触相关议题资讯的渠道有关,故今年在原有的四个探讨方向之外,新增了第五个范畴。各个范畴的分析重点如下:

(一)对香港法治在不同层面落实状况的评价

十个法治层面落实状况评价全部下跌

下图显示市民对十个法治层面的落实状况于2017、2018及2019年的评分,并按今年的平均分由高至低排列:

较年长、学历较低、内地出生、其他非在职及倾向建制派受访者评分较高

2019年调查结果发现,55岁或以上及小学或以下受访者基本上对法治层面的落实评分较高;而内地出生人士的评分明显较香港出生人士为高,其他非在职人士(如家务料理、退休)评分明显较学生及在职人士为高。在政治倾向方面,倾向建制派的受访市民的评分较倾向非建制派的市民为高。

(二)对香港整体法治状况满意度的评价

年龄、出生地、就业状况、教育程度及政治倾向与法治状况满意度息息相关

今年市民对香港整体法治状况满意度明显较过去两年为低,而15至24岁、香港出生、学生、大专或以上或倾向非建制派的受访者,较倾向不满意香港现在的整体法治状况;相对而言,55岁或以上、内地出生、其他非在职、小学或以下或倾向建制派的受访者,其对香港整体法治状况的满意度则较高。根据统计测试,年龄、出生地、就业状况、教育程度及政治倾向与整体法治状况满意度息息相关。

(三)对具争议性法治议题的看法

认同「为社会公义而违法是可以接受」受访者比以往多

对于有关具争议性法治议题的看法,是次调查结果与2017及2018年有显著的差异。当被问及是否同意「为社会公义而违法是可以接受」的看法时,过去两年的调查均有近五成受访者表示不认同,认同的约占两成;然而,今年的调查却发现情况逆转,有39.8%受访者认同此看法,多于不认同的31.0%。在15至24岁群组中,更十个有六个(有约六成)认同此看法。在教育程度方面,具大专或以上程度的受访者的同意百分比最高,达47.9%。值得留意的是,学生组别中同意这种看法的比率颇高,达66.8%。

回应是否同意即使对某些法律不满亦「有义务要遵守法律」时,有38.0%的市民表示同意,明显低于2018年调查的54.4%;相反,不同意这看法的百分比由2018年的12.8%,上升至今年的27.5%。15至24岁受访者较不认同此看法;而55岁或以上受访者则较同意这种说法。具大专或以上程度的受访者表示不同意的比例为35.0%,较其他教育程度组别的受访者为高。

至于市民对「司法复核制度被滥用」的看法,2017及2018年的调查均发现回答同意及不同意的百分比十分接近,各占约三成,但2019年的调查却发现同意此看法的百分比(26.4%),明显较不同意(41.7%)的为低。 

最多受访市民追求「保障市民基本权利同自由」

是次调查新增了有关法治目标的问题,结果显示,最多受访市民认为「保障市民基本权利同自由」(36.1%)为最重要的法治目标,其次为「争取更公义的社会」(31.2%),两者明显高于视「维持社会秩序」(26.8%)及「营造良好投资环境,促进经济发展」(4.5%)。

(四)获取法治议题资讯的渠道

逾半受访者最常以「网上媒体」获取法治资讯 但「电视」仍是最多人信任资讯渠道

另一条新增的问题是有关受访者获取法治议题资讯渠道。结果显示,最多受访者提及最主要的渠道是「网上媒体」(54.2%)、其次为「电视」(42.6%)及「社交媒体」(40.5%)。可见新媒体(尤其是网上媒体)已成为市民获取法治议题资讯最常用的渠道。15至24岁、香港出生、学生、在职人士、大专或以上、及,以及倾向非建制派人士较多透过新媒体(包括网上媒体和社交媒体)获取法治议题资讯;而55岁或以上、内地出生、其他非在职人士、小学或以下,以及倾向建制派人士较多透过「电视」获取法治议题资讯。

然而,最信任的未必是最主要的资讯渠道。当问及受访者最信任哪个资讯渠道时,「电视」(22.3%)及「报章」(20.7%)等传统媒体仍为最多人选择的渠道,可见新媒体在取信于民方面相对不及传统媒体。假设市民对法治的看法某程度与他们获取法治议题资讯有关,那传统媒体对市民法治观感、评价及意识的影响就不可忽略。市民要在资讯洪流中厘清真相,寻找资料来源,比较不同媒体报道列举的事实是否完整无误,不能依赖单一渠道,新旧媒体可并行不悖。

(五)对他人和自己法治意识足够度的评估

近半受访者认为港人法治意识不足 较去年高十个百分点

今年的调查显示,有46.7%受访市民认为港人的法治意识不足够,较去年的调查高10.6个百分点,反映受访市民认为香港人的法治意识不足情况较去年差。而今年受访市民认为「个人法治意识」足够的百分比为45.4%,与去年相若。

总括而言,相对2017及2018年两轮调查显示港人对不同法治层面落实状况的评价颇为稳定,对香港法治状况的满意度亦尚算正面,2019年的调查却出现逆转。是次调查进行时,正值香港发生因逃犯条例修订而引发的连串社会冲突,不难理解调查结果与过去两轮调查有非常明显的差异,而或多或少会受社会政治大环境影响。在严重的社会撕裂及对立下,不同年龄、教育程度、出生地、就业状况及政治倾向的受访市民,对香港法治落实状况的观感皆存在分歧。

智经副主席及研究召集人李金鸿先生说:「法治并非灵丹妙药,不能解决所有社会问题,但有法可依才能确保香港井然有序。要建立香港稳固的法治基石并非一蹴而就,而是经过千锤百炼,殊不简单。然而,调查发现市民认为较多港人法治意识并不足够,若未能做好宣传及推广法治教育,向市民灌输正确的法治观念,长此下去或会动摇法治社会多年的根基,实不容掉以轻心。既然愈来愈多人从新媒体获取与法治相关资讯,政府更加需要透过不同渠道推广法治意识,并将法律常识融入日常生活,让市民更具体地了解法治的真谛。」




附表

报告全文
研究摘要
简报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