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研究 | 区域及经贸发展 | 2020-10-22

危中思变:香港旅游业陷樽颈困局 重塑旅游健康生态圈



多年来,旅游业是香港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之一。然而,社会事件及新冠疫情接踵而至,撼动了香港绝大部分行业,旅游业亦难以幸免,9月初步访港旅客数字为 9,132人次。智经研究中心(智经)预计今年访港旅客人次(357万)及总消费(129亿元)将会是20年以来最差,分别按年下跌94%及大减近1,900亿元。即使来年稍有回升,亦难回复至疫情前的水平。

作为香港四大支柱产业之一,旅游业对香港经济的重要性毋庸置疑,智经今日发表《未来之「旅」:回顾香港旅游业20年的高山低谷》研究报告,透过检视过去 20 年(2000至2019年)客观历史数据,从旅游目的地生命周期角度,结合本港内外形势,宏观剖析访港旅客的趋势及转变,就重塑本港旅游业,提出具愿景的策略建议,从而协助业界深耕产业发展,以维持香港长远竞争力。

智经主席刘鸣炜表示:「近廿年来,香港旅游业大致好景。目前的社会情况固然带来冲击,但我们更需要关注内在困难,当中包括客源市场单一化、旅游景点同质化等问题。在疫情平复后,相信全球旅游目的地的竞争将比以往激烈,我们必须把握这次疫情带来的休歇期,革新现时的思维模式,推动改变。希望政府引领持份者,群策群力,以长远目光全面为旅游业重新定位。」

他续说:「往日盛景非唾手可得,我们必需危中思变,思考过去,立足现在,想象未来。旅游业界不少前辈、精英、有心人、以至KOL,他们有理想和创意,定必可以带动本港的活力,让游客真正认识香港,喜欢香港。此外,要掌握旅游业发展的全貌,不能单凭经济指标衡量,必需全面考量社会文化、生态环境等社会效益及影响。」

旅游业陷入樽颈危机 基层饭碗受威胁

是次研究发现,过去20年全球和本地政经社会环境、旅游模式、旅客消费趋势急剧转变,香港旅游业的生命周期经历了五个关键阶段,包括崛起(2000-2009年)、成长(2010-2014年)、回落(2015-2016年)、重整(2017-2018年)及樽颈(2019-2020年),而目前处于樽颈位。入境旅游经济贡献近千亿,创22万职位,惟受到经济、社会事件及公共卫生危机的三重夹击,为旅游业界敲响警号,香港必须趁机找出应对之道,让旅游产业这个经济支柱屹立不倒。

本研究的综合分析及结果重点归纳如下(相关内容请参考附件一):

(一)2000至2009年访客增长领先国际 惟近年后劲不继

香港旅游业在研究涵盖的首10年(2000-2009年)访客量平均每年增长9.5%,高于台湾、内地、泰国、南韩、日本和新加坡(年均增长率介乎2.6%至5.9%)。惟最近10年(2010-2019年)后劲不继,访客人次的年均增长率跌至5.0%,显著低于部分邻近亚洲地区。此外,香港旅游业的全球竞争力更由2007年的第6位,反复下滑至2019年的第14位,可见前景的隐忧。

(二)2000至2018年经济贡献近千亿 创22万职位保基层生计

2000至2018年间,入境旅游业增加价值由213亿元跃升至983亿元,平均每年增长8.9%,高于GDP的年均升幅(4.3%)。旅游业兴旺,亦带动相关行业的就业机会。在2018年,入境旅游创造约22.5万个职位,即每20名就业人口中,有超过一人从事相关行业。当中逾六成半(67%)在零售、住宿和餐饮行业从事较低技术工种(如服务销售及文书工作)。然而,当有关行业从业员未能追上旅游业的高科技发展,日后恐怕会面对就业压力。政府及业界宜及早筹谋,提升该等行业从业员的竞争力,协助他们转型或转职。

(三)数据透视行业发展的四大矛盾

(1)主客失衡 配套人流待协调

矛盾之一,是主客失衡。2018年访港旅客人次与本地人口的比例已达9:1,远高于新加坡(3:1)、伦敦(2:1)、纽约(2:1)和东京(1:1)等国际旅游都会。香港作为高密度城市,不能忽视旅客量持续增长对民生带来的负面影响。

(2)客源狭窄 单一化有碍旅游业发展

旅客多元性是反映旅游业发展的重要指标。惟数据显示,自2014年起,内地旅客占整体旅客人次超过七成半;作为第二和第三大客源市场的「南亚及东南亚」及「日韩」,旅客量合计只占整体约一成。旅游业倚重内地客源,有其地理、文化及经济原因。不过当情况持续,业界便容易养成惯性,变成「温水煮蛙」;若业界跟不上外围转变及缺乏创新思维,旅游业不单未能及时转型吸引新客源,更可能流失原有客源,导致行业收缩。

(3)高消费不等于高增值 美欧访客经济贡献胜扫货客

当局视旅客高消费为金科玉律,但高消费不等于高增值。其中内地旅客消费较多用于购物,2019年购物开支占其总消费约七成,但购买的本地制造产品不多,相关的零售收益,很多时会沿供应链流向外地,对本港经济贡献有限。相反,在2018年过夜旅客中,人均消费在11个客源市场中第三高的内地客(7,029元), 人均增加值排名却倒数第四(2,071元),其人均旅游增值率(即增加价值相对消费的比率)更是敬陪末座(29%),与美洲(48%)和欧洲(47%)等比例较高的客源市场相去甚远。香港「购物天堂」的定位,值得检视。

(4)旅客多未必推高就业 不应盲目催谷旅客量

旅客量增加,却未能推高就业。是次研究发现旅客增加,不代表能创造更多职位。例如在2017和2018年,旅客人次和消费均上升,但相关行业的就业人数基本上维持不变,新设职位数量未见增长。在2018年,零售业创造的职位,占所有与旅游相关的职位44.5%,但较2014年流失逾万个。可见旅客增加未必会创造相应的职位数目,相反,旅客减少却令不少旅游相关职位岌岌可危。

智经认为,香港旅游业若不彻底思变,开启新思维制订长远规划,将被对手抛离,故提出两大策略建议:

建议一:转型再生,重谋定位 重塑「旅游生态圈」

香港旅游业当下面临困境,政府应趁此时担当主导角色,将重振旅游业列为优先政策议程,协助业界度过难关的同时,以长远目光全面规划旅游业发展及其定位,并采取前瞻和创新策略进行旅游业的管理、推广及研究。与此同时,智经建议当局联同业界及早筹谋转型,提升抗逆和应变能力,为香港旅游业重塑健康和可持续的生态圈。

建议二:转危为机再投资 合力注入新动力

此外,政府应在经济、社会、文化、环境等多个与旅游之间相互动之领域加强投资,提升访港旅游的吸引力、竞争力及抗逆力。政府必须牵头促成跨界别合作,包括连结作为引领者的学术界进行具前瞻性的研究,确保课程紧贴市场需要;结合作为协作者的业界及相关私营机构,以更创新的思维开发和营销旅游产品,提升市场竞争力;以及鼓励社区人士、区议员等社区持份者以参与者身份,鼓励公众参与和激发创意策略,营造社区再生。有关重塑「旅游生态圈」的具体策略建议可参阅附件二

现时,全球各地致力「灾后重建」,期望待疫情稍缓,重新吸引旅客。智经认为政府和业界必须重新审视旅游业的发展蓝图,确保本港旅游收益不会在激烈竞争中流失。智经将于本系列的下一份研究报告中,详述香港旅游业如何把握机遇,重建旅游业,建立长远及正面的社会影响。




附表

报告全文
研究摘要
数据重点及分析
新闻稿、附件一及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