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研究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15-04-23

幼儿服务重质重量
父母安心重投职场



智经研究中心今日发表《支持家长育儿及就业:全方位发展幼儿服务》研究报告,审视本港现时由非政府机构透过政府资助的幼儿服务是否有不足之处,并集中探讨本港为六岁以下、未入读小学儿童提供的照顾服务。报告亦检视其他国家及地区的幼儿服务政策可借鉴之处,就如何改善本地幼儿服务提出政策建议。

智经研究中心主席及是次研究召集人李国栋医生一直关注香港社会劳动力逐渐萎缩的问题。他说﹕「2014年第4季女性勞动人口參与率为51%,远低于男性的69%。同时,全港有超过62万名15岁及以上的女性家务料理者。若能将她们的劳动力从家庭释放至就业市场,有助纾缓劳动力短缺的问题。」

李医生续说﹕「若能提供足够、妥善的幼儿服务,有助释放家长的劳动力,并为日后劳动人口质素奠定良好基础,维持香港长远竞争力。」

是次研究提出,本港现时幼儿服务可从三大层面着手,以加强整体效益,包括供应量、资源投放及理念。社会不断变迁,幼儿服务政策必须与时并进,才能响应家长的实际需要。

李医生表示﹕「从理念定位、名额及服务涵盖范围、以至人手规划来看,现时本港幼儿服务的规模未能全面支持家长,使不少家长在工作和家庭间疲于奔命。智经认为要完善幼儿支持服务,必须致力推动社会各界合作,期望政府在年度内进行顾问研究时,从多角度考虑幼儿照顾服务的长远发展,共同制定适切的幼儿服务策略及多元化的服务,支持有需要的家庭。」

智经就「突破幼儿服务理念框架,平衡幼儿成长需要」,以及「制定全方位幼儿服务政策和措施,依据质量并重」的基本原则,在四大策略方向下提出12项建议,务求使政府在满足服务使用者需要和资源合理分配间,取得平衡。

策略方向一﹕提供足够的幼儿服务,有效释放妇女劳动力

2011年全港两岁以下幼童数目为101,659,而服务对象为两岁以下幼童的幼儿中心(包括独立幼儿中心及附设于幼儿园的幼儿中心)名额在过去五年没有显著增加,平均59名两岁以下幼儿竞争一个幼儿中心的名额。幼儿服务名额供不应求的情况,在本港部分住户收入较低的地区尤其严重。

根据智经的研究报告,幼儿服务名额竞争最激烈的五个地区分别是黄大仙及西贡(1 : 155)、大埔及北区(1 : 122)、观塘(1 : 116)、屯门(1 : 109)及沙田(1 : 98)。黄大仙及西贡和观塘均没有为两岁以下幼儿提供受资助独立幼儿中心的名额,值得关注。

报告又指,幼儿中心模式的幼儿服务名额有限,未能满足在职家长需要。智经认为政府现有的「邻里支持幼儿照顾计划」 (下称「计划」)可发挥填补缝隙作用,并建议政府深化「计划」内容,包括﹕将保姆服务制度化,设立中央登记制度;吸纳较年轻的长者及设诱因吸引合适人士入行,例如为小区保姆的「奖励金」设立调整机制,并透过培训或再培训课程,支持保姆提升技能、质素及就业能力,另按保姆的资历及经验,将保姆分成「标准保姆」和「资深保姆」,并向「资深保姆」发放较高金额的「奖励金」;以及将「资历架构」扩展至保姆服务业,让保姆不断装备自己,终身学习。

在增加幼儿服务供应方面,智经建议政府在现行对社企的支持框架下,鼓励社企创办者营运幼儿照顾服务,或开设保姆培训课程,并善用跨界别资源,促进各范畴的专才合作。此外,增加托儿服务名额的阻力之一,是难以觅得适合用地兴建幼儿中心。智经建议从政府管有的建筑物、大厦及公共设施着手,预留空间或加建以提供幼儿服务,例如在公共交通交汇处附近或铁路站内设立幼儿中心、于重建及新建的公营房屋,划出合适用地作幼儿中心等。

在优化现有资源分配方面,智经认为,政府订立各区服务名额时,应考虑该区幼儿人口数目、家庭住户收入等因素,满足各区幼儿服务的不同需求。具体建议包括﹕政府拓展「延长时间服务」,于非办公时间开放小区中心,协调各区的有关政府部门和非政府机构,「以区为本」,将各机构负责的幼儿集中照顾;将新增「延长时间服务」名额,按各区需要分配,针对性解决问题(例如在深水埗和黄大仙及西贡);政府亦可考虑先在距离中心商业区较远的地区,增设「长全日」幼儿园服务名额,并将其他服务模式的名额,转拨至需求较大的地区。

策略方向二:改善幼儿服务水平,提升整体人口质素

与幼儿照顾服务工作者相比,从事幼儿教育工作的行业前景较佳,参与幼儿照顾服务工作对于持幼儿教育资历人士吸引力相对较弱。智经建议重整幼儿服务人力规划,建构清晰可达的晋升阶梯,并增加阶梯上的分层;同时增聘人手,改善人手比例。

另外,前线幼儿工作员在深度访谈中反映,不少家长轻视了自己在幼儿成长过程中的重要角色。智经建议当局及非政府团体等邀请专家分享幼儿照顾的技巧,提供心理支持,协助家长处理幼儿问题,提高家长照顾幼儿的能力。

策略方向三:扩阔幼儿照顾资助模式,支持更多有需要家庭

政府一直强调父母应尽量亲自照顾幼儿,但家长若居家照顾幼儿便需要放弃工作机会及收入。为协助家长摆脱两难局面,智经建议政府以试验计划形式,向合资格照顾零至两岁以下幼儿的家长,发放照顾者补助金。申领补助金的家长须通过入息审查,标准可根据住户人数按住户每月收入中位数的75%而定。家长就每名子女可领取的建议补助金额为每月2,000元。

同时,智经建议政府向符合资格的家庭,发放面值12,000元的幼儿照顾服务券。符合资格的家长须育有两至三岁以下幼儿,并通过入息审查及「社会需要」审核。服务券可用以支付任何幼儿服务,面值亦可分拆用于各种与幼儿照顾有关的服务。这种「钱跟人走」的资助模式不单可减轻基层家庭财政压力,容许家长弹性选择合适服务,更可将部分需求引导至私营市场,利于扩大幼儿服务行业及市场,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除了基层家庭,社会上仍有一班夹心阶层,既无法受惠于公屋和各项福利政策,却要负担昂贵租金或供楼按揭。为纾缓边缘中产家庭的生活压力,智经建议政府为育有零至三岁以下幼儿的家长,增设上限为30,000元的幼儿服务开支税项扣除项目。

另外,智经建议政府放宽「幼儿园及幼儿中心学费减免计划」的入息审查要求,例如提高家庭收入上限,扩阔「调整后家庭收入」厘定的资助水平范围,使更多家庭受惠。

策略方向四:改变传统观念,消除女性就业障碍

在「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观念下,女性一般都肩负较多的家庭照顾责任。为增加女性就业动力,智经建议政府加强推广性别平等教育,各界亦应避免宣扬性别定型的观念,鼓励男性分担照顾责任。

智经亦建议拥有物业的企业,在其物业拨出空间以提供幼儿服务,便利雇员。在空间规划以外,雇主亦可实施家庭友善措施,例如弹性上班时间,及容许雇员有需要时带同子女上班,在支持幼儿之余,可提升员工的归属感和忠诚度,达致双赢局面。

智经研究中心副主席刘鸣炜总结说﹕「按智经研究报告的数据推算,若政府采纳建议的新资助项目,估计每年涉及5.8至8.5 亿元额外开支,每年惠及逾八万五至接近十一万名儿童。这是一个社会成本和代价的问题,政府把资源投放在儿童成长阶段上,不只弱势家庭及儿童有所得益,对社会未来发展也是一项投资,其贡献和效益不容低估。长远而言,妥善的幼儿服务,加强支持家庭的各项措施,有助提升香港的人口质素及竞争力,以及应对劳动力逐渐萎缩带来的挑战。」




附表

报告全文
报告撮要
简报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