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研究 | 社会流动及福祉 | 2016-10-18

香港人,幸福吗?智经幸福指数



智经研究中心(智经)今日发表《香港人,幸福吗?智经幸福指数》研究报告,研究结果显示,香港经济在过去15年大幅增长,但智经幸福指数表现却几乎原地踏步,两者的差距更日渐扩大。 2000至2015年,实质人均本地生产总值累计增加了56.9%,但智经幸福指数仅上升了0.4%,反映经济发展并未让市民生活得更幸福。

智经主席及研究召集人李国栋医生说:「研究结果对香港整体发展敲响了警号。近年,社会争拗不断,政府难以有效施政,长远来说,定必会削弱香港的竞争力,损害香港人的福祉。香港的GDP即使再高,换来的只会是『嘘声』,而非『掌声』。」

经济增长未必令市民过得更幸福

世界各地普遍以GDP量度一个地方的社会经济发展。然而,不少学者已指出,GDP未能全面反映市民的生活质素。随着近年福祉研究有所突破,各地政府陆续建立属于自己的「幸福指数」,并用以协助制订政策。

李医生说:「智经今次建构的幸福指数,从多角度量度香港市民的福祉,希望借着指数表现提醒社会各界关注市民生活各个范畴。好的政策应该让市民活得幸福。政府在制订政策时,应该跳出『GDP至上』的思维,以提升香港市民的福祉为施政目标,才可以令香港人的生活过得更美好、更幸福。」

参考其他地方同类型指数的制订方法,并考虑香港的社会经济情况,智经幸福指数选取了11个与香港市民生活息息相关的主题,包括收入及收入再分配、房屋、工作、健康、安全、教育、环境、文娱休闲、家庭、政府管治及公民社会,以及交通。主题下指标的选取是根据代表性、量度最终效益、数据可靠性及数据可比较性四个准则,合共39个指标。智经幸福指数由上述11个主题的分类指数以相等权重组成,并以2000年为基准年,追踪香港市民福祉每年的变化。 

房屋分类指数及交通分类指数表现最差

研究发现,在众多分类指数中,房屋分类指数对于智经幸福指数的负面影响最为显著。房屋分类指数由三个指标组成,包括楼价与收入比率、租金与收入比率,以及轮候公屋人数比率。近年楼价不断攀升,市民难以负担,房屋分类指数自2003年持续向下,大幅拖累智经幸福指数。与2000年相比,2015年房屋分类指数下跌了96.9%。

交通分类指数的跌幅仅次房屋分类指数,2015年的情况较2000年下跌了44.4%。交通情况恶化,主要是因为香港的车辆密度近年明显上升,以及市民对公共交通服务投诉率大幅上升所致。

工作分类指数和文娱休闲分类指数表现最佳

在11项主题分类指数中,工作分类指数升幅最大,2015年的情况相对于2000年上升了46.8%。反映工作情况的三个指标的表现较2000年均有显著改善,当中,失业及就业不足情况自2003年持续改善,劳资纠纷率亦从2002年起明显下降。

2015年文娱休闲分类指数的升幅排第二,比2000年上升了28.7%。三个指标之中,人均公共休憩用地轻微减少,文娱节目较以往普及,而康体活动参与率的上升幅度更为显著。

尽管文娱休闲分类指数表现较佳,但工时过长会减少休息及文娱康体活动时间,更会对市民的生理及心理造成负面影响。现时有关市民时间使用模式的资料较为缺乏,智经建议政府定期进行统计调查以掌握有关数据和资料,以便了解市民如何运用空闲时间、参与各类型活动等情况,促进公众讨论及政策制订。

提升市民福祉 从公共政策做起

李医生指:「总括而言,市民生活涉及不同范畴,幸福与否受众多因素影响,并不限于经济层面。香港要维持和加强长远竞争力,政策必须以市民福祉为导向。智经建议政府从统计调查、研究分析,以及政策制订三大方向着手,继续制订关顾市民的政策。」

建议摘要:

(一)建议政府统计处建立福祉统计系统
透过现有或新增的统计调查,定期收集与市民福祉相关的数据,以详细反映市民福祉变化。

(二)建议政府成立「幸福香港办公室」
「幸福香港办公室」旨在统筹政府部门、学术机构及民间组织进行福祉研究,并推出福祉研究资助计划,促进官、学、民的研究合作,为政策制订提供扎实的论据基础。

(三)建议政府制订清晰的政策流程指引
「幸福香港办公室」应订立一个清晰的政策流程指引和详细的分析框架,以有效及全面的研究方法提升政策质素。有关报告应载于中央资料库,增加政策透明度及问责性。

智经幸福指数为香港福祉研究踏出重要的一步,亦为政府、学者和相关持份者提供重要参考资料。智经相信将福祉概念及研究分析落实至公共政策,制订更有成效的政策,必能促进社会和谐,让香港人生活过得更美好、更幸福。另外,考虑到市民对11个主题的重视程度各有不同,智经特设网上互动专页:wellbeing.bauhinia.org ,让市民按自己对不同生活范畴的主观感觉,建立个人化的幸福指数。




附表

报告全文
报告撮要
简报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