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研究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7-09-13

智经《2017年施政报告》建议



智经研究中心今日(2017年9月13日)向行政长官提交施政重点及建议,希望行政长官积极地考虑及纳入《2017年施政报告》内。

「抱有希望、感到幸福」是本届政府的施政愿景。不过,去年10月智经发表的《香港人,幸福吗?智经幸福指数》研究报告,发现由2000至2015年,实质人均本地生产总值累计增加了56.9%,但智经幸福指数仅上升0.4%,反映经济发展并未让市民生活得更幸福。研究结果亦显示,虽然本港经济于2008年及2009年备受全球金融海啸严重打击,显著影响收入及收入再分配和工作两个与经济环境较为密切的主题,但是受惠于新成立的食物安全中心、专上及持续教育机会增加;以及《家庭暴力条例》的修订等,智经幸福指数不跌反升。这表明经济发展固然影响市民福祉,利民的政策亦能够突破困境、带来希望。

尽管每个人对幸福的定义都不同,不过安居乐业、健康生活及实现理想等仍是不少港人的期望。过去两年,智经就房屋、教育及工作与生活平衡等炙手可热的议题,发表了数份研究报告,提出务实可行的建议,希望提升市民的幸福感和香港长远竞争力。

智经认为施政应「以人为本」。若政府在教育、房屋、医疗、经济及其他社会福利等范畴,提供适切的措施和支援,满足不同群组,包括雇主和雇员的需要,并投放资源于促进社会和经济发展,对吸引及挽留人力,以至提升社会整体的幸福感有极大作用。具体建议如下:

活化公营房屋政策 加快市民上车步伐

背景

房委会最新的数字显示,截至2017年6月底,一般公屋申请者的平均轮候时间为4.7年,创历史新高,与政府平均3年上楼的政策目标相距甚远。

智经于2016年发表的智经幸福指数亦显示,在众多分类指数中,房屋分类指数对于智经幸福指数的负面影响最为显著。与2000年相比,2015年房屋分类指数下跌了96.9%。

面对严峻的房屋问题,虽然政府近年积极从多方面着手,增加短、中、长期的土地及房屋供应,更成立土地供应专责小组推动公众讨论,以凝聚社会共识,然而规划及兴建需时,短期内难以走出公屋供不应求的困局。

建议

智经建议政府善用现有公营房屋资源,照顾低收入人士的住屋需要,同时应提供诱因,鼓励较有条件的公屋租户「上车」,腾出公屋单位予轮候人士,确保宝贵资源用于最有迫切住屋需要的人身上。

智经于2017年发表的《审视香港公营房屋资源:用得其效住得其所》研究报告,建议房委会将绿置居计划整合至现有居屋计划,并按绿表申请者的负担能力打折,让入息及资产较低的绿表申请者以较高的折扣率购买居屋,既协助市民上楼,亦将收回的公屋单位重新编配予轮候人士,加快公屋单位流转。

智经建议政府容许未补地价居屋业主分期补地价,并按分期补地价时的楼价计算补地价金额。分期补地价的安排让业主可以灵活决定补地价时间及金额,不仅对未补地价的业主有利,亦可让房委会逐步收回资助房屋资源,作日后发展公营房屋之用,长远促进已补地价单位在公开市场流转。

房屋问题亦关乎土地供应及规划,以至环境、交通、社区设施等配套。政府早前成立「土地供应专责小组」检视和评估各种土地供应选项,并推动公众进行相关讨论,是值得肯定的工作。智经建议政府应积极与持份者协商,平衡社会上不同群组的诉求,更妥善地照顾市民的住屋需要。

工作生活要平衡 弹性雇佣措施要执行

背景

香港大学于2012年的一项调查指出,弹性工时有助纾缓长工时所带来的影响,但在2014年,当时香港教育学院的另一项调查却发现,只有不足三成和五成的企业为雇员提供弹性工时和五天工作周,数据反映弹性雇佣措施和文化在香港并未普及。

智经的研究发现,在众多群组当中,曾经结婚的在职女性和职场生力军较难平衡工作与生活。其中前者的困难一定程度是因为香港照顾家人和料理家务的责任,主要由女性承担。若无法同时兼顾工作及照顾者的责任,她们最后只能转为兼职或退出劳动市场。另外,初入职场的年轻雇员处于拼博阶段,若在工余时间进修,较难在工作和进修中取得平衡,除影响身心健康,亦增加他们离职的机会。

身心健康对雇员的工作与生活平衡非常重要,惟保障雇员的职安健在本港尚未完全被劳资双方所重视,特别是下肢劳损。部分行业如饮食、保安、护理和零售等从业员,劳损情况普遍严重,从业员饱受痛症和伤患困扰,若情况持续,雇员或需提早结束其职场生涯;长期劳损病患者的昂贵医疗开支,最终也可能转嫁到政府或纳税人身上,加重社会成本,最后做成雇主、雇员、社会三输局面。

建议

智经认为应在劳工及福利局下,成立专责小组,负责推动官商劳三方合作,制定弹性雇佣措施政策方向、推广方针和评估机制、并为企业/机构提供咨询服务,定期检视弹性雇佣措施的普及程度和政策推广的成效、提供资助,协助中小企以灵活创新的方式推行友善雇佣措施,减轻因劳动力萎缩所带来的压力。

精神健康服务需求增 基层医疗助解困

背景

多项研究皆指,当雇员感到工作与生活不平衡,除了对个人健康造成影响(例如没有充足睡眠),还会影响家庭关系和工作(例如因压力引起的情绪问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最新估算,目前全球有超过3亿人患有抑郁症,2005至2015年期间,增加超过18%。在高收入的国家,有接近一半的抑郁症患者得不到治疗,而其政府卫生预算也只有5%用于精神健康服务。香港每100名成年人有三人是抑郁症患者,然而超过一半抑郁症患者没有寻求任何精神健康服务的协助。

职安局和全人教育基金于2015年发布的意见调查发现,不少在职人士感到相当大程度的工作压力(61.2%)、抑郁(24.8%)、焦虑(26.1%)和处于亚健康状况(55.7%)。香港大学香港赛马会防止自杀研究中心的资料显示,虽然自2003年开始,香港自杀率已持续超过10年呈下降趋势,但涉及青少年自杀率则有上升情况。

建议

近年香港人受到情绪病的困扰,精神健康备受关注。智经年初发表《工作与生活平衡:由推动弹性雇佣措施做起》研究报告,认为职场情绪问题,可由社区入手。建议整合18区的情绪和精神健康服务,以社区为本的原则,建立「职业健康支援及协作清单」,结合社福机构和家庭医生服务,充分发挥社区资源,让有需要人士及时得到治疗。家人身心健康,家庭才会幸福。

基层医疗扎根社区,是整个医疗系统的第一层。在医护过程中,家庭医生是病人首个接触点,建基于全面及连续性的医疗关怀,当病人遇到情绪问题困扰时,可以放心找信任和熟悉的家庭医生求助。智经建议政府制订具体政策措施,增拨资源加强基层医疗服务。

提升职业专才认受性 扭转观念靠认证

背景

香港的专上教育持续扩张,过去20多年,每年平均约有四万名持大学学历的人士,投身就业市场。 2008至2015年期间,经理、行政及专业人员类别仅可吸纳38%拥有大学学历的新增工作人口。由于中高层职位出现饱和,高学历人士从事较低技术职位的比例持续增加。智经于2014年发表的《激发原动力开拓新思维助青年闯出一片天》研究报告有几个主要研究结果,包括人力资源失衡,影响学历对向上流动的效用;教育程度上升,收入水平下降;职业教育推行未尽完善,难为青年搭建向上游的阶梯;即使成功就业,青年也未必可以稳定上流。

在2014 年的《施政报告》中,政府提出要重新确立职业教育在教育系统中的定位,为不同志向和能力的青少年提供灵活多元的出路。然而,智经最新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发现,学生和家长对职业教育认知度不足,社会普遍对职业教育的认受性偏低;近七成受访学生及家长从未听过「职业专才教育」;不足两成的受访学生及家长认为修读「职业专才教育」等同获取专业资格和知识。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个传统观念仍然根深柢固,大部分学生以考进大学为目标,使职业教育沦为次等选择。

根据政府于2015 年公布的《2022年人力资源推算》,对资讯科技从业员的整体人力需求的按年升幅,较同期香港整体人力需求的按年增长高逾一倍,预计在2022年,资讯科技、资讯服务、创新及科技产业需要19,700 名拥有高中及文凭学历的人才,可见香港对资讯科技和创科人才的需求殷切。

建议

为了加强学生及家长对职业教育的认识,以及增加他们选择职业教育的信心,智经建议在中三引入「初中职业体验」课程,让初中生有机会探索自己的工作兴趣和能力,及早了解不同的职场环境和升学途径,并为高中选科做好准备。

智经建议改革应用学习科目,除了加强该科目的职业教育功能之外,还让应用学习科目与其他选修科的评核制度一致。同时,建议当局与院校合作,让大专院校可优先取录曾修读相关应用学习科目的学生,甚至豁免该科的优异生修读相关单元,从而提高应用学习科目在升学方面的认受性。

为培育创科人才以配合香港创科发展及不同产业的增值需要,智经建议设立首间以STEM教育为核心,保留新高中元素的直资高中书院——香港iLab书院,培养学生掌握21世纪所需要的创造与创新能力,以及合作、沟通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让他们建立稳固的多元学科知识基础。修毕三年课程后,学生可取得双文凭(即中学文凭及创科文凭)学历,兼顾学生的升学及就业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