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研究 | 教育及人力资源 | 2020-03-12

为「后五十」弹起搭好跳板 创造香港长远「生力军」



智经研究中心(智经)今日发表《生力军何处寻:「后五十」弹起 香港人力策略再出发》专题研究,检视香港1998至2018年间劳动人口参与率(下称「劳动参与率」)的变化,剖析性别、年龄、教育程度及婚姻状况与劳动参与率的关系,并探讨本港50岁及以上(即「后五十」)劳动人口投身职场的情况,以及他们对劳动市场的影响力,目的是为进一步释放及善用本地劳动潜力提供数据基础,好让社会和政府思考如何开拓及巩固人力资源,并及早规划「后五十」的人力策略,维持香港的长远竞争力。

随着经济情况恶化,各行各业备受打击,劳工市场也逐步转弱,不少打工仔的生计都受到影响。政府连番推出纾困措施,协助企业渡过困难时期,惟市民期望政府不论经济顺逆,均能多管齐下,积极协助发掘商机,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并提供配合市场发展的就业支援服务。预算案强调克服人口高龄化及劳动力下降为香港带来的挑战。然而,高龄化未必一定为社会带来压力,反而可以带来新动力。因此,智经认为社会需要对症下药,发挥香港劳动人口的潜能,透过培训等方法,应对社会及经济环境急速转变所带来的挑战。

智经主席刘鸣炜说:「是次研究可以看出,本港劳动力『未』尽其才,有不少人士有能力并愿意工作,只是因种种牵绊而未能进入人力市场。例如部分『后五十』人士,或因多元化的技能要求日增,未适应工种转变,而未能留在职场或成功就业。故社会需提供适切的配套及切合需要的培训,搭好跳板,协助他们提升竞争力,成为香港劳动市场的『生力军』。」

是次研究的详细分析如下:

(一)「后五十」生力军20年间增近80万 

在1998至2018年间,15至49岁劳动人口减少约27万人,相反,「后五十」劳动人口录得近80万人增长。在此消彼长下,「后五十」为本港就业市场注入新血,使香港整体劳动人口增加约53万人。当中,60至64岁人士在职场上较以往更为活跃,其劳动参与率由1998年的29.9%,升至2018年的47.0%,增17.1个百分点,升幅高于「后五十」其他年龄组别。另外,「后五十」男性的劳动参与率先跌后升,以55至59岁为例,劳动参与率由1998年的77.5%先降至2003年的76.1%,及后回升至2018年的82.6%。其间香港在2011年实施法定最低工资,有研究认为此措施可能吸引更多「后五十」男性(尤其是初中或以下教育程度的55至64岁男性)投入或重投劳动市场。

(二)学历愈低劳动参与率愈低

是次研究亦审视2011及2016年按教育程度划分的劳动人口情况。结果发现,不论性别或年龄,学历较低者的劳动参与率普遍较低。以2016年为例,小学及以下、中学及专上教育程度的整体劳动参与率分别为27.6%、60.6%及75.5%。

值得留意的是,虽然不同学历的整体劳动参与率均下跌,但「后五十」的劳动参与率反而上升,而且教育程度愈高,升幅愈大:小学及以下、中学及专上教育程度的升幅,分别为0.1、1.9及3.7个百分点。而在「后五十」各年龄群组中,60至64岁于不同教育程度的劳动参与率升幅最为明显,升幅介乎8.8至10.5个百分点。

(三)本港整体劳动参与率下降 女性不跌反升

研究又发现,在1998至2018年间,香港整体劳动参与率由60.2%轻微下降至59.2%, 2018年的比例低于多个邻近亚洲地区如新加坡(67.7%)、南韩(63.1%)及日本(61.5%)。 劳动参与率下降主要集中于男性和青年。在这廿年间,女性在劳动市场愈趋活跃。青年(即15至24岁)的劳动参与率呈下降趋势,部分原因相信是升学机会或职前培训机会增加,令他们延迟进入劳动市场。此外,30岁及以上女性在职场上比从前更活跃,当中30至64岁女性劳动参与率于20年间明显上升,每个年龄组别均增加超过8个百分点。以「后五十」女性为例,劳动参与率的增长介乎4.2至25.4个百分点不等。

(四)家庭因素窒碍女性投身职场

虽然「从未结婚」人士的劳动参与率在2011年(64.4%)及2016年(66.1%)皆高于「已婚」人士(2011年:59.4%;2016年:60.0%)。然而,若以性别加以分析婚姻状况与参与率的关系,便显出其差异,即大部分年龄组别的已婚男性劳动参与率,均高于同组别未婚男性,而20岁及以上已婚女性的劳动参与率,普遍低于同组别未婚女性。这或反映在传统家庭结构中,男性多被视为「一家之主」,而女性要照顾家庭,因而没有工作。2018年,40至49岁女性的劳动参与率约为七成(40至44岁:70.8%;45至49岁:70.0%),较25至29岁女性的劳动参与率(84.3%)低超过10个百分点。智经相信其中一个原因,是女性在婚育年龄暂停工作后难以重返职场,以至30岁及以上女性的劳动参与率持续低于25至29岁的高位。

综合上述分析,智经建议以下政策方向,善用「后五十」及其他劳动潜力,改善人力规划:

建议一:推动经济持续发展 为「后五十」创造职位 

虽然本港近年几乎全民就业,失业率徘徊于3%,但自2019年年中起,失业率由2.8%微升至3.4%;加上近日疫情爆发,以及其他本港社会和外围环境的不确定因素影响,经济面对下行压力,或为本地劳工市场带来冲击。一旦经济低迷,就业机会便减少,令生活水平下降。唯有推动产业结构多元发展,增加工作种类,才能提振经济,促使更多人投身职场。

研究发现,拥有丰富工作经验的「后五十」是本港不容忽视的职场生力军。在1998至2018年间,相关劳动人口增加近80万,而其劳动参与率亦持续攀升。故此,当局应投放更多资源,为较年长人士开拓就业机会,包括在不同行业范畴增加适合「后五十」的全职、半职及长期兼职职位,满足未来人力需求。

建议二:投放教育及培训资源 学术职训并重 开创多元出路

知识是向上流动的重要条件,较高的教育水平有助提高工作能力及增加就业机会,世界各地政府皆明白,推动经济成长的关键元素在于教育和技能培训水平。然而,在2016年,15岁及以上人士中,仍有逾两成(20.6%),即约127万人的教育程度为「小学及以下」,当中约92万人为非劳动人口。智经认为,当局应持续投放教育及培训资源,为潜在劳动人口提供进修机会,让他们提升竞争力、适应社会转变。在发展主流学术教育的同时,政府亦宜确立职业教育的价值,加强职业专才教育的认受性,并增加在职培训的机会及诱因,推广持续进修,让潜在劳动人口拥有多元的就业技能,从容应对职场挑战。

建议三:鼓励企业推家庭友善及弹性退休措施

与以往相比,女性较倾向投身职场。研究发现,30岁及以上的女性劳动参与率,持续低于25至29岁的年龄组别。2016年,30至64岁非在职女性有约77万人,其中近六成 (58.9%)为料理家务者。而该77万名非在职女性中,超过六成半(65.9%)最少完成中学教育,整体学历并不算低。智经认为,香港的家庭友善雇佣措施仍未普及,缺乏具弹性上班时间的工作岗位,令不少需要照顾家庭的女性或提早退休的「后五十」难以重投职场。

政府统计处2018年的调查显示,在所有15至69岁非在职人士中,约9.9万人表示若工作合适会愿意工作,他们追求的是工作时间方便(63.6%)、薪金吸引(38.9%)或工作地点接近居所(37.3%)等,反映出弹性雇佣措施是吸引他们投身职场的重要诱因。因此,当局及企业应协力推广职场友善文化,采取以「雇员为本」的人事管理策略,提供灵活工作安排,包括就「后五十」实施弹性退休制度、向在职母亲提供家庭友善措施等。

总括而言,劳动参与率的高低不能简单归因于个别因素,除了上述分析,其他政策措施、法律法规等同样影响工作意愿和就业机会。例如法定最低工资的成效、为较年长人士提供工作配对等就业支援是否适切、幼儿服务是否妥善,甚至部分行业设立的年龄限制如何影响「后五十」就业等议题,均值得深入探讨。当局应积极检讨和研究,并多管齐下规划和调整人力策略,减少或消除加入劳工市场的障碍,为「后五十」等宝贵劳动潜力创造有利的就业环境,促进社会经济持续发展。

 




附表

报告全文
行政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