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創新及科技發展 | 2020-08-07 | 《明報》

收集員工健康數據將成職場潮流?



新冠肺炎的確診人數近日高企,不少企業已恢復疫情初期的在家工作安排,以防業務因員工感染而影響運作。其實撇除肺炎疫情,員工生病也非僱主樂見,畢竟「員工」是企業最重要的資產,關顧員工也是僱主以及主管的份內事。

為協助員工提高健康水平,近年不少企業向員工提供智能運動手環,或在辦公室安裝健康監測器材,藉此收集及了解員工的健康數據。外國更有應徵者將健康數據列入履歷,以展示個人優勢。這種做法看似互惠互利,但其潛在問題不容忽視。

一間企業是否「健康」,某程度取決於員工的身體、心理和情緒狀況。[1]瑞銀的調查顯示,美國企業每年因為員工壓力過大所造成的損失高達3,000億美元(約2.3萬億港元[2])。[3]而在香港,有保險公司去年就僱員健康及生活質素進行調查,訪問38間企業、共1,169名僱員,發現企業因為員工抱恙缺勤及帶病上班,導致每年平均損失77天生產力,每間受訪企業平均每月因此損失374萬港元[4],可見僱員生病,除了自身健康受到影響,還很有可能損害公司利益。

智能手環在職場興起

要讓員工保持強健體魄,除了參考政府就不同工作環境所提供的健康指引外[5],部分大型企業開始引入各式的健康計劃,例如為員工安排疫苗接種、心理健康管理、提升專注力的訓練課程等。[6]與此同時,有僱主利用科技來協助員工監測健康水平,例如智能手環等可穿戴裝置。

透過穿戴裝置評估自身健康,香港人大概不會感到陌生,因為不少人都會在日常配戴智能手環,量度每日的步行數量、心跳率、睡眠質素等,以觀察個人的身體狀況。[7]科技市場研究公司Counterpoint的數據顯示,在2019年第一季,全球的智能手錶出貨量按年上升48%[8],足見其日漸普及。

這股風氣近年吹進職場,有指是由美國帶起的,原因是當地的健康保險費用持續上升,僱主希望藉此鼓勵員工保持健康和生產力,同時降低公司未來的開支。[9]有調查指出,在2013年,美國約有2,000間公司向其員工提供健身手環(fitness tracker),翌年更上升四倍,達到約10,000間。為吸引員工使用,部分公司會為獲得特定活動積分的員工提供健康保險保費折扣。[10]

數據助企業調整政策 減低僱員受傷風險

倫敦大學金匠學院在2014年進行研究,讓80名員工分別配戴可偵測活躍度和動作的手帶、可監測大腦活動的生物傳感器,以及可矯正動作和姿勢的感應腰帶一個月。研究發現,員工在使用這些可穿戴裝置後,生產力提高了8.5%,工作滿意度也提高了3.5%。[11]

為配合職場需要,部分智能手環添加新的功能,包括記錄用家與同事對話的時間、顯示他們的清醒程度,甚至設有提醒功能,例如當數據顯示使用者的血壓升高,系統會傳送休息提示訊息,並指導使用者進行深呼吸練習以平復心緒。不少僱主讓員工配戴手環,透過收集這些數據,分析員工的動作、工作表現和幸福感[12],從而提高生產力及公司的競爭力。

除了監察身體狀況,可穿戴裝置在個別行業,還可協助減低發生意外的風險。舉例,職業貨車司機容易因長時間駕駛,而感到疲勞,有公司研發智能頭帶,以偵測佩戴者的腦電波,再透過程式計算佩戴者的警覺性或疲勞程度,當佩戴者感到困倦,頭帶便會提醒司機和中央監控系統。研究顯示,頭帶的使用時間愈長,其發出的警報數量隨之減少,意味司機正在更改個人的作息時間表,或學習識別自身發出的疲勞警告。[13]

另一方面,僱主可透過分析數據調整公司政策。美國銀行讓其客戶服務中心員工試用可穿戴感應器,並觀察他們日常的互動,發現員工私下交流愈多,生產力愈高。其後公司每日為員工提供小休時間,在調整相關政策後,員工的生產力提高了逾10%。[14]

在香港,ING銀行也會為銷售部員工提供智能手錶,計算他們的行走步數、卡路里消耗、心跳頻率、測量脂肪與肌肉的比例等數據,員工可在附設的網上平台上查看分析結果,了解個人的飲食、運動習慣及休息情況,並從專門導師、教練、營養師等獲取飲食及運動方面的建議。[15]

隱憂一:員工被監視感壓力

從以上討論可見,善用可穿戴裝置,僱主可協助員工保持健康,提升企業競爭力,形成雙贏。不過,此類裝置的用途若被扭曲,結果可能得不償失,使用前必須注意。

在南京,有公司要求清潔工人在工作期間佩戴智能手錶,以記錄他們的活動軌跡,工人在上班期間只要停留在同一個地方20分鐘以上,即被視作違規停留,並會自動上報辦公室。另外,若工人在上班時間離開工作區域,亦會遭受懲罰[16],雖然此舉或有助減少員工偷懶的問題,但員工長期被監視,卻可能造成巨大的心理壓力,損害健康。

另外,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不少公司推行在家工作政策,有僱主擔心員工的生產力未能達標,因而利用各種電子器材和監控應用程式監察員工工作,包括紀錄他們瀏覽過的網站、利用GPS追蹤員工位置等。[17]的確,在家工作對於部分僱主而言較為陌生,擔心員工的工作表現實屬難免,但有員工反映,因為知道僱主正在監控,而不敢作伸展運動[18],可見無論使用何種裝置,長期監控都有機會增添員工的壓力,因此僱主考慮使用這些裝置時,最好能與員工保持溝通,共同訂立可接受的機制。

隱憂二:收集及使用個人資料的安全性


 雖說配戴這類裝置或能幫助企業發展,但透過裝置收集的數據涉及不少敏感資料,例如心跳率可用作身分驗證。[19]有專家曾經指出,在黑市中,數碼健康數據的價值比信用卡資料的價值高出50倍[20],難免成為不法之徒的目標。

目前,不少國家的私隱條例中均將生物辨識資料視為個人資料的一部分,例如澳洲的《1988年隱私法》(Privacy Act 1988)把生物辨識的資料,包括聲紋、瞳孔、臉容特徵等,定義為敏感資料,較其他個人資料具有更高級別的私隱保護。[21]本港的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下稱公署)亦有就收集及使用生物辨識資料提供指引。[22]

 

 

 

 

除了寄望官方指引,裝置的生產商同樣有責任保障用戶私隱。不過,公署在2016年的調查卻揭示,本港部分智能手環生產商就智能手環的私隱保護表現一般,五個本地智能健身手帶生產商中,只有兩個在其網站或支援的應用程式向用戶提供私隱政策,當中只有一份有向用戶說明收集的個人資料類別及目的。亦有生產商被質疑收集用戶過多的個人資料,例如電話號碼及電郵地址,若生產商把用戶登記時所收集的資料,與在使用時所收集的資料結合,有機會識別出用戶身份,從而取得其私密資料,例如健康狀況、習慣及生活模式等[23],引發侵犯私隱問題。

隱憂三:數據成取錄考慮 對求職者公平嗎?

正如上文所述,僱員的健康間接影響公司的營運成本,但如果僱主對員工健康的關注,延伸至將健康數據列成為招聘的考慮因素之一,對企業和求職者是好是壞,恐怕難以一概而論。

有學者認為,在不久將來,生物辨識履歷(Biometric CVs)將會成為常態,例如利用睡眠質素等數據,衡量求職者應對壓力的反應,並指出現時在對沖基金行業中,已有求職者在應徵和面試中透過這種數據爭取獲聘,同一時間,該行業亦正在尋求生物識別數據,以嘗試了解它們與員工業績之間的關係。[24]

其實,現時不少公司會安排新員工在入職前先進行入職體檢,一般會驗血、大小便化驗及胸肺X光等[25],在美國,護理人員和消防員在應徵時甚至要先進行測謊。[26]當然,個別工種對員工有特殊要求,可以理解,但若果因為數據結果不理想,而認定一個人是否適合某項工作,一旦數據有誤,或會影響公平性,僱主也會白白流失人才。

事實上,不少在市面售賣的可攜式裝置,其準確性均備受質疑,消費者委員會曾就11款智能手錶進行測試,發現部分產品的準確度參差,例如跑步步數被分別低估約一成或高估約兩成、估算踏單車熱量消耗偏差最高達72%,以及量度靜態及低強度運動的心率分別偏差10%及15%等[27],可見這類裝置的數據未必能反映使用者的實際身體狀態。

總括而言,僱主透過智能裝置協助員工提升健康水平,值得肯定,惟數據在紀錄過程或會觸及員工私隱,因此實際操作時彼此必須有良好的溝通,釋除員工疑慮,同時確保員工的個人資料妥善保存,以防洩露員工的私隱,最終損害企業形象,得不償失。

1 “Corporate health,” UBS, https://www.ubs.com/global/en/wealth-management/chief-investment-office/investment-opportunities/sustainable-investing/2017/corporate-health.html, last modified November 2, 2017.
2 按2020年6月10日的匯率,即1美元等於7.75港元計算。
3 同1。
4   “2019 RESULTS,” AIA, https://healthiestworkplace.aia.com/hongkong/eng/2019-results/, accessed June 10, 2020.
5 「職業健康」。取自勞工處網站:https://www.labour.gov.hk/tc/public/content2_9d.htm,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2月20日。
6 「員工的健康、安全和福祉」。取自gsk網站:https://hk.gsk.com/zh-hk/careers/working-at-gsk/employee-health-safety-and-well-being/,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2月12日;「職員健康計劃」。取自創建企業健康網站:https://www.neohealth.com.hk/ch/corporate-wellness/corporate-wellness-program.html,查詢日期2020年6月10日。
7 “Fitbit charge 4,” fitbit, https://www.fitbit.com/tw/charge4, accessed June 10, 2020.
8 Satyajit Sinha, “Global Smartwatch Shipments Grew 48%YoY in Q1 2019 with One in Three Being an Apple Watch,” Counterpoint, https://www.counterpointresearch.com/global-smartwatch-shipments-grew-48yoy-q1-2019-one-three-apple-watch/, last modified May 3, 2019.
9 Zaria Gorvett, “Will we all soon be using ‘biometric CVs’?,” BBC, August 10, 2019, https://www.bbc.com/worklife/article/20190809-will-we-all-soon-be-using-biometric-cvs.
10 Emily Young, “Do you want your company to know how fit you are?”, BBC, July 17, 2015, https://www.bbc.com/news/business-33261116.
11 Rhiannon Williams, “Wearables can boost employee productivity by almost 10pc,” The Telegraph, May 1, 2014, https://www.telegraph.co.uk/technology/news/10801687/Wearables-can-boost-employee-productivity-by-almost-10pc.html ; Lori Sandoval, “Wearable technology can boost employee productivity, job satisfaction: Study,” https://www.techtimes.com/articles/6396/20140503/wearable-technology-can-boost-employee-productivity-job-satisfaction-study.htm, last modified May 3, 2014.
12 「辦公空間穿戴式感應器:是敵是友?」。取自Work Hong Kong網站:https://www.regus.hk/work-hongkong/zh-hk/workplace-wearables-friend-or-foe/,查詢日期2020年6月10日。
13 Julie Weed, “Wearable Tech That Tells Drowsy Truckers It’s Time to Pull Over,” The New York Times, February 6, 2020, https://www.nytimes.com/2020/02/06/business/drowsy-driving-truckers.html.
14 Srikanth RP, “The impact of wearables in the workplace,” Express Computer, https://www.expresscomputer.in/columns/the-impact-of-wearables-in-the-workplace/18406/, last modified July 25, 2018.
15 李彥煒,「智能穿戴健康計劃 提高員工生活質素」。取自TOPick網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1861474/,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7月19日。
16 「南京清潔工戴智能手環 原地不動20分鐘要罰」。取自香港經濟日報網站:https://inews.hket.com/article/2318540/,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4月5日。
17 Tom Spiggle, “Can Employers Monitor Employees Who Work From Home Due To The Coronavirus?”, Forbes, May 21, 2020, https://www.forbes.com/sites/tomspiggle/2020/05/21/can-employers-monitor-employees-who-work-from-home-due-to-the-coronavirus/#690b48392fb7.
18 「舉動受程式監察 員工:連站起伸展都無機會」。取自文匯報網站:http://paper.wenweipo.com/2020/04/06/GJ2004060005.htm,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4月6日。
19 Dominic Basulto, “The heartbeat vs. the fingerprint in the battle for biometric authentication,” The Washington Post, November 21, 2014,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innovations/wp/2014/11/21/the-heartbeat-vs-the-fingerprint-in-the-battle-for-biometric-authentication/.
20 Nazar Tymoshyk, “The Health Care Data Hacking Problem,” https://www.esecurityplanet.com/network-security/the-health-data-hacking-problem.html, last modified November 25, 2015.
21 “What is personal information?”, Office of the Australian Information Commissioner, https://www.oaic.gov.au/privacy/your-privacy-rights/your-personal-information/what-is-personal-information/#SensitiveInfo, accessed June 11, 2020.
22 「收集及使用生物辨識資料指引」。取自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網站:https://www.pcpd.org.hk/tc_chi/resources_centre/publications/files/GN_biometric_c.pdf,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7月。
23 「2016年智能健身腕帶的私隱政策透明度抽查報告」,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2017年1月,第9至12頁。
24 Cath Everett, “Recruitment data: Is this the dawn of the biometric CV?”, Personnel Today, https://www.personneltoday.com/hr/recruitment-data-dawn-biometric-cv/,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1, 2017.
25 「入職前健康檢查 (只適用於公司/團體)」。取自基督教聯合那打素社康服務網站:http://www.ucn.org.hk/?c=pre_work,查詢日期2020年6月11日。
26 同9。
27 「【消委會】消委會推介華為$1388智能手錶 消委會:較貴不一定較準確」。取自TOPick網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542505/,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