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環境生態及能源 | 2014-02-17 | 《星島日報》

水喉充足的背後



2011年至2014年東江水供港協議行將完結,政府正就新一輪協議與粵方磋商。自1960年代與內地簽定的供水協議[1],香港不愁用水供應,近年更差不多年年有餘,多得要將真金白銀購入的東江水排出大海,可謂相當「闊綽」。然而全球水資源愈見緊絀,缺水問題就在身邊,為人為己,減少虛耗,是港人需要正視的議題。

全球僧多粥少

所謂的水資源短缺,既由於僧多粥少,也有分配不均及水源被污染至不能使用的問題。現時可供使用的淡水,只佔全球水量約0.75%。[2]經人類或動物使用的水,會以蒸發、滲入地下等方式回到大自然,再以降雨等方式循環再用。

淡水量大致不變,但全球人口膨脹,耗水量不斷提高。糧食及能源需求大增,亦令人類的平均用水量飆升。過去一世紀,人類用水增長率比人口膨脹高兩倍。[3]現時自地下、河流、湖泊抽取的水中,有67%被用於農業、10%用於能源生產。[4]預計到 2025年,全球會有18億人的居住地會陷入完全缺水(absolute water scarcity)。[5]不說未來,單看今天,全球也有12億人生活在缺乏新鮮用水的地方,並有16億人因設施不足而難以取得新鮮水。[6]

 

分水唔匀

除了人均需求上升,大自然「分水唔匀」,水源遠離部分人口居處,也造成水資源短缺。現時世界上六成的新鮮水供應,集中於九個國家,包括俄羅斯、加拿大等。人口共佔全球三份之一的中國和印度,卻只有少於全球10%的新鮮水源。[7]

即使是同一國家,分水唔匀同樣出現。以中國為例,全國提供淡水的十片河流流域,以長江流域分界,北方佔其四,南方佔其六。北方的水供應佔全國五份之一,卻聚集了全國一半人口及三份之二農田。[8]河流、湖泊等地面上的水源不足,北部地區需要抽取地下水,但如今北 京每人一年仍只有100立方米的可用水量,相當於缺水嚴重的沙地阿拉伯。[9]

抽水危城 污染成流

過份依賴地下水,亦造成北部地區抽取過量,陸地下沉。與1970年代相比,現時北京的地下水位下降了300米,令地基沉降,危及地面建築物安全。[10]土地沉降亦可能導致海水倒灌入河,進一步減少可用的淡水。

工業活動和能源生產帶來的污染,更令本已緊絀的水資源捉襟見肘。2012年內地環境保護部數據顯示,全國有57.3%的地下水,水質屬較差至極差級別,十大流域的污水[11]比例亦達31.1%,其中覆蓋京、津海河流域的污水比例更佔60.9%。[12]

南水北調 訂立管理制度

為解決地理和污染引致的用水短缺,內地近年可謂出盡法寶。2002年開展、去年正式通水的「南水北調」工程,便於長江上中下遊建設三個調水區,以東中西三線,連接長江、黃河、淮河及海河,計劃每年從南方調水448億立方米,紓緩北方的缺水問題。[13]內地政府去年又提出「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為各地的用水總量、用水效率及水功能區污染限制訂立規範,並要求各省區市的行政首長為管理成效負責。據報道,山東、廣東、江蘇等省份已經開始考核工作。[14]

「南水北調」工程不會抽取珠江流域的淡水,對供港東江水影響不大,但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實施,東江水供應收緊恐怕無可避免。其實早在2008年,廣東省已經制訂《東江流域水資源分配方案》,規定供往各地(例如廣州、深圳、東莞、惠州、河源及香港)的水量,每年不得超出106.64億立方米,以保長遠供應。只是2012年河源及深圳需求旺盛,用水分別達19.79及19.43億立方米,較原訂限制超出10.9%(2.16億立方米)及14.4%(2.8億立方米)。[15]

各省各市「求水若渴」,超出規限。節約用水,成為另一國策。以廣東省為例,根據《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印發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考核辦法的通知》, 2015年的用水上限為457.61億立方米,到2030年將進一步減至450.18億立方米。[16]《2012年廣東省水資源公報》指,當地的人均綜合用水量已連續九年減少,2012年的總用水量為451億立方米,與2030年的用水目標相去不遠。[17]

香港年年有餘 可研究減少購水

相較廣東乃至北方的左支右絀,香港用水不止不虞匱乏,甚至年年有餘。香港於2009年至2012年每年平均消耗9.37億立方米食水,當中7.33億立方米來自東江。[18]根據兩地供水協定,廣東省2009年起每年輸港食水多達8.2億立方米[19],對比之下,供過於求達11.9%。水喉充足,甚至令水塘溢流。1994至2005年,香港水塘的溢流量每年平均約1.01億立方米,2006至2012年亦有約2900萬立方米。[20]

雖說購入更多可保旱年的食水供應,但即使是百年一遇的旱年,本地水源仍能提供2.1億立方米食水[21],以2009年至2012年的耗水量計算,輸港東江水看來尚可減少。再退一步,就算是為了百年不逢一遇的旱年籌謀,粵港兩地也可考慮調整供水協定,在香港水源充足之年減少輸港東江水,讓內地留作儲備,避免最終倒落鹹水海。粵方為保收益,未必願意完全按量減費,但起碼港方的總開支不會因而增加。

更多承擔 開拓新水源

當然,香港的水費能否長期維持在令其他城市羨慕的水平,值得懷疑。現時市民的用水價格,自1995年未有變動。[22]根據水務署資料,在香港用水100立方米,只需繳付266元,是紐約的14.3%、新加坡的29%。[23]早前國家發改委和住建部要求全國在2015年年底前實施居民階梯水價制度[24],若如期實行,水費勢必增加,香港也可能受到影響。

撇除價錢,內地水資源緊絀,香港不能假定東江水能夠一直兼顧港人需求。從全球到內地,水資源與年年有餘沾不上邊,習慣幸福的港人,沒可能長期置身事外。香港於1970年代興建樂安排海水化淡廠,後因成本過高及廣東省供水量大增而未有繼續發展,並於1982年停產。[25]這段歷史,證明港人有作出更多承擔的能力。水務署在《全面水資源管理》報告提出以再造水及海水化淡增加用水來源,其中將軍澳的海水化淡廠計劃經已展開,預計在2020年落成。[26]到時香港人的荷包是否準備就緒?水喉又是否記得關上?

 

 

1 《香港的全面水資源管理:持續共享珍貴水資源》,發展局及水務署,2008年。
2 “For want of a drink”, The Economist, May 20, 2010.
3  United Nations’ “Water for Life Decade” website. http://www.un.org/waterforlifedecade/scarcity.shtml
4  同2。
5  同3。
6  同3。
7  同2。
8 “All dried up”, The Economist, Oct 10, 2013.
9  同8。
10「北京地下水日趨枯竭 地面沉降威脅城市安全 」,中國新聞網,2014年1月17日。
11 內地水質分為I、II、III、IV、V及劣V類 。I 至III類屬飲用水,IV、V及劣V類為污水。
12《2012中國環境狀況公報》,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部。
13「南水北調」網站資料。http://www.iwhr.com/zgskyww/ztbd/nsbd/A100977index_1.htm
14「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考核將於今年3月啟動」,新華網,2014年2月6日,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4-02/06/c_119217899.htm
15《水資源公報》,廣東省水利廳,2009至2012年。
16「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印發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考核辦法的通知」,2013年1月2日。
17「廣東3大用水指標9年連降」,《南方日報》,2013年7月30日。
18 水務署統計資料。
19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討論文件,2008年11月21日,http://www.legco.gov.hk/yr08-09/chinese/fc/fc/papers/f08-45c.pdf
20「應對氣候變化的水資源管理策略」,發展局局長網誌,2013年12月8日。
21 同1。
22 同1。
23「香港與其他主要城市住宅用戶水費比較」,水務署網站資料,http://www.wsd.gov.hk/filemanager/tc/content_765/water_charges_comparison.pdf
24「專家談階梯水價:中國水價偏低 成本提高倒逼改革」,網易新聞中心,2014年1月13日,http://news.163.com/14/0113/09/9IF6AVEL00014JB6.html
25「海水化淡可行 南區水靚擬設廠」,《文匯報》,2008年11月16日。
26「立法會十四題:海水化淡技術」,立法會,2013年5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