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區域及經貿發展 | 2020-09-21 | 《信報》

從WFH到WFA 疫症後的數碼遊牧民族



新冠病毒疫情持續在全球肆虐,不少企業安排員工在家工作(work from home)避疫,驟然發現遙距工作模式行之有效,部分科技巨擘更宣佈永久在家工作政策。[1]既然工作不一定要在辦公室完成,疫情過後,某些人上班便可不受地域限制,只要能夠上網,就可以在任何地方工作(work from anywhere)。近年出現一批邊旅行邊工作的數碼遊牧民族(digital nomad),正是箇中例子。這種勞動方式若然普及,對環球人才流動、企業招聘,以至政府稅收,都會帶來重大改變。

為了減低病毒傳播風險,這大半年以來,除了零售、餐飲、超市等必須僱員親身提供服務的前線職位,不少企業均實行在家工作。受惠於坊間許多協助遙距工作的工具,例如是視像會議、雲端儲存空間、雲端電話服務等[2],部分企業在疫情期間仍然運作順利,令管理層思考辦公室存在的意義。其中,Twitter和Facebook的行政總裁,更在5月先後宣佈容許部分員工永久在家工作。[3]

在家工作成部分企業恆常安排

Twitter表示,該公司向來推動「去中心化」的工作模式,過去數月證明了他們能夠支持員工在家工作,雖然未來將會逐步開放辦公室,但員工可決定是否和何時返回辦公室,若員工需要繼續在家工作,以及希望持續此做法,公司也會盡力配合。[4]

在全球設立70個辦事處、擁有逾4.8萬名員工的Facebook,除了今年內將會接受員工申請永久在家工作[5],亦正規劃以此作為長遠安排。其行政總裁朱克伯格估計,未來五至十年內,可以讓一半員工永久遙距工作。[6]

當日常工作全部都能在家完成,例如用視像會議跟客人開會、透過電郵及即時通訊軟件跟同事保持溝通,甚至分享活動都能轉移至網上舉行[7],那按道理,員工的工作地點應該不只家中和辦公室兩個選擇,他們身處咖啡店、共享工作間,甚至另一城市,都可以完成工作。[8]

邊旅遊邊工作 數碼遊牧民族成旅業救星

近年外國興起的數碼遊牧民族,正是一群一邊遙距工作,一邊以四海為家的打工仔。他們所需要的,只是穩定網絡上網和一部手提電腦或智能手機,生活力求簡約,以便輕裝環遊世界。[9]他們可能是自由職業工作者,亦有可能有一份固定全職工作,只是工作可遙距完成,僱主也願意放行。[10]美國初創企業Toptal是一個企業和自由職業軟件工程師的工作配對平台,該公司不設辦公室,其中一名創辦人本身就是數碼牧民,在遊歷逾30個國家期間營運公司。他鼓勵員工和平台掛單的軟件工程師旅遊,他們也的確大部分成為「牧民」,在超過93個國家一邊工作一邊旅遊。[11]

美國獨立工作者後勤服務供應商MBO Partners委託研究機構,在去年3月訪問了3,985名美國居民,並按美國人口比例推算,有730萬美國人自稱是數碼遊牧民族,按年增加230萬。[12]另外,一個根據城市對數碼遊牧民族友善程度進行排名的網站nomadlist.com,去年6月作非正式統計,當時至少有逾6,500名「牧民」用戶在東南亞國家登入網站,當中六成「牧民」逗留於印尼峇里島。[13]

這批獨特族群成為旅遊業攻克的目標,外國有旅行團專門「服侍」,團友每月支付團費,即可到世界各地邊旅行邊工作。旅行團包住宿及有一位隨團的管理員,協助解決生活事務,特別是網絡問題。而食用、交通開支及租用共享工作空間則要自費,集體活動可與團友攤分。[14]

疫情爆發後,一些經濟高度依賴旅遊業的地方,視數碼牧民為經濟救星。在他們眼中,「牧民」因有一份海外工作,不會搶走當地人的工作機會,同時可透過消費為當地帶來收入,故值得以「特殊待遇」招攬。歐洲小國愛沙尼亞、加勒比海島國巴巴多斯(Barbados)等地早前推出專為數碼牧民而設的一年簽證,正是希望吸引他們到當地長期居住,邊工作邊旅遊,刺激當地受新冠病毒疫情打擊的經濟。[15]

愛沙尼亞政府指出,數碼遊牧民族在各國持旅遊簽證入境,邊遊覽邊工作,其實鑽了法律漏洞,而數碼遊牧民族簽證則允許「牧民」合法在愛沙尼亞生活一年,同時為其海外僱主、顧客或在國外註冊的公司工作。[16]簽證持有人還可以入境其他神根國家居住最多90天,變相令「牧民」可合法在歐洲各國工作旅遊。[17]申請者需提交文件證明自己從事在愛沙尼亞以外的工作職位,而且每月收入不得少於3,504歐元(約3.2萬港元[18])。[19]

 

影響一:遙距工作崗位可全球招聘

除了振興旅遊業,數碼遊牧民族的崛起,對人才、企業、全球勞工市場,以至各國政府均會產生影響。

最明顯的改變就是,企業招聘一些可以遙距工作的崗位時,無需再受地域限制,可以向全國以至全球人才招手。[20]在美國,著名招聘網站Glassdoor的7月整體職位空缺按年減少23%,遙距工作空缺卻上升28.3%;人力資源公司Robert Half估計,美國沒有指明工作地點的招聘職位,由今年1月的10%增至最新的25%。[21]

其中,Facebook已落實在美國招聘遙距工作的員工,包括率先在其工程辦公室所在城市車程四小時以內的地區招聘工程師。其行政總裁朱克伯格表示,過去集中在少數大城市招聘,因而錯失人才,遙距工作職位使Facebook可以接觸到大城市傳統科技中心外的人才庫,建立更多元化的團隊。[22]

將遙距工作招聘延伸下去,企業可以招攬全世界人才,例如為了降低成本,招聘居住於生活水平較低又符合要求的人才。以台灣為例,雖然Facebook在台灣早有辦公室[23],不過當地生活消費遠低於美國矽谷,卻擁有許多專業技術人才,若Facebook將美國職缺改為遙距工作,並作全球招聘,他們便可以高於台灣的工資水平,但比矽谷低的薪水,聘請更多台灣人才,從而減輕人力成本。另一邊廂,台灣當地的科技企業,無論是求才或是留才,均將面對更大挑戰[24];而美國本土人才,則要同時要跟全球人才競爭。

影響二:僱員薪資與遙距操作地物價掛鈎

當企業更傾向在全球招募遙距工作的員工,員工薪酬除了按照資歷、技能來釐訂,相信也會跟居住地的生活水平掛鈎,一些生活在物價較低的地區、卻擁有同樣專業技術的優秀人才,將會更為吃香;而原有員工遷往物價較便宜的地區,則可能要面臨減薪。朱克伯格已確認,Facebook未來會根據員工的居住地調整員工的薪酬,員工需在2021年前向公司匯報選定的居住地,以便公司完成稅收和會計核算。[25]

採取相同薪酬政策的軟件開發工具企業GitLab,索性建立薪酬計算機,將勞工的薪資與各地的租金水平掛鈎,容許人們輸入職位、經驗和地理位置,計算出當地相應的薪金水平,以提高透明度。[26]

這種薪酬政策自然也惹來不少質疑,例如為何員工所在地點比其經驗和貢獻更為重要?居無定所的數碼遊牧民族的待遇該如何計算?如果員工搬到物價更高的地方,又或只是短暫搬離某處,又是否要重新釐訂薪酬?[27]遙距工作若要普及,一眾僱主必須妥善回應上述問題。

影響三:難為徵稅定分界

數碼牧民崛起,不但會改變僱傭關係,世界各地政府也會受到影響,因為一般政府徵收稅項時,均會考慮到地理因素,香港便是按地域來源徵收薪俸稅。[28]數碼遊牧民族的工作和生活模式,令向他們徵稅變得複雜。

有四大會計師樓的國際稅務專家表示,按全球稅收制度來說,勞工一般會被要求根據居住規則在某地方納稅。[29]例如按愛沙尼亞的規定,數碼遊牧民族簽證持有者只要在連續12個月內,逗留當地超過183天,便會被視為當地課稅居民,而需申報和交稅。[30]但實際上,繳稅取決於多項因素,包括個人慣常居住的地區、在哪裡執行職務、有關地區和他們所服務企業的所在國家之間有沒有稅務協議、他們以甚麼形式受聘及時期長短等等。試想像,一名居住在葡萄牙的波蘭自僱人士,為在匈牙利經營網站的瑞士公司工作,要問他如何繳稅,答案永遠不會簡單明瞭。[31]

專家提醒數碼遊牧民族僱員和聘用他們的企業,需留意以下數個問題,包括個人被視為自僱還是受僱、所得稅預扣是否到期;企業可能在「牧民」所在的地區沒有業務,或需要向當地稅務機關註冊才可進行預扣稅。[32]

更複雜的是,若然連僱主也是數碼「牧民」,決定稅收因素可能更難判斷。例如港府在決定一個勞工是否需要繳交本地薪俸稅時,是按受僱工作的來源地是否來自香港來判斷,而其中一個判定因素是僱主的居住地。[33]稅務局的《稅務條例釋義及執行指引》寫明,政府不單單會看企業的註冊地點,而是該公司中央管理和控制實際所在的地點,來確定僱主的居住地。政府會考慮公司實際貿易和業務的地點、公司管理層中央管理和控制公司的地點、有決策權的董事開會或居住的地點、總部或可以聯絡公司秘書的地點,以及主要資產的所在地等因素。[34]若該公司像Toptal一樣運作,管理層和員工全是數碼「牧民」,分散在世界各地,每數個月便轉換居住地,全程透過網上管理、營運業務、和全世界的客戶交易,亦沒有辦公室(總部),要定義僱主的居住地便會相當複雜。

回應隨處工作以及數碼遊牧民族的潮流,稅務條例是否需要與時並進,世界各地政府是否需要合作填補稅收漏洞,相信是未來各地政府要面對的問題。再者,日後人才留在一個地方,未必會在當地貢獻勞動力;各地政府制訂吸引人才措施,要仔細思量政策目的,是希望人才留下貢獻生產力還是消費力,才可以安排最合適、具吸引力的政策。

由在家工作到隨處工作,再進化至數碼遊牧民族般,一邊環遊世界一邊工作的生活,活在疫情之中的大家或許難以想像,卻可能在疫情完結後加速改變全球勞動市場。不論僱主、僱員還是政府,都應做好迎接轉變的準備。

[1] Mario Koran, “Facebook expects half of employees to work remotely over next five to 10 years,” The Guardian, May 21, 2020, https://www.theguardian.com/technology/2020/may/21/facebook-coronavirus-remote-working-policy-extended-years.
[2] 「Microsoft 三大方案為企業支援升級 合作無分地域,Work from Anywhere都得」。取自信報網站:http://startupbeat.hkej.com/?p=85203,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3月19日。
[3] 同1。
[4] Jennifer Christie, “Keeping our employees and partners safe during #coronavirus,” Twitter, https://blog.twitter.com/en_us/topics/company/2020/keeping-our-employees-and-partners-safe-during-coronavirus.html, last modified May 12, 2020.
[5] Casey Newton, “Facebook says it will permanently shift tens of thousands of jobs to remote work,” The Verge, May 21, 2020, https://www.theverge.com/facebook/2020/5/21/21265699/facebook-remote-work-shift-workforce-permanent-covid-19-mark-zuckerberg-interview.
[6] “Mark Zuckerberg,”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zuck/posts/10111936543502931, accessed August 12, 2020.
[7] 「Webex 香港三月份急增四倍 視像會議及線上活動新常態」。取自Unwire.Pro網站:https://unwire.pro/2020/05/11/cisco-5/ict/,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5月11日。
[8] Drew Hendricks, “These 7 Amazing Companies Let You Work from Anywhere,” Startup Grind, https://www.startupgrind.com/blog/httpoddisaycomuncategorizedtop-freelance-sites/, accessed August 12, 2020.
[9] Saumya Sharma, “All you need is WiFi: How Covid-19 could bring in the era of the digital nomad,” Hindustan Times, https://www.hindustantimes.com/travel/all-you-need-is-wifi-how-covid-19-could-bring-in-the-era-of-the-digital-nomad/story-80B9UkbokePCjhCGLpFKpK.html, last modified August 6, 2020.
[10] Mary Blackiston, “How to Become a Digital Nomad: 8 Digital Nomads Reveal How They Turned Their Dreams into Reality,” Digital Insider, https://www.successagency.com/di/8-digital-nomads-reveal-dreams/,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18, 2017; 黃嘉希,「遙距工作旅行團 邊上班邊歎世界」。取自明報網站:https://jump.mingpao.com/career_news/detail/20181116/s00001/1542339844649/daily-tips,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1月16日。
[11] Breanden Beneschott, “80 Million Reasons to Reconsider Remote Working,” HuffPost, https://www.huffpost.com/entry/80-million-reasons-to-rec_1_b_8003304, last modified December 6, 2017.
[12] Elaine Pofeldt, “More Americans Try The Digital Nomad Lifestyle,” Forbes, https://www.forbes.com/sites/elainepofeldt/2019/12/27/more-americans-try-the-digital-nomad-lifestyle/#71290bd37326, last modified December 27, 2019.
[13] “Digital nomads are coming to an area near you,” The ASEAN Post, https://theaseanpost.com/article/digital-nomads-are-coming-area-near-you, last modified June 22, 2019.
[14] 黃嘉希,「遙距工作旅行團 邊上班邊歎世界」。取自明報網站:https://jump.mingpao.com/career_news/detail/20181116/s00001/1542339844649/daily-tips,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1月16日。
[15] 同9。
[16] “Estonia is launching a new Digital Nomad Visa for remote workers,” Republic of Estonia, https://e-resident.gov.ee/nomadvisa/, accessed August 13, 2020.
[17] Hannah Brown, “FAQs about Estonia’s Digital Nomad Visa,” Medium, https://medium.com/e-residency-blog/faqs-about-estonias-digital-nomad-visa-b04f12551e30, last modified July 7, 2020; Tim Lai, “Estonia’s New Digital Nomad Visa — Legal Clarity To Remote Working,” Forbes, July 31, 2020, https://www.forbes.com/sites/timlai/2020/07/31/estonias-new-digital-nomad-visa---legal-clarity-to-remote-work/#204dfbf0433a
[18] 按2020年8月14日的匯率,即1歐元等於9.16港元計算。
[19] 同16。
[20] 楊倩蓉,「搶人搶到台灣來,Facebook 永久遠距工作的蝴蝶效應」。取自科技新報網站:https://technews.tw/2020/05/31/facebook-permanent-remote-work-butterfly-effect/,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5月31日。
[21] Paul Davidson, “Work from home: More companies are letting new hires work anywhere permanently amid COVID-19 pandemic,” USA Today,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money/2020/07/21/new-jobs-remote-work-growing-work-anywhere-coronavirus/5448032002/, last modified July 25, 2020.
[22] 同6。
[23] 吳家豪,「Facebook 台灣辦公室招募新血,開 5 大職缺」。取自科技新報網站:https://technews.tw/2020/01/16/facebook-taiwan-recruit/,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月16日。
[24] 同20。
[25] Tara Deschamps, “Salaries could drop if work-from-home becomes permanent: Experts,” BNN Bloomberg,  https://www.bnnbloomberg.ca/salaries-could-drop-if-work-from-home-becomes-permanent-experts-1.1453965, last modified June 21, 2020.
[26] 同25。
[27] Kristin Wilson, “Facebook’s New Remote Salary Policy is ‘Barbaric’,” Medium, https://medium.com/swlh/facebooks-new-remote-salary-policy-is-barbaric-1fca3f451e67, last modified May 28, 2020.
[28] 「如何在報稅表申報入息」。取自香港政府一站通網站:https://www.gov.hk/tc/residents/taxes/salaries/salariestax/exemption/employee.htm,查詢日期2020年8月14日。
[29] Philip Smith, “The tax implications for digital nomads and their employers,” The Association of Chartered Certified Accountants, https://www.accaglobal.com/uk/en/member/member/accounting-business/2019/11-12/corporate/digital-nomads.html, last modified November 1, 2019.
[30] Hannah Brown, “FAQs about Estonia’s Digital Nomad Visa,” Medium, https://medium.com/e-residency-blog/faqs-about-estonias-digital-nomad-visa-b04f12551e30, last modified July 7, 2020.
[31] 同29。
[32] 同29。
[33] 「如何在報稅表申報入息」。取自香港政府一站通網站:https://www.gov.hk/tc/residents/taxes/salaries/salariestax/exemption/employee.htm,查詢日期2020年8月14日。
[34] 「稅務條例釋義及執行指引第 10 號(修訂本)」,稅務局,2007年6月,第3、4、6至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