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4-02-24 | 《星島日報》

長者安老 外傭可成生力軍



不少人都幻想過自己的晚年生活,當中最煩惱的,恐怕是如何找到合心意的安老服務。尤其在香港,安老院舍不足,人手短缺,而且青黃不接,都為長者安享晚年埋下隱憂。

再者,香港人口高齡化,預計2031年將有100萬名75歲或以上長者,佔總人口12.1%,到2041年,65歲或以上的長者預計增至256萬,佔全港人口三成。安老政策如何配合,成為社會一大挑戰。

智經近日發表《香港至2030年的人口及人力需求》研究報告,其中也關注到以上問題。報告認為若有適當培訓,或可擴充外籍家庭傭工職能,照顧居家長者,甚至轉職安老院舍,成為安老服務的生力軍。[1]

八十年代開始引入外傭

引入外傭配合社會發展,在香港已有數十年歷史。外傭的背景、角色,這些年間亦不斷轉變。1960至70年代,本地經濟起飛,各行各業需要大量人手,不少婦女投入勞動市場。考慮到勞動力釋放後家庭照顧的需要,港英政府自1980年代初引入外地家庭傭工,本地註冊外傭人數由1981年的1.1萬,增至1988年的4.5萬,當中92%為菲傭。1990年代開始,印尼和泰國為應對國內經濟危機,宣布輸出外勞。1992年,10萬名外傭中,菲律賓和泰國傭工分別佔88%和7%。1997年,外傭人數飆升至17萬,印尼傭工取代泰國傭工,成為本港人數第二多的外傭。[2]

此後外傭人數一直上升至去年的約32萬,佔本港總人口約4.5%,其中50%來自菲律賓,47%來自印尼,餘下3%為泰國、孟加拉等其他東南亞國家。[3]據2011年人口普查,香港每十戶家庭,就有一名外傭。

從BB車到輪椅 家庭需求轉變

長久以來,外傭除了負責家居清潔,還須照顧家庭成員。2001年統計處發表的「對聘請家庭傭工的意見」調查,發現六至八成住戶要求家傭家居清潔及烹調食物,照顧兒童亦有45%,視「照顧長者」為工作要求的,則有13.6%。[4]

然而,香港的高齡人口比例其後持續上升,外傭照顧的對象隨之轉變。本地的65歲以上長者佔總人口的比率,由2001年的11.1%,升至2011年的13.3%[5],到2041年更預計會增至三成。最新資料顯示,聘請外傭的住戶中,逾一半 (52.9%)有12歲或以下的孩童,近三成(26.5%)有70歲或以上的長者,當中獨居長者的住戶佔七成之多(69.9%)。[6]外傭面對的家庭結構,與1980年代大相逕庭。

可以預期,居家安老服務的需求將會上升。但香港社會服務聯會數字顯示,2012年安老服務行業中家務助理及個人照顧工作員的流失率高達21.8%及23.4%,空缺率亦有8.2%及12.4%,高於全港空缺率(2.6%)。[7]

院舍人手不足 青黃不接 難靠內地勞工

不止居家安老,院舍安老服務也長期缺乏人手。2002至2012年間,安老院從業人數由16,200名增至19,510名。但這20.4%的增幅,仍然追不上需求,職位空缺在2012年達1,460名,是十年前的2.74倍。

令問題顯得更為嚴重的是,已經緊絀的人手,同時要面對青黃不接。目前安老服務從業員平均年齡達55歲。[8]香港安老服務協會的調查也發現,119間安老院舍的1,311 名員工中,護理員的平均年齡為52.3歲,最大的達73歲。[9]未來十年,預計每年約有5%的從業員退休。[10]據統計處2012年發表的人力需求推算,2018年,包括安老院、醫院在內的「人類保健活動」行業,將欠缺兩萬多名從業員。[11]

現時的安老院舍護理人手,約三分之一透過「補充勞工計劃」由內地引入。但內地正同樣經歷銀髮浪潮,去年60歲或以上長者已逾2億人,到2050年預計會達4.8億人,佔中國總人口三分之一。[12]高齡化加速內地安老服務的需求,長遠可能分薄本港外勞輸入。

外傭年輕者眾 可成安老生力軍

本地人手短缺,內地供應難以維持,大部份為年輕女性的外傭人口,成為填補這個缺口的可行選擇。2011年非本地出生(不計內地新移民)的本港居民突破52萬人,佔全港人口7.4%。這些非本地出生的本港居民中,分別有17萬人和13.4萬人來自印尼和菲律賓,當中絕大部份為女性家庭傭工。再加上泰國傭工,外籍家庭傭工佔外來人口超過一半。這樣龐大的人口,若能接受專業培訓,入駐安老院舍,或可紓緩安老服務的人手不足。

本地菲傭中,2011年約27%的教育水平達專上以上,印傭則為6.5%。菲律賓海外就業處(POEA)指,不少當地外出打工者更擁有護士資格。[13]這些背景,均有利投身安老服務。

薪酬方面,以本地法定最低工資30元計算,現時每月工作26天,每天8小時,可得6,240元,較外傭的4,010元規定最低工資高55.6%,更莫說2012年安老院舍的工資中位數已達每月9,800元,是現時外傭規定最低工資的1.4倍。[14]差距這麼大,要在中間落墨,訂出一個院舍能夠負擔,又可以吸引外傭的工資水平,相信不難。當然,現時外傭的三餐一宿均由僱主包辦,若要轉職安老院舍,這些都是需要考慮的開支。

虐傭醜聞成不利因素

與食宿安排相比,海外人士如何看待香港的工作環境,更為棘手。菲律賓和印尼政府近年均曾表示將陸續減少或停止輸出外勞,以滿足兩國同樣日增的家庭傭工需求,並避免國民在外地遭受苛刻對待。[15]據國際特赦組織去年公開的一份報告,現時大部份在港工作的印尼傭工,均會被僱主扣押證件,且有三分之一不獲僱主允許出門,要每天工作17小時。[16]早前一名印傭懷疑被本港僱主虐待後被迫返鄉,更加引起國際傳媒關注,成為「現代奴隷」的案例。這些事件,均打擊海外人士來港工作的信心。

去年香港開始引入孟加拉傭工,首批緬甸傭工也在今年二月抵港。這或可紓緩菲律賓及印尼政府計劃減少輸出勞工引起的外傭短缺。但長遠而言,香港需要建立善待外來勞動者的社會,才能吸引海外勞工。

與轉職安老院舍比較,擴充外傭的職責至照顧長者,需要考慮的問題似乎較少。然而家庭關係隨之而來的轉變,不容忽視。去年獲得金馬獎最佳劇情片的新加坡電影《爸媽不在家》,講述一個普通新加坡家庭因為外傭加入,傳統由夫妻和子女組成的「核心家庭」結構,轉為「改良核心家庭」(modified nuclear family)[17],成員間的關係亦有所改變。這些轉變也是許多香港家庭的寫照。將概念延伸,類似變化亦會出現在由外傭照顧長者的家庭。如何調整、適應,不止外傭,各家庭成員也需預備。

 

 

1 “Hong Kong’s Future Population and Manpower Needs to 2030,” Bauhinia Foundation Research Centre. February 20, 2014.
2  Stephen W. K. Chiu and Asian Migrant Centre (2006), “A Stranger in the House: Foreign Domestic Helpers in Hong Kong,” Occasional Paper Series, Hong Kong Institute of Asia-Pacific Studies,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3  據政府統計處,2013年年中的香港人口的臨時數字為7,184,000人。
4 「對聘請家庭傭工的意見」,《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五號報告書》,政府統計處,2001年8月30日。
5 《2011年人口普查主題性報告:長者》,政府統計處,2013年2月。
6 「外傭問題不能再拖」,《信報》,2014年1月29日。
7 「藍領大作戰」,智經研究中心,2013年8月15日。
8  同1。
9 「就立法會討論安老院舍人手情況的意見書」,香港安老服務協會,2013年2月19日。
10「津助安老院舍及長者社區照顧服務的非專業前線照顧人員的人手情況」,香港社會服務聯會,2013年3月11日。
11《二零一八年人力資源推算報告》,政府統計處,2012年4月。
12「中國4億老人將去哪養老?」,《成報》,2014年2月13日。
13「菲擬年底停輸出傭工」,《東方日報》,2012年8月28日。
14《2012年收入及工時按年統計調查報告》,政府統計處,2013年3月。
15 同13。
16 “Exploited For Profit, Failed by Governments,” Amnesty International, November 21, 2013.
17「外傭與通識」,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2011年10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