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20-12-04 | 《經濟日報》

改善獨立董事質素 提升企業管治水平



投資者真金白銀投資一間公司,固然希望自身權益受到保障。現時,每間上市公司均設有獨立董事的職位,負責監督管理層的工作,以免他們做出有損股東權益的事。[1]然而,投資基金公會早前批評現有的獨立董事制度未能發揮應有作用,建議參考外地設立首席獨立董事一職。[2]究竟現存的制度有何不足?引入新職位又能否解決問題?

每間公司都需要一套管理和監察制度,以提供有助訂立公司目標的架構,以及達致目標及監察成效的方法,即所謂的「企業管治」。[3]而在企業管治制度中,董事會是管治核心,職責包括決定公司策略目標和政策、任命公司最高管理層、監管工作進度以達到目標和執行公司政策的情況,以及向有關各方報告公司營運情況。[4]董事會一般除了主席和行政總裁外,還有執行董事和非執行董事(包括獨立非執行董事)[5],其中獨立董事的角色,與企業管治水平息息相關。

甚麼是獨立董事?

獨立董事屬於非執行董事的一員。非執行董事一般由大股東委派出任,他們較少涉及公司日常事務,並只代表部分股東的權益,故其意見不能完全代表股東整體利益出發。[6]而獨立董事的不同之處,在於其獨立性。

根據香港交易所(港交所)的主版上市規則,上市公司董事會必須包括至少三名獨立非執行董事,並需佔董事會成員人數至少三分之一,其中至少一人必須具備適當的專業資格,或具備適當的會計或相關的財務管理專長。而獨立非執董的人選不可佔有超過1%上市公司已發行股份數目,超過者必須在委任前先行證明該人選確屬獨立人士。坊間一般由一名律師、一名會計師及一名行業專家擔任。[7]

 

 

獨立董事在董事會的角色,主要是監督最高行政人員及高級管理層,並不會參與企業的日常運作。[8]他們需要時刻知悉獲委任公司業務的最新發展、參與制訂董事會的戰略目標、監察上市公司在實現既定企業目的及目標的表現,以及監督相關匯報。[9]當出現潛在利益衝突時,例如是討論高管薪酬、繼任計劃、公司控制權的變更、反收購防禦、大型收購和審計職能等領域,他們需要在顧及不同持份者的立場後,作出獨立而專業的判斷。[10]同時,獨立董事也負責向投資者解釋董事會對管理層薪酬和繼任安排的考慮因素。[11]

問題一:大股東掌提名及投票權 獨董獨立性成疑

雖說獨立董事的制度已運行多年,但當中仍有不少問題為人詬病,獨立董事的產生辦法是其中之一 。

目前,獨立董事是由董事會轄下的提名委員會物色及挑選合資格人士出任,經篩選後再由董事會投票選出。[12]根據上市規則,上市發行人、董事、最高行政人員或主要股東的配偶和親屬,均會被視為關連人士,但朋友卻不包括在內[13],因此現時的獨董人選,一般是透過介紹而來,例如由現任董事推薦朋友出任。[14]而由於提名委員會主席可由董事會主席或獨立非執董擔任[15],而控股股東在股東大會上行使或控制行使30%或以上投票權,或有能力控制組成董事會的大部分成員,故控股股東可透過提名委員會,決定獨董的人選。換言之,根據現行制度,董事會或會出現自己人監察自己人的問題。[16]

著名股評人、前港交所獨立非執行董事[17]David Webb亦曾經質疑,由主要股東投選出來的獨立董事,或會導致其在作出判斷時,更傾向於大股東而漠視小股東權益。[18]他在2017年便撰文揭發上市公司康宏環球的企業管治漏洞,指出50隻「謎網股」有互相持股的情況,由於網絡內多間公司同時持有同一股票,故當公司有方案須獲獨立股東大比數通過時,作為「獨立股東」的上市公司代表便可投贊成票。[19]這意味獨董的獨立性未能彰顯,亦未能確保投資者的權利受到保障,令獨董一職經常被嘲笑為橡皮圖章。[20]

問題二:一人身兼多職 或削企業管治效能

獨董制度的另一個問題是過度兼任(overboarding)。「香港船王」王華生長子王敏剛去年逝世後,被揭生前曾在七家上市公司擔任獨立非執董,他的離世,導致這些上市公司同時出現董事空缺[21],也令市場再次關注獨董過度兼任的問題。

港交所在2018年發布的《企業管治守則諮詢總結文件》,就「獨立非執行董事擔任過多公司董事職務與可付出的時間」,修訂有關守則的條文,規定如候任獨立非執董若要擔任第七家或以上的上市公司董事,董事會便需要在致股東的通函中,解釋他/她如何投放足夠的時間。[22]

然而,參考今年10月的資料,香港約有2,500間上市公司[23],合共提供約8,200個獨董席位,在實際出任獨董逾6,200人中,仍有116人兼任多於五間上市公司的獨董,涉及724個席位。[24]而截至今年9月,立法會議員石禮謙仍是全港兼任最多獨董席位的人,共擔任16間上市公司的獨立非執董,可見2018年的條文修訂效果有限。[25]有評論指,原因在於市場對獨董的需求大於供應。[26]

如上文所述,獨董既要為董事會的決策提供意見,也要維護小股東的利益。舉例,每間上市公司主要有三個委員會,包括審核委員會、薪酬委員會及提名委員會,獨董均需要參與。[27]另外,凡公司發布財務報告,獨董亦需要開會處理;若公司有大比例供股、私有化、全面收購時,通函也要包括獨董的專業意見[28],可見獨董單是處理一間公司的職務已十分繁重,更何況是多間公司。再者,部分獨董還有其他職務在身。[29]這不禁令人質疑,這些獨董如何能分身有術,同時協助多家企業提升管治水平。

業界倡議引入首席獨董 惟反應兩極

上述問題並非一朝一夕,近日,有業界人士再度批評現有的獨董制度。投資基金公會主席鄒建雄、亞洲公司治理協會總裁艾哲明早前在報章撰文,直指在現有制度下,獨董只會討好董事長、行政總裁和關聯者,並無誘因鼓勵獨董保持獨立性,投資者亦無法真正了解董事會能否有效履行職責。為此,他們建議新增一名首席獨立董事,作為投資者與獨立董事的溝通渠道,讓獨立投資者透過進一步了解交易的結構或進行形式、交易對股東的重要性、公司是否已考慮其他交易選項等資料,判斷董事會是否恰如其分盡責地履行監督責任,以及向公司反映意見。[30]

的確,作為一間具有良好企業管治效能的公司,需要與投資者和其他權益人作定期交流,以及向股東定期披露企業的管治工作計劃和進度。[31]而現時在不少海外市場,投資者可以直接接觸獨立董事,令人感到公司對股東的重視。[32]

在新加坡,若公司的行政總裁和董事長是同一個人或是直系親屬,又或二人皆為行政管理團隊成員,董事會便需要委任一名首席獨董。[33]其作用在於,當董事長有潛在利益衝突時發揮領導作用。同時,首席獨董亦需要在股東無法經正常渠道與主席或管理層溝通時,向有疑問的股東提供服務。[34]新加坡交易所亦規定首席獨董需代表獨立董事,回應股東針對全體獨董提出的問題和意見。[35]

不過,首席獨董的建議在香港卻引來兩極反應。有投資公司總監指出,現時投資者若提出與獨董會面交流,很容易被拒絕,大部分情況只能與投資者關係人員溝通,內容有一定局限,認為若港交所能要求上市公司設立首席獨董,對於討論企業治理範疇有一定幫助。[36]另一邊廂,香港董事學會主席陶榮卻認為,除非同時要求獨董在董事會中佔席位過半,否則若執行董事佔大多數或主要股東持有公司已發行股本超過一半,首席獨董在董事會進行議決時,亦不能幫助獨立股東,故認為委任首席獨董的作用不大。[37]

改善方向一:改革獨董遴選方式

業界提議設立首席獨董,自然有其考慮,但是否實行,還待港交所決定。其實,就上述提到的問題,坊間曾提出過不少解決方法。

上文提到,現時的獨董人選一般經由控股股東決定,令人質疑其意見或有偏袒成分,削弱小股東權益。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BlackRock)於2017年回應港交所《企業管治守則諮詢》時建議,可以在股東大會遴選獨董時,把控股股東及持股比重少於15%的小股東的票數分開披露,如候選獨董未能獲小股東以大比數支持,則需在下一次股東周年大會重選,直至獲多數小股東支持為止。[38]

有關做法早於2014年在英國實施,當地要求高級上市(premium listing)的公司,在選舉及重選獨董時需經「雙重投票程序」,分別由全體股東及獨立股東進行投票,若任何一方未能通過該獨董任命,而公司依然希望推薦該人士出任,須於90日後重選。[39]以上做法的好處在於為小股東提供發聲的機會,同時提高獨董的認受性。

改善方向二:廣納人才 減少過度兼任

至於過度兼任的問題,如上文所述,董事會內三名獨立非執董中,其中一位必須具備適當的專業資格,導致會計師等界別人士特別搶手。另外,部分企業考慮到企業形象,亦傾向選擇上流名紳擔任獨董[40],令有名望的人士成為獨董的熱門人選。

香港獨立非執行董事協會會長范仁達在接受傳媒訪問時,曾經倡議建立獨立董事人才庫,滙聚具備專業知識、熟悉上市規條、了解企業營運,及擁要有良好行為操守,獲得業界認同的業界人才,讓企業挑選。[41]這種做法雖然無法解決前文提及的「自己人監察自己人」問題,但畢竟可以為企業增加人才選擇,有助避免部分人過分兼任的問題。

另一方面,坊間亦有指獨董的薪酬水平與管理層相差甚遠[42],難以吸引人才入行。根據《2018年香港董事會年度指數》研究報告,本港獨立非執董的平均薪酬仍然落後於英國及美國,兩國平均薪酬分別為香港的1.4倍及3.5倍。[43]故企業或可嘗試調高薪酬待遇,增加吸引力。但值得留意的是,若獨董薪酬過高,亦有機會影響其獨立性,故在訂立薪酬水平時應注意平衡。同時要加強監察獨董的兼任情況,以免成就更多「獨董王」。

同股不同權落實 獨董角色更重要

在2018年,港交所引入「同股不同權」架構,容許一家上市公司發行最少兩類股票,但擁有不同的投票權,其好處在於保障創辦人和管理層在公司的控制權。但同時,普通股東的表決權將因此受到限制,創辦人和管理層一旦作出錯誤決定,將連累公司,小股東的權益或因此被壓榨。[44]

就此,聯交所已建議規定「同股不同權」公司,在就委任或罷免獨立非執行董事、委聘或辭退核數師、發行人自願清盤等重要事宜作出決定時,必須按「一股一票」基準執行。又建議這類公司必須設立企業管治委員會,成員需大多數由獨立非執董出任,當中所有獨立非執董需按「一股一票」基準選出。[45]此安排等同在企業內部增設一個具獨立性、且保留部分「同股同權」原則的監督機制,有助平衡大股東和小股東的利益[46],同時亦顯示獨董在保障小股東權益方面的重要性。

隨着本港的上市公司數目日益增加[47],市場對獨立董事的需求只會愈來愈大。要物色適合的人選,首要是摒棄過於倚賴人際網絡的做法,同時設法改善獨董身兼多職的問題,才能幫助本港的上市公司達至更佳的企業管治水平。

1 鄭志珩、梁嘉恒,「維護小股東權益 促進業務成長 獨立董事充當『守門員』 嚴格把關盡擋企管危機」。取自香港經濟日報網站:https://invest.hket.com/article/2104035/,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6月28日。
2 「香港上市公司董事會應設立首席獨立董事」。取自香港投資基金公會網站:https://www.hkifa.org.hk/chi/news/ACGAHKIFAINED0928.aspx,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9月28日。
3 「高中企業、會計與財務概論」。取自基督教興學會迦密唐賓車紀念中學網站: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oQgGIK9klR8J:ww3.cbt.edu.hk/subject/pa/resources/BAFS/1a_ppt_ch3(2).ppt+&cd=5&hl=zh-TW&ct=clnk&gl=hk,查詢日期2020年10月22日。
4 《董事指引》,香港董事學會,2014年,第13頁。
5 《主板上市規則》,香港交易所,2020年9月30日,第A14-4至A14-6頁。
6 魏偉峰,「執董?非執董?獨立非執董?解構公司董事權力及職務|多才多魏」。取自香港財經時報網站:https://www.businesstimes.com.hk/articles/129982/董事-執行董事-非執行董事-獨立非執行董事-董事會,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9月25日。
7 《主板上市規則》,香港交易所,2020年9月30日,第3-3至3-5頁;鄭志珩、梁嘉恒,「維護小股東權益 促進業務成長 獨立董事充當『守門員』 嚴格把關盡擋企管危機」。取自香港經濟日報網站:https://invest.hket.com/article/2104035/,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6月28日。
8 莫宜詠,〈企業管治 - 香港獨立非執行董事的角色演變〉,《香港律師會會刊》(2014年7月)。
9 《董事會及董事指引》,香港交易所,2018年7月,第4頁。
10 《二十國集團/經合組織公司治理原則》,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2016年3月3日,第49頁;鄭志珩、梁嘉恒,「維護小股東權益 促進業務成長 獨立董事充當『守門員』 嚴格把關盡擋企管危機」。取自香港經濟日報網站:https://invest.hket.com/article/2104035/,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6月28日;《主板上市規則》,香港交易所,2020年9月30日,第A14-9頁。
11 同2。
12 李曉佳,「【專欄】真正獨董 香港難求」。取自明報網站:https://www.mpfinance.com/fin/instantf2.php?node=1602162057113&issue=20201008,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0月8日;鄭志珩、梁嘉恒,「維護小股東權益 促進業務成長 獨立董事充當『守門員』 嚴格把關盡擋企管危機」。取自香港經濟日報網站:https://invest.hket.com/article/2104035/,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6月28日;《主板上市規則》,香港交易所,2020年9月30日,第A14-7頁。
13 同5,第3-5至3-6頁。
14 李曉佳,「【專欄】真正獨董 香港難求」。取自明報網站:https://www.mpfinance.com/fin/instantf2.php?node=1602162057113&issue=20201008,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0月8日。
15 同5,第A14-7頁。
16 〈雙重投票遴選免大股東操控〉,《信報財經新聞》,2020年9月29日,A02頁;《主板上市規則》,香港交易所,2020年9月30日,第A16-12頁。
17 「董事辭任」。取自香港交易所網站:https://www.hkex.com.hk/-/media/HKEX-Market/News/News-Release/2008/0805154news_c.pdf,最後更新日期2008年5月15日。
18 同1。
19 余秉峰,「【康宏風暴】謎網股屢被執法機構『盯上』 David Webb爆更多內情」。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財經快訊/139435/康宏風暴-謎網股屢被執法機構-盯上-david-webb爆更多內情,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2月8日。
20 〈雙重投票遴選免大股東操控〉,《信報財經新聞》,2020年9月29日,A02頁。
21 「王敏剛逝世 再暴露港企『過度兼任』問題」。取自Capital網站:https://www.capital-hk.com/2019/03/25/王敏剛逝世%e3%80%80再暴露港企「過度兼任」問題/,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3月25日。
22 《諮詢總結檢討《企業管治守則》及相關《上市規則》條文》,香港交易所,2018年7月,第4頁。
23 「市場概況」。取自香港交易所網站:https://www.hkex.com.hk/Mutual-Market/Stock-Connect/Statistics/Hong-Kong-and-Mainland-Market-Highlights?sc_lang=zh-HK#select3=0&select2=9&select1=19,查詢日期2020年10月21日。
24 同14。
25 〈32人身兼至少7間公司獨董〉,《信報財經新聞》,2020年9月29日,A02頁。
26 渾水,「筍工無人做? 獨立非執董風險大、工作煩」。取自信報財經月刊網站:https://monthly.hkej.com/monthly/article/id/1726882/筍工無人做?++獨立非執董風險大、工作煩,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2月17日。
27 同5,第3-9、A14-7頁。
28 同26。
29 「葛珮帆石禮謙分膺衞生事務委員會正副主席」。取自香港電台網站:https://news.rthk.hk/rthk/ch/component/k2/1554928-20201015.htm,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0月15日。
30 同2。
31 「港交所分享:良好企業管治是如何煉成的?」。取自香港經濟日報網站:https://invest.hket.com/article/2155312/,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6日。
32 同2。
33   “Singapore Institute Of Directors Statement Of Good Practice The Role, Duties And Responsibilities Of The Independent Director,” Singapore Institute of Directors, https://www.sid.org.sg/images/PDFs/Codes/SGP07.pdf, accessed October 22, 2020, p. 3.
34 “Code of Corporate Governance,” 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 https://www.mas.gov.sg/-/media/MAS/Regulations-and-Financial-Stability/Regulatory-and-Supervisory-Framework/Corporate-Governance-of-Listed-Companies/Code-of-Corporate-Governance-6-Aug-2018.pdf, last modified August 6, 2018.
35 “Charter Of The Lead Independent Director,” Singapore Exchange, https://investorrelations.sgx.com/static-files/1862ea2f-f873-49dc-b166-14eb72037550, last modified January 22, 2014.
36 〈基金界促設首席獨董加強問責 港交所曾試水溫 上市公司多有保留〉,《信報財經新聞》,2020年9月29日,A02頁。
37 「香港董事學會對設置『首席獨立非執行董事』持保留意見 惟認為獨立非執行董事在有效發揮職能方面有改善空間」。取自香港董事學會網站:https://www.hkiod.com/document/position_papers/20201007_HKIoD%20Voices%20Reservations%20about%20Lead%20INED_CHI.pdf,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0月7日。
38 “RE: Concept Paper on Review of the Corporate Governance Code and Related Listing Rules,” HKEX, https://www.hkex.com.hk/-/media/HKEX-Market/News/Market-Consultations/2016-Present/November-2017-Review-of-the-CG-code-and-Related-LRs/Responses-(July-2018)/Cp2017111r_94.pdf, last modified December 15, 2017.
39 “New dual process for appointing independent directors–amendments to articles of association,” Mayer Brown https://www.mayerbrown.com/-/media/files/perspectives-events/publications/2014/05/new-dual-process-for-appointing-independent-direct/files/update_cap_markets_may14/fileattachment/update_cap_markets_may14.pdf, last modified May 16, 2014.
40 同26。
41 同1。
42 同2。
43 “2018 Hong Kong Spencer Stuart Board Index,” Spencer Stuart, April 2019, pp. 3 and 25.
44 謝國生,〈同股不同權的利與弊〉,《信報財經新聞》,2018年3月7日,A15頁;「同股不同權股票是甚麼?認識香港同股不同權對股東影響」。取自MoneyHero網站:https://www.moneyhero.com.hk/ blog/zh/同股不同權-香港同股不同權股票-對股東影響,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0月9日。
45 《諮詢總結 新興及創新產業公司上市制度》,香港交易所,2018年4月,第27至28頁。
46 「『同股不同權』下的企業管治難題」。取自智經研究中心網站:http://www.bauhinia.org/index.php/zh-HK/analyses/754,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7月20日。
47 「香港交易所每月市場概況」。取自香港交易所網站:https://www.hkex.com.hk/Market-Data/Statistics/Consolidated-Reports/HKEX-Monthly-Market-Highlights?sc_lang=zh-HK,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0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