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20-12-15 | 《經濟日報》

職專教育≠次人一等(下):從應用學習著手扭轉印象



一個具競爭力和活力的城市,應該讓每個人均能盡展所長。職業專才教育讓青年在傳統學術道路外,可以按個人抱負,獲取職業技能和專業知識。最新一份施政報告提出應用學位課程先導計劃,預料邀請四間自資院校開辦,希望推動職專教育的發展。[1]惟提起職專教育,社會大眾普遍視之為「次人一等」的升學及就業出路,對其有所保留。

若不扭轉社會大眾對職專教育的印象,即使開辦應用學位課程,恐怕也難以吸引學生報讀。智經早前撰文剖析本港在中學階段推動職專教育的不足之處,除了推廣活動數量和種類未如理想,以高中的應用學習課程作為中學推廣職專教育的重要途徑,亦因為無助學生銜接學術、職業資歷,而只能吸引少數學生選修。

應用學習課程強調實踐與理論並重,及與不同的專業和職業領域緊密連繫,旨在為學生提供多元學習機會,發展入門技能、與職業相關的能力及共通能力,探索個人職業抱負。現有學習範疇涵蓋創意學習、媒體及傳意、商業、管理及法律、工程及生產、服務、應用科學共六大領域,共39個課程,例如電腦遊戲及動畫設計、市場營銷及網上推廣等。[2]

早前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下稱專責小組)完成檢視中小學課程,於今年9月向教育局提交最後報告[3],當中肯定應用學習課程的價值,並提出多項進一步推廣應用學習的建議。[4]這些建議之中,部分與智經過往對職專教育的建議互相呼應,部分仍有改進的空間,以下將詳細剖析。

建議一:初中導引課程內容要多元

首先,雖然學生在完成中三課程後,已經可選擇傳統學術途徑或職專教育途徑[5],但他們初中時的生涯規劃教育,目的是促進學生自我認識及發展,而非以事業探索為主。這樣的課程安排,導致他們欠缺資訊判斷應否修讀應用學習以及校本職業訓練等高中職專教育課程。[6]

故此,當局應盡早在學校提供職專教育相關體驗和資訊,增進學生對職專教育的認識。專責小組亦建議教育局鼓勵更多專上院校開辦應用學習短期導引課程,讓學生及早了解不同行業、專業和高中教育中的應用學習課程。[7]

要留意的是,短期導引課程雖然能提早推廣職專教育,但從智經過往研究發現,課程內容是否多元,會相當影響推廣成效。有受訪學生表示,不同的活動內容帶來不同的效果,例如實地考察、工作影子計劃能夠讓他們從實際體驗中,探索個人興趣和能力;而講座和展覽等靜態活動,則可提供職業導向課程資訊。故智經建議導引課程內容應包括講解資訊為主的課堂、工作實習、師友分享會等多元性質的活動,以引起學生對不同行業的興趣,以及加深對職專教育、相關行業升學就業前景的認識。[8]

建議二:應用學習由兩年制轉為三年制

現時中學生可在中五及中六時選讀應用學習課程作為選修科目[9],專責小組認為,應提早至中四級開始推行應用學習,希望學生能於中五完成兩年的課程,讓他們於中六時專注修讀其他香港中學文憑考試(DSE)科目。[10]

專責小組的用意良好,值得肯定,但要對症下藥,增加學生選修誘因,智經認為應將課程改為三年制,在原有的兩年課程內容之上,額外增加一年選修性的實習課程,並為完成實習的學生頒發專業證書。第三年主要是接受相關行業的實習培訓,以認識職場環境和實踐所學,亦加強業界僱用這些畢業生的信心。就課程時數增加,當局應與相關行業培訓諮詢委員會討論頒發專業證書的可行性,讓決心走職業教育途徑的學生,將來可升讀更高資歷的職業導向課程,並提高在就業市場的認受性。[11]

三年制的另一好處,是可讓高中生有轉換「跑道」的彈性,即原本選修兩年制應用學習的學生,在發現自己不適合傳統學術教育時,可選擇將課程轉為三年制;相反,當學生發現自己不適合職業導向課程,則可在中四或中五退修應用學習課程,專注學術發展。[12]

建議三:檢討應用學習課程DSE最高評級

現時,應用學習課程不設公開考試,評估工作由提供有關課程的機構執行,考評局則負責調整評估成績及監察有關評估工作的質素。評級分為「達標」、「達標並表現優異(I)」及「達標並表現優異(II)」。在DSE證書上,「達標並表現優異(I)」等同甲類科目[13]第三級的成績,而「達標並表現優異(II)」則相等於甲類科目第四級。[14]

有見應用學習課程的DSE評級,對考生銜接學術或職業途徑無大幫助,智經曾提議當局,將課程在DSE的最高評級,提升至與其他甲類科目看齊,表現優異的考生同樣可獲得最高5**的成績,以扭轉其在升學方面的形象。[15]惟專責小組在報告中指,應用學習課程的學習和評核模式與其他DSE甲類選修科不同,認為基於公平原則,上述建議在實際運作上有困難,故並不可行。[16]

然而,當局擬推出的應用學位先導計劃,也列明入學要求不能只視乎申請者學術成績。[17]將應用學習課程的評級進一步細分,並提升最高評級至5**,其實更有助院校分辨學生的水平,值得當局考慮。

再者,教育局其實已建立一個應用學習質素保證機制,以確保課程的發展和教授,均以設計原則和規劃為基礎,而學生所達致的設定水平,亦應可與高中其他科目的水平相比。[18]既然如此,當局應更認真思考,在文憑試評級時實際遇到甚麼困難,使應用學習最高成績無法和其他科目看齊,並向公眾交代,讓社會共同探索解決方案。

建議四:規定與資歷架構掛鈎 有助北上多元發展

另一方面,要提升應用學習課程的吸引力,當局可考慮由現時「鼓勵」課程提供機構將課程與資歷架構掛鈎,改為開辦課程的要求。[19]在2019至21年度,全部39個應用學習課程均已獲認可為資歷架構第三級。[20]當局可更進一步,強制規定日後所有應用學習課程與資歷架構掛鈎,這不但有助確保課程質素,還可為課程打造具「專業認證」的品牌,增強學生、家長和僱主的信心,長遠改變對職專教育的看法。[21]

再進一步,與資歷架構掛鈎,也有助選擇職專教育的學生前往內地發展。香港長年被批評產業結構單一,四大支柱產業(貿易及物流、旅遊、金融服務,以及專業及工商業支援服務)的增加價值佔本港生產總值(GDP)比重,近年維持在55%以上。[22]至於六大優勢產業(文化及創意、醫療、教育、創新科技、檢測及認證,以及環保產業),經過近十年發展[23],最新2018年數據顯示,其增加價值佔GDP仍不足一成。[24]相反,內地市場龐大,產業多元發展,以深圳為例,近年涵蓋生物科技、新能源、互聯網、文化創意等領域的新興產業,發展迅速,2017年佔GDP的比重已超過40%。[25]

本港年輕人在香港如未能找到發展機會,北上或許會有另一片天地。曾有喜歡電影的香港中學生,在文憑試失敗後北上讀書修讀影視聲音設計專業,惟暑假回港時,卻苦無實習機會,畢業後亦因為香港沒有同類工作,最終落戶深圳在大型科技公司從事音頻策劃。[26]

因此,長遠看來,將應用學習課程與資歷架構掛鈎,不僅有利學生在本地發展,也有助相關學歷獲得內地院校和僱主認可,擴闊年輕一代的出路。港府與廣東省去年已簽署粵港資歷框架合作意向書,探索建立大灣區各級各類教育與培訓學分互認機制,以促進兩地人才交流。[27]近日深圳推出18項便利港澳居民在深圳學習、工作、創業及生活的新措施,當中亦包括深港澳職業教育合作。[28]當未來兩地建立一套有效的資歷架構互認機制,在香港苦無發展空間的學生,將可以更有效地到內地升學及就業。

青少年各有所長,傳統學術導向教育未必適合每一個人。促進職專教育發展,協助青年探索個人職業志向和發展抱負,在未來更為重要。惟要扭轉社會對職專教育的偏見,職專教育途徑的起點——應用學習——必須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政府應加快步伐,落實值得採納的建議,令職專教育更加切合社會和新一代的發展需要。

 

 

1 《行政長官2020年施政報告附篇》,第93頁;「推應用學位先導 4自資院校獲邀參與」。取自明報新聞網網站: https://news.mingpao.com/pns/要聞/article/20201126/s00001/1606329735649/推應用學位先導-4自資院校獲邀參與,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1月26日。
2 「應用學習」。取自教育局網站: https://www.edb.gov.hk/tc/curriculum-development/cross-kla-studies/applied-learning/index.html,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1月25日;《推廣職業專才教育專責小組檢討報告》,推廣職業專才教育專責小組,2020年1月,第24頁;「應用學習課程資料(2019 - 21)」。取自教育局網站: https://www.edb.gov.hk/tc/curriculum-development/cross-kla-studies/applied-learning/course-information/2019-2021/index.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8月27日。
3 「學校課程持續更新」。取自教育局網站: https://www.edb.gov.hk/tc/curriculum-development/renewal/taskforce_cur.html,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9月22日。
4 「優化課程迎接未來 培育全人啟迪多元」,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2020年9月,第27頁。
5 《職業專才 築夢未來》,智經研究中心,2017年9月,第4頁。
6 《推廣職業專才教育專責小組檢討報告》,推廣職業專才教育專責小組,2020年1月,第24、32至35頁。
7 同4,第28頁。
8 同5,第4至5頁。
9 「應用學習」。取自教育局網站: https://www.edb.gov.hk/tc/curriculum-development/cross-kla-studies/applied-learning/index.html,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1月25日。
10 同4,第27頁。
11 同5,第8頁。
12 同5,第8頁。
13 在香港中學文憑考試中,偏向學術性的甲類科目最高評級可達5**。資料來源:「甲類:高中科目」。取自香港考試及評核局網站:https://www.hkeaa.edu.hk/tc/hkdse/assessment/subject_information/category_a_subjects/,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1月19日。
14 「乙類:應用學習科目」。取自考試及評核局網站: https://www.hkeaa.edu.hk/tc/hkdse/assessment/subject_information/category_b_subjects/,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0月6日。
15 同5,第9頁。
16 同4,第28頁。
17 《行政長官2020年施政報告附篇》,第93頁;「推應用學位先導 4自資院校獲邀參與」。取自明報新聞網網站: https://news.mingpao.com/pns/要聞/article/20201126/s00001/1606329735649/推應用學位先導-4自資院校獲邀參與,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1月26日。
18 「高中應用學習常見問題」,教育局,2020年8月,第8頁;「應用學習 - 質素保證及銜接出路」。取自教育局網站: https://www.edb.gov.hk/tc/curriculum-development/cross-kla-studies/applied-learning/quality-assurance-and-articulation/index.html,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0月20日。
19 《推廣職業專才教育專責小組檢討報告》,推廣職業專才教育專責小組,2020年1月,第34頁;《職業專才 築夢未來》,智經研究中心,2017年9月,第7頁。
20 同6,第34頁。
21 同5,第7頁。
22 蔡洪濱,「香港經濟結構轉型之路」。取自港大經管學院網站:https://www.fbe.hku.hk/research/thought-leadership/hkej-column/the-path-of-economic-restructuring-of-hong-kong/,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11月20日。
23 陳珈琋、黃雲娜,「【產業政策】經濟結構未轉型——港府是『無能』,還是『無知』?」。取自香港01網站: https://www.hk01.com/周報/315554/產業政策-經濟結構未轉型-港府是-無能-還是-無知,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4月10日。
24 「選定行業的增加價值佔本地生產總值的百分比」。取自政府統計處網站: https://www.censtatd.gov.hk/fd.jsp?file=D5500002C2018XXXXC.xlsx&product_id=D5500002&lang=2,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5月15日。
25 程雪,「【港深融合】從區隔到融合 如何把握港深出路?」。取自香港01網站: https://www.hk01.com/周報/537371/港深融合-從區隔到融合-如何把握港深出路,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0月19日。
26 張夢瑩,「【創新科技.三】北上深圳的人:哪有機會往哪闖」。取自香港01網站: https://www.hk01.com/周報/446998/創新科技-三-北上深圳的人-哪有機會往哪闖,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3月13日。
27 「粵港簽署資歷框架合作意向書」。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906/25/P2019062500272.htm,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6月25日。
28 「深圳出台18條舉措便利港澳居民在深發展」。取自人民網網站: http://sz.people.com.cn/BIG5/n2/2020/1202/c202846-34450347.html,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2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