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21-01-15 | 《經濟日報》

設立STEM高中學院 培育本地創科人才



香港推行STEM教育的目的,是希望培育多元人才,以應付未來社會整體發展所需。而其中的關鍵在於,除了讓學生培養對STEM的興趣,還需要在學習階段提供行業資訊和應用知識,讓他們盡早確立志向。目前,STEM教育的內容會融入常規課程,但有關做法卻引起各種問題。其實在常規課程以外,設立專門學校培育創科人才,也是值得當局考慮的出路。

現時,本港的STEM教育是讓學校透過科學、科技和數學教育學習領域和小學常識科推行,並以跨學科的方式,為學生在課堂內外安排多元化的學習活動。[1]學校可根據校本情況推行適合該校的STEM課程。[2]不過,有關做法卻面對不少挑戰,例如課程設計、教師培訓等方面都有批評聲音,亦有教師認為,現有的推行方式,對培訓未來人才作用有限。[3]如何在既有課程設計下克服這些挑戰,智經早前也有撰文分析,在此不贅。

要知道,培育、吸引和挽留人才是一地經濟賴以成功的關鍵之一,而培育本地人才需由教育開始。然而,現時本港的在創新教育方面的表現仍有待改善。根據 2019 年「全球創新指數」(Global Innovation Index),評核的129個經濟體中,香港在「教育」一項排名並不理想,僅列第48位。[4]

培養中小學生的STEM素養,並吸引更多傑出學生在大學修讀有關STEM的學系,有助確保本地人才的供應能配合新經濟發展的需要。而增加修讀研究院研究課程的學生人數以擴大本地人才庫的舉措,亦是箇中關鍵。但無奈現時本港大學的STEM學系未能吸引傑出學生報讀,而研究院研究課程收生亦以內地學生為主。香港多項人才入境計劃的成效亦未如理想,未能吸引內地學生畢業後留港工作。[5]

高中書院推行職業教育 促進學生多元發展

值得深入了解的是,要培育STEM人才,其實不限於既有的升學途徑,強調實用性的職業教育,也是一個重要方向。以高中書院擔當有關角色,是其中一條出路。

在2000年,教育統籌委員會發表《香港教育制度改革建議》,提出要在高中階段為學生提供不同學習途徑促進多元化、多途徑的高中教育體系發展,包括不同類型的教育機構,例如普通學校、高中學院及職業培訓機構,讓學生按自己的性向和能力選擇。[6]一些提供職業教育的高中書院應運而生,例如2003年成立的明愛華德中書院和中華基督教會公理高中書院、2004年成立、現已停辦的職業訓練局邱子文高中學校,以及2006年創辦的香港兆基創意書院。[7]

高中書院只招收中四或以上學生[8],並在常規課程以外,提供以特定職業為目標的專業訓練。舉例,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同時提供常規的中學文憑課程(DSE),以及「創意藝術文憑課程」,後者主要針對文化創意產業的需要,提供創意藝術培訓。[9]而中華基督教會公理高中書院則提供職業培訓文憑課程(VET),涵蓋各行業的證書,例如「酒店與餐飲服務證書」、「旅遊業務 (航空及郵輪) 證書」等。[10]

簡言之,高中書院的特色在於既保留主流課程,同時提供其他選擇,例如工作為本的學習課程,除了課堂上的學習,部分學校亦會與不同工商機構合作提供實習機會,為學生提供文憑試以外的資歷認可。[11]

參考高中書院學制設iLab書院 連繫業界培訓人才

為了培育創科人才以配合香港創科發展及不同產業的增值需要,智經在2017年發表《職業專才 築夢未來》研究報告,建議設立「香港iLab書院」,以STEM教育為核心,配合本地創科發展需要的人才。[12]

iLab書院參考高中書院的學制,學生需同時修讀新高中課程,以及資歷架構第三級的創科文憑課程,其中創科文憑課程將揉合STEM教育及職業教育的學習模式,以專題及單元為本,讓學生應用跨學科的知識和技術。畢業生可同時取得中學文憑及創科文憑學歷,學生既可以文憑試成績報讀大專院校,也可以憑創科文憑學歷應徵相關工作。[13]

智經認為,當業界更透徹了解課程內容,僱主亦會更認受課程的資歷,故書院亦十分着重業界的參與,包括建議由業界及相關範疇的資深人士組成辦學團體,並仿傚中學資訊科技增潤計劃,成立督導委員會,由業界代表、香港iLab書院代表、大專院校代表、相關培訓組織代表及政府代表共同參與,負責課程設計、評核制訂和師資培訓等工作。[14]

在就業出路方面,智經建議為學生安排實習計劃,讓學生在學期間累積工作經驗,企業亦可藉此評核學生的工作能力,為表現優異的學生提供優先取錄的安排。[15]

或需額外支援 為STEM教育尋求突破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多間高中書院運行多年,但隨着「334」學制實施後,中一至中六連成「一條龍」,高中書院面對收生困難的問題,而由於高中書院屬於直資學校,需按人頭計算獲分配的資源,明愛華德中書院校長李國偉早年接受傳媒訪問時指出,該校一直推行「工作為本」培訓課程,例如曾與旅行社合作,給予學生實習機會,但因為高中學校的學生人數少,獲發資源有限,加上培訓成本高,故舉辦一次後已沒有資源再辦。[16]

另外,有立法會前議員曾經指出,職業學校需要不少額外硬件配置,如建造工場和購置儀器,但政府在這方面的支援較少,增加高中書院的經營難度。[17]這些因素,或許解釋了為何部分高中書院近年開始轉型,開辦初中課程。[18]由此可見,要以高中書院形式設立學校,也要考慮如何克服相關挑戰。

話說回來,政府在新一份施政報告中提及有意進一步推廣職業專才教育。[19]要達到這項目標,除了改革常規課程,當局亦可考慮從職業教育入手,與業界及高教界合作,透過職業導向課程進行培訓,為現有的STEM教育尋求突破。

1 「推動 STEM 教育工作進展及相關加強的支援措施」,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4)764/19-20(02)號文件,2020年7月3日,第1至2頁;「立法會十七題:推廣STEM教育」。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010/21/P2020102100415.htm,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0月21日。
2 林嘉淇,「【STEM教育】摒棄應試文化非朝夕之事 創科教育沒統一指標難推動」。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周報/301678/stem教育-摒棄應試文化非朝夕之事-創科教育沒統一指標難推動,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3月4日。
3 「『學校推行 STEM 教育的情況』問卷調查」。取自教聯會網站:http://www.hkfew.org.hk/ckfinder/userfiles/files/stem_result.pdf,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10月10日。
4 「培育本地人才」,《研究簡報2019–2020年度第3期》,立法會秘書處,2020年6月,第1至2頁。
5 同4,第3至4頁。
6 《終身學習 全人發展》,教育統籌委員會,2000年9月,第i、7頁。
7 「不被重視的高中職業教育」。取自立法會葉建源議員辦事處網站:http://www.ipkinyuen.org.hk/file_5nsp-c/nsp-c_20151105.htm,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1月5日。
8 王嵐,「明愛華德中書院校長 特關注最無靠無助無救學生」。取自信報網站:https://www1.hkej.com/features/article?q=%23校長系列%23&suid=3159821487,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7月22日。
9 「21/22創意書院入學招生」。取自香港兆基創意書院網站:https://8f0a6d99-2655-4307-b235-99b7c6ba2405.filesusr.com/ugd/038890_68dce805e5f44949bc6000cff504d97e.pdf,查詢日期2020年12月22日;「創意教育DCA 創意藝術文憑」。取自香港兆基創意書院網站:https://www.creativehk.edu.hk/dca,查詢日期2020年12月22日。
10 「課程特色」。取自中華基督教會公理高中書院網站:https://www.cccklc.edu.hk/zh_tw/site/page?name=課程特色,查詢日期2020年12月22日;「學校發展及歷史背景」。取自中華基督教會公理高中書院網站:https://www.cccklc.edu.hk/zh_tw/site/page?name=學校發展及歷史背景,查詢日期2020年12月22日。
11 同7。
12 《職業專才 築夢未來》,智經研究中心,2017年9月,第10頁。
13 同12,第10至13頁。
14 同12,第10、12頁。
15 同12,第13頁。
16 「探射燈:消失的政策 高中書院淪孤兒」。取自東方日報網站: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51118/00176_170.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1月18日。
17 「不被重視的高中職業教育」。取自立法會葉建源議員辦事處網站:http://www.ipkinyuen.org.hk/file_5nsp-c/nsp-c_20151105.htm,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1月5日;「探射燈:消失的政策 高中書院淪孤兒」。取自東方日報網站:https://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51118/00176_170.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1月18日。
18 歐陽德浩,「兆基創意書院明年增設初中課程 畢業生蔡思韵:學校助我成為演員」。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539271/兆基創意書院明年增設初中課程-畢業生蔡思韵-學校助我成為演員,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0月23日。
19 《行政長官2020年施政報告附篇》,第9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