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3-01-31

「才」來自有方 ── 如何培育及吸引人才



新一屆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本月中開會後指出,人口的質和量均是香港將要面對的挑戰,提出從教育培訓提升勞動人口生產力及吸引人才入手,解決人口結構問題。據政府統計處數字,香港的勞動人口參與率自2001年的61.4%逐年下跌至2011年59.7%,未來五年預計會降至50%以下。[1]

2003年發表的《人口政策專責小組報告書》訂明,香港人口政策,以吸納和培育優秀人才,推動香港發展為知識型經濟體系為目標。特首梁振英的競選政綱中延伸這個理念,提出「優先考慮香港人的潛能和需要,人盡其才,並接納外來人口以補充勞動力和專才不足」。

本月初智經之友舉辦的人口政策的小組討論會中,探討如何培育人才、吸引人才及留住人才,配合香港向知識型經濟體轉型。

培育人才

現時政府每年用在教育的經常開支約為600億元,佔政府總經常開支超過兩成,專上教育佔當中的四分之一。[2] 本地專上院校在2012/13學年提供約35,000個學額[3],當中包括政府資助和自資教育。政府資助的院校運作多年,自資院校自2000年起,因時任特首的董建華定下「使香港高等教育普及率十年內達到百分之六十」的目標而蓬勃發展。政府預計到2015年,超過三分之一的適齡青年有機會修讀學位課程。連同副學位課程學額,將近七成的青年人有機會接受專上教育。[4]

隨著自資專上教育市場化,衍生出來的問題亦在近年湧現,特別是個別自資學士學位及副學位課程出現嚴重超額收生。至2009/10學年,全日制自資專上課程的收生人數,已超過政府資助課程的收生人數,主要是因為自資副學位課程的收生人數大幅增加。[5]根據教育局的數字,本學年有10間自資專上院校超額收生,佔全港自資院校三分之一[6]。但統計處《2018年人力資源推算報告》顯示,五年後市場對副學位程度的人力需求低於供應量7.9%,反映現時獲超收的學生,到頭來可能得「學」無所用。

人力過剩的問題,也出現在教育程度達研究院的市場,反而學士學位的人力市場,五年後仍可能供不應求。

報告又預計,2010年至2018年期間,金融服務、建造及資訊及通訊這三項經濟行業增長最快;製造及農業、漁業及採石等經濟行業的就業人數會減少。由此可見,我們在增加教育開支、提升質量的同時,也須提防資源錯配,造成浪費。善用資源,亦讓更多年輕人能夠真正的學以致用,減輕人才不足的壓力,一舉兩得。智經之友認為,高等教育制度如何回應各界期望,以及如何有效地對結構性的經濟轉變作出及時反應,需要關注。另外,為現有專業人士提供在職學習/持續進修的機會;在頂尖的本地和國際學校,為本地家庭和海外專才(及其家屬)提供足夠學額;以及讓年輕畢業生及創業者一展抱負的政策,均是值得探討的課題。

吸引人才

政府於2003年根據當時的人力資源推算,到2005年,將缺乏 10萬名大專學歷以上的人才,因此陸續改善並推出吸納人才措施,例如「輸入內地人才計劃」、「一般就業政策」和「優秀人才入境計劃」(「優才計劃」),力求補充人力供應[7]。各種措施推出多年,但根據《2018年人力資源推算報告》,2018年香港人力市場的供應,仍可能較需求少 14,000人,佔整體需求量的 0.3%。

至2011年,「輸入內地人才計劃」批准49,021名內地中國人來港,而「一般就業政策」共批准131,276宗,再加上2,094名獲「優才計劃」配額來港,現時,在港工作的非本地專業人士總計約20萬人。[8]

上述計劃,特別是「輸入內地人才計劃」和「優才計劃」,可為香港帶來新職位。按照政府推算,根據「輸入內地人才計劃」來港就業的每名人才,平均可創造約1.5個新職位。[9]「優才計劃」每輸入一名優才,平均可增加6個職位。這些職位主要屬專業及督導階層,[10]在2008至2010年間獲批的1,486名專業人士中,52﹪在金融及資訊科技界工作;9﹪在藝術、文化及娛樂界工作;5﹪在學術界工作。這1,486人中,半數申請其家屬來港居住。雖然這項移民吸納計劃對全球人才招手,但在2008至2010年間獲批的移民中,中國籍人士佔了大多數(76﹪)。[11]另外,自2006年推出至2012年2月,只有2,415名成功申請者,遠遠低於政府設定的每年1,000名限額,僅佔目標約四成。[12]

智經之友建議檢視香港現有吸引人才的政策,分析留港的誘因並跟鄰近地區如上海、新加坡、韓國及馬來西亞比較,加強香港在爭取人才的定位。

以新加坡為例,其輸入人才安排非常進取,既是移民政策,亦是長遠的人口發展策略。根據政府數據,自入境處為內地及海外人才設立5項入境許可證以來,香港平均每年吸引不足3萬名專才,佔總勞動力少於1%。而新加坡於過去10年,平均每年吸納7.5萬名海外人士定居,當中近八成為大專程度人口。金融業情况更為明顯,根據「第一太平戴維斯」統計,香港於01年金融及商業服務從業員數目為55萬人,至2010年增加18%至65萬人。2001年新加坡的金融及商業服務就業人數約32萬,10年後翻了一翻,躍升至近60萬。[13]智經之友認為,須從經濟誘因、提供多元化住屋選擇及確保高生活質素入手,方可吸引人才留港。

注:感謝智經之友李漢祥先生,馮允揚先生,黃槿先生參與智經小組討論並提供寶貴意見。上文提到培育、吸引和留住人才的建議均由黃槿先生提出

1 政府統計處《二零一一年人口普查》,2012年2月
2 立法會十三題:提高香港競爭力的措施,2012年10月17日
3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自資專上教育,2013年1月
4 《2013年施政報告》,2013年1月16日
5 「展望香港高等教育體系」,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報告,2010年12月
6 立法會十二題:自資專上課程,2012年11月7日
7 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輸入優秀人才及專業人才,2008年12月2日
8 政府統計處《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2012年進度報告書》,2012年5月
9 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輸入優秀人才及專業人才,2008年12月2日
10 《新聞定格.回歸15年﹕中港 融合與矛盾》,明報,2012年6月7日
11 立法會七題:優秀人才入境計劃,2011年6月1日
12 《新聞定格.回歸15年﹕中港 融合與矛盾》,明報,2012年6月7日
13 《星吸移民質素贏港一條街》,明報,2012年9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