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區域及經貿發展 | 2021-08-16 | 《星島日報》

三招破解的士保費飆升困局



疫情下各行業想盡辦法開源節流,期望獲得一線生機。然而,的士車保費用繼續加價,業界叫苦連天。保險公司則聲稱的士意外率高企,導致車保業務因為高額的賠償費已年年虧蝕,形成惡性循環。的士保費增加,除了提高的士業界的營運成本,同時揭露行業積弊,例如害群之馬的影響、包攬訴訟等問題。若業界希望減低保費,可以從哪些方面入手 ?

在香港駕車,事前必須購買汽車保險。根據《汽車保險(第三者風險)條例》,任何人在道路上使用汽車,或致使或允許任何其他人在道路上使用汽車,必須向獲授權保險公司購買保險,以承保其或其授權司機因使用汽車而對第三者造成人身傷亡的賠償責任。[1]汽車保險可分為第三者保險及綜合保險,前者只保障第三者的傷亡及其財物損失,若要保障司機傷亡及汽車損毁,則需要選購綜合保險。而保險公司一般會參考意外發生率、過往賠償金額等數據,進行核保和訂立保費。[2]

的士是本港主要公共交通工具之一,目前全港有18,163部。[3]惟近兩年業界經營愈見艱難,的士的綜合保險及第三者保險的保費均急速上升。[4]據立法會文件數據顯示,去年綜合保險平均保費加幅為20.9%,有個別車主更表示被加一倍保費,營運成本明顯增加。[5]由於的士行業的保險主要由車主負責購買,故加保費意味車主會相應調高租車金額,抵銷額外開支,令的士司機租車成本增加,業界因此怨聲載道。[6]

 

 

加費原因眾說紛紜 可概括為三種說法

租車成本增加,司機變相減少收入,有怨言也是人之常情。若要解決問題,必先了解保費調高的原因,才能對症下藥。雖然各持分者所指的原因截然不同,未有明確的結論,但大抵可概括為三大說法。

第一種說法,是車保業務壟斷。本港約有80間保險公司,但由於的士業保險產品長年虧蝕,現時只有八間願意承保,並由三間壟斷了市場,其中一間的市場佔有率高達六成。這種說法認為,由於缺乏競爭,故每當有保險公司調升保險費用,其他保險公司傾向跟隨,令的士保險費及其相關的墊底費連年遞增。[7]跟隨行家加價實屬正常,但是否導致保費大幅增加的原因,仍要視乎增加的幅度,若每次只是輕微增幅,應不至於造成保費急升的問題。

第二種說法,是交通意外宗數上升。如上文所述,交通意外發生宗數及過往的賠償金額直接影響保費多寡。然而,從數據可見,涉及的士的意外宗數,由2016年的3,928宗,下降至2020年的3,408宗,跌幅逾一成,期間亦沒有太大升跌。而傷亡人數則由2016年的5,352人,下降至2020年的4,402人,跌幅約17%,其間亦維持相若水平。[8]

若賠償金額直接影響保費多寡的說法成立,2021年的保費理應回落,但現實卻是有增無減。據保險業界解釋,因為過去保險公司虧蝕多年,故即使意外宗數減少,仍有需要繼續加價,填補虧損。[9]或許有人認為這種解釋屬「搬龍門」,但這至少可以證明,意外宗數與保費多少,其實沒有必然關係。

 

 

至於第三種說法,則與司機的索償方式有關。有保險業界人士指出,近年包攬訴訟的違法行為日趨普遍。現時有關人身索償及財物索償的追溯期,分別是三年及五年。有保險業界指出,有違規的法律服務代表,會招攬正在申請「交通意外傷亡援助計劃」的人士進行索償,包括的士司機,製造更多的訴訟個案,並傾向在限期前一刻,才把所有醫療費用及其他索償單據等資料,交給律師進行民事索償。由於事隔多時,保險公司難以查證,最終要付出更高的賠償金額。[10]

不過,根據運輸及房屋局數據,2015至2019年第三季期間,僅有兩宗涉及包攬訴訟的案件,七人被檢控,無人被定罪。實際對保費的影響,無從得知。[11]

上述三套說法,被認為刺激了的士業界的營運成本上升,也加劇的士保險業務的虧損情況。保險業監管局去年回應傳媒查詢時指出,的士保險的已承付申索淨額(即已賠償及預計需作出的賠償金額),在過去五年累計上升62%,其中2019年達4.12億元。在過去15年間,的士保險業務經歷10年虧損,累計達3.23億元,反映的士保險業務經營同樣困難。[12]保險公司亦以填補成本和損失為由,不斷增加保費和墊底費。

方向一:加強管理 識別不良司機

從上文可見,現時所處的膠着狀態,的士和保險業界均有責任。若要解決問題,雙方都需要作出改變。而針對上述三項說法,或可從的士車隊管理、的士裝備和車保形式三方面尋找解決方案。

有本港的士業界認為,組織大車隊,進行企業化的管理模式,有助加強對司機和車輛的管理,包括為司機提供安全駕駛的培訓,及確保車輛有定期保養。另外,大型車隊亦可為司機提供更多福利,吸引年青人入行,改善老齡化問題之餘,同時提升服務水平。[13]

至於針對駕駛行為較差的司機,業界建議成立的士交通意外和索償資料庫,記錄司機過往涉及的意外、申索、出庭、和解紀錄及判決結果等,助車行或車主區分並不再租車予不良紀錄的司機。[14]有關建議獲保監局支持,局方認為,建立資料庫有助的士車主在投保時,向保險公司提供個別司機曾涉及交通意外或索償的記錄,使保險公司能更準確地評估風險。[15]

以上方案能否實踐,仍有待政府和兩個業界再作研究。但若要付諸實行,還有一些因素需要考慮。例如組織大車隊的建議,與去年被撤回的專營的士計劃類似,如何爭取廣泛業界支持,實屬疑問。而的士司機資料庫預計會記存個別的士司機的個人資料,例如司機證、涉及交通罪行被檢控的事項及定罪的資料等,業界在收集、儲存、翻查及向第三者轉移個人資料時,如何確保附合《個人資料(私隱)條例》及其他法例規定[16],也是需要處理的問題。

方向二:提供誘因 降低意外率

另一方法是安裝車輛安全裝置,減少意外及其造成的傷亡。雖說意外宗數與保費多寡不一定有直接關聯,但減少意外發生,長遠總有助的士業界爭取保費下調。部分國家和地區的政府及保險公司,其實也會提供直接補貼或保費折扣等誘因,鼓勵當地的士安裝車輛安全裝置,減少意外發生。

美國麻薩諸塞州政府轄下的經濟發展和財政機構MassDevelopment,去年起便推出「的士及電召車行業資助計劃」,利用州政府向運輸網絡公司收取的徵費(每次載客車程0.2美元),補貼小型的士公司最多5萬美元,推行裝設車輛安全裝置及網約系統等提升軟硬件的措施;又提供100萬美元補助金,資助行業協會推行改善業界整體狀況的措施。在去年,MassDevelopment共撥出450萬美元,資助共104間小型的士及電召車行業公司和兩個行業協會。[17]

本港亦有用類似措施規管其他交通工具。例如自2011年起,強制本港所有公共小巴安裝車速限制器,以規管某些小巴司機的不當駕駛和超速行為。[18]有保險業人士指出,有關措施實施後,小巴近年的保費已有所下降。[19]而港府亦有資助專營巴士營辦商在巴士安裝三項安全裝置,包括有助加強車輛穩定性及減低翻側風險的電子穩定控制系統、具減速功能的車速限制器,以及在部分長途巴士的上層座椅加裝安全帶。[20]

至於由保險公司提供的誘因,外國和香港也不乏例子。加拿大卑詩省的卑詩汽車保險公司自2019年起,向裝設自動緊急煞車系統的車輛提供10%的保費折扣[21],冀提高車輛行駛的安全性。有研究指出,自動緊急煞車系統在一般情況下,可有效防止83%的「追尾碰撞」(rear-end striking crashes)事故。[22]當地保險公司的措施,或能與駕車人士締造雙贏。

香港不少保險公司也有為車險投保人提供優惠,例如投保人於上一保單年度內沒有任何索償,便可在第二年續保時,獲得無索償折扣(No Claim Discount)。[23]根據以上經驗,本港或可將有關做法套用在的士之上,從而減低意外發生率,但前提是要確保的士車主在獲得無索償折扣後,會減免車租和按金,才能鼓勵司機小心駕駛。

意外率降低,保險索償會隨之減少,減輕車主的保費負擔,保險業亦能擺脫虧蝕困境,誘使更多保險公司願意承保的士,解決壟斷問題。

方向三:按駕駛表現定保費 免一竹篙打一船人

正如上文提到,的士保費是由車行或車主承擔,而保險的費用會在司機的車租反映,即無論該司機曾否索償,都要分擔增加了的保費。

這種做法,對車主或未曾發生過交通意外的司機而言,並不公平。航運交通界立法會議員易志明曾經建議,將車主和司機的保險分拆,車主只負責車輛硬件部分的保險,司機則需為個人駕駛行為負責,購買駕駛責任保險,經常發生意外者交較高保費,相反駕駛態度良好,保費自然較低,分拆保險亦可減低車主保費支出,變相車租亦可降低。[24]

有關建議其實與外國流行多年的按使用計費車險(Usage Based Insurance,簡稱UBI)概念相似。UBI是透過在車上安裝車載資訊系統[25]或利用手機軟件,收集行車里數、速度、時間及剎車頻率等數據,保險公司從中檢視司機的駕駛狀況,並調整保費。一般行車時間和距離較短或安全駕駛人士,保費會較低。[26]套用在的士行業,司機各自購買一份UBI,按個人駕駛行為付保費,理應可避免一竹篙打一船人的問題。而在車內增設監察裝置,亦可評估司機表現,或可向良好駕駛者作出獎勵(如保費折扣),及懲罰駕駛態度差的司機(如調高保費或收取額外費用)。

但要留意的是,上述建議較適合駕駛固定車輛的司機,例如司機本身是車主。但因為本港不少的士司機未必固定租用同一車輛,亦有不少兼職或替更司機,故難以利用車載資訊系統作行監測。若透過手機軟件進行,例如開工時打開軟件記錄,落更時關閉軟件,便必須配合嚴厲監管,否則難以避免有司機故意不作記錄,或在中途關掉軟件。

另外,若要求所有司機(不論全職、兼職或替更)自行購買保險,則有機會影響行業的靈活性,甚至令部分嫌麻煩的司機「劈匙」棄租,並減低新人入行意欲,無助改善行業生態。故若要採用相關做法,必須思考如何處理司機的顧慮。

總括而言,雖然社會就的士保費飆升的原因眾說紛紜,但只要的士及保險業界共同努力,總能從多角度探討解決方案,包括由的士業界抽出包攬訴訟的害群之馬、思考如何提升司機行車安全,減少意外等。如此一來,才能建構一個健康穩定的行業生態。

 

1 香港法律第272章《汽車保險(第三者風險)條例》第4、第6條,版本日期:2017年11月16日。
2 「運輸業界購買汽車保險」,交通事務委員會及財經事務委員會、交通運輸業保險事宜聯合小組委員會,立法會CB(4)680/20-21(02)號文件,2021年4月7日,第1頁;康思源,「車主必須買第三者保險? 一文睇清『三保』的保障及投保注意事項」。取自Bowtie網站:https://www.bowtie.com.hk/blog/zh/第三者保險/,最後更新日期2021年5月6日。
3 「的士」。取自運輸署網站:https://www.td.gov.hk/tc/transport_in_hong_kong/public_transport/taxi/index.html,最後更新日期2021年5月13日。
4 「運輸業界購買汽車保險」,交通事務委員會及財經事務委員會、交通運輸業保險事宜聯合小組委員會,立法會CB(4)680/20-21(02)號文件,2021年4月7日,第2頁。
5 吳卓峰,「的士車行加車租按金抵銷保費升幅 司機憂9月掀劈車潮」。取自TOPick網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735755/,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8月26日;「運輸業界購買汽車保險」,交通事務委員會及財經事務委員會、交通運輸業保險事宜聯合小組委員會,立法會CB(4)680/20-21(02)號文件,2021年4月7日,第2頁。
6 「解決的士保險費飆升的問題」,交通事務委員會及財經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4)493/20-21(01)號文件,2021年2月8日,第3頁;吳卓峰,「的士車行加車租按金抵銷保費升幅 司機憂9月掀劈車潮」。取自TOPick網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735755/,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8月26日。
7 「解決的士保險費飆升的問題」,交通事務委員會及財經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4)493/20-21(01)號文件,2021年2月8日,第3頁。
8 「二零一九年按車輛類別劃分的道路交通意外宗數」。取自運輸署網站:https://www.td.gov.hk/filemanager/tc/content_4994/fig3.4c.pdf,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0月21日;「二零一六年按車輛類別劃分的道路交通意外宗數」。取自運輸署網站:https://www.td.gov.hk/filemanager/tc/content_4866/fig3.4c.pdf,最後更新日期2021年3月18日。
9 鍾妍,「的士意外減仍加保費 3年加逾三成 保險界:賠償多加極都唔夠」。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652853/的士意外減仍加保費-3年加逾三成-保險界-賠償多加極都唔夠,最後更新日期2021年7月21日。
10 同7,第5頁。
11 「立法會八題:的士保險費」。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002/26/P2020022600345.htm,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2月26日。
12 「保監局:冀源頭降的士意外率賠償金額」。取自明報財經網站:https://www.mpfinance.com/fin/daily2.php?node=1603393433835&issue=20201023,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0月23日。
13 同7,第7頁。
14 同7,第7頁。
15 同4,第6至7頁。
16 同4,第7頁。
17 “MassDevelopment Announces Availability of Funding for Taxi & Livery Business Support Grant Program,” MassDevelopment, https://www.massdevelopment.com/news/massdevelopment-announces-availability-of-funding-for-taxi-livery-business-support-grant-program/, last modified August 21, 2020; “MassDevelopment Awards Nearly $4.5 Million to Improve Taxi and Livery Business Competitiveness,” MassDevelopment, https://www.massdevelopment.com/news/massdevelopment-awards-nearly-4.5-million-to-improve-taxi-and-livery-business-competitiveness/, last modified December 31, 2020.
18 「加強公共小巴營運安全新措施明日生效」。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204/12/P201204120388.htm,最後更新日期2012年4月12日;
19 朱海棋,「的士保費飆升業界斥百上加斤 保險業反指索償額高 包攬訴訟普遍」。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609545/的士保費飆升業界斥百上加斤-保險業反指索償額高-包攬訴訟普遍,最後更新日期2021年4月8日。
20 《行政長官2018年施政報告》,2018年10月10日,第264段;「5億資助巴士 裝限速器穩定系統」。取自香港經濟日報網站:https://paper.hket.com/article/2182520/,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0月13日。
21 “Discounts and savings,” ICBC, https://www.icbc.com/insurance/costs/Pages/Discounts-and-savings.aspx, accessed June 11, 2021; “Will your car insurance rates increase? ICBC is changing to a driver-based insurance model,” reliance, https://reliance.ca/2019/09/06/will-your-car-insurance-rates-increase-icbc-changing-to-a-driver-based-insurance-model/, accessed August 3, 2021.
22 Helen Loeb, “Preventing Crashes with Automatic Emergency Braking,” Children’s Hospital of Philadelphia, https://injury.research.chop.edu/blog/posts/preventing-crashes-automatic-emergency-braking, last modified May 21, 2020.
23 「無索償折扣NCD/NCB是什麼?」。取自AIG網站:https://www.aig.com.hk/zh/campaign-pages/what-is-ncb,查詢日期2021年6月11日。
24 陳明,「【艱苦經營】(1)保險賠償激增 的士保費狂飆 業界齊轟包攬訴訟猖獗」。取自堅料網網站:https://n.kinliu.hk/kinliunews/【艱苦經營】(1)保險賠償激增%E3%80%80的士保費狂飆%E3%80%80/,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2月22日。
25 結合遠程通訊、資訊技術和汽車電子技術,收集並傳送車輛的狀態訊息,同時可提供最即時的交通資訊與娛樂休閒服務。資料來源:「車載新時代來襲,你準備好了嗎?」。取自國家實驗研究院網站:https://www.narlabs.org.tw/xcscience/cont?xsmsid=0I148638629329404252&qcat=0I164512522332344267&sid=0J091553203602168918,查詢日期2021年8月3日。
26 “TELEMATICS/USAGE-BASED INSURANCE,” NAIC, https://content.naic.org/cipr_topics/topic_telematicsusagebased_insurance.htm, last modified May 27,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