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21-08-23 | 《星島日報》

「全職媽媽」能成求職優勢?



全職媽媽每日在家照顧孩子和家庭,習得一身本領,但當她們想重回職場,這些經驗卻不被重視,其間的工作空白期更會成為求職障礙。外國一班媽媽最近發起一項運動,鼓勵正在求職的母親將「全職媽媽」視作工作經驗寫進履歷中,冀為母親一職平反。作為僱主,應如何看待?

近年,男主外、女主內的刻板印象雖有改善,但從數據上看,女性照顧家庭仍是主流。根據統計處數字,在2020年,15歲及以上的女性料理家務者人口(不包括外籍家庭傭工)約為61.56萬,較男性的3.87萬人多近15倍。[1]而2018年數據亦顯示,25至54歲壯年女性中,45.8萬人沒有投身工作,當中九成曾經結婚,五分之四是母親,反映仍有不少女性為了照顧家庭離開職場。[2]

另外,智經分析統計處數據後發現,在2018年,40至49歲女性的勞動參與率約為七成(40至44歲:70.8%;45至49歲:70.0%),較25至29歲女性勞動參與率(84.3%)低超過10個百分點。由此可見,女性在婚育年齡暫離職場後,或未能重投勞動市場,以致30歲及以上女性的勞動參與率,持續低於25至29歲的高位。[3]

不過,並非每位女性都接受全天候料理家務,不少均渴望重拾事業。根據統計處2018年的調查結果,30至59歲的家庭主婦中,至少五萬人表示,如有切合自身需要條件的「合適工作」出現,會願意投身工作。[4]她們有些只在家待一、兩年便重返職場,亦有部分會待子女升上中學,無需全天候照顧,才重新找工作。然而,全職媽媽要再次踏足職場,並不容易。

職場空白期成就業障礙

全職家庭照顧者求職的難處之一,在於工作經驗欠奉,當中工作空白期較長的母親,尤其「輸蝕」。求職網站JobsDB去年9月訪問了香港435間不同規模的商業機構,發現70%僱主在招聘時,最着重求職者是否有相關工作經驗,其次為求職者的性格及態度能否配合公司文化(45%)、求職者的要求待遇(36%),以及其專業資格(32%)。[5]

的確,全職媽媽的職場空白期,或令部分僱主卻步,但她們從管理家中大小事務習得的技能,理應可為她們爭取一點分數。然而,現今社會對於全職媽媽的印象,仍停留於每天接送子女上學、做做家務,然後便無所事事[6],當中需要花費的心思、耐性和時間管理技巧均容易被忽略。故當她們求職時,要跟僱主解釋擔任全職媽媽期間的經歷,亦不易令人信服。

多項調查顯示母親頭銜不受歡迎

再者,母親的頭銜向來在職場上不受歡迎。有研究指出,美國僱主對於母親求職者的能力評分,比非母親低約10%,承諾評分則低約15%。他們對母親的要求亦較嚴格,包括容許遲到的次數較少,並要求她們在管理能力測試中,獲得比其他求職者更高的分數,才會考慮聘用。而母親的起薪點,也較非母親低。[7]這些發現,反映育有子女的女性正遭受「母職懲罰」,在職場上受到各式各樣的歧視。

有關情況亦發生在香港。香港中文大學在2018年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需要照顧子女的母親受聘機會為47.2%,較需要照顧子女的男性(69.7%),低超過20個百分點。[8]

而在一眾「媽媽級」的求職者中,全職媽媽面對困難尤其明顯。美國北卡羅萊納大學教堂山分校社會學助理教授Kate Weisshaar在2015至2016年間,分別以在職、失業和全職父母三個身份,向美國50個城市的會計師、財務分析師、軟件工程師、人力資源經理和營銷總監等職位,發送了3,374份履歷。結果發現,在職母親、失業母親及全職母親的回覆率分別為15.3%、9.7%及4.9%,即全職母親獲得回覆的可能性約是失業母親的一半,及在職母親的三分之一。[9]

雖然以上的實驗方法有不少可圈可點之處,例如履歷的實際內容是甚麼、如何確保僱主從履歷上可看出求職者是因為照顧孩子而放棄工作等,都值得商榷,但仍可作參考,了解僱主的想法。

當母親頭銜在職場處處碰壁,部分人為免麻煩,實行「秘密湊仔」(英語世界稱之為secret parenting),故意隱瞞自己有孩子,或盡量不在公司談及孩子的事情,以免被老闆認為,他們會因為孩子而減低工作的投入度,以及變得不可靠。[10]

的確,身兼母職的員工在工作上有其顧慮,例如在孩子生病時需要請假、因要照顧小孩而不能加班等[11],但若因此認定媽媽級員工不投入工作,並不公允,也會錯過一些能力出眾的人才。

料理家務技能豐富 優勢可應用職場

要擺脫社會的偏見,媽媽們在求職時必須證明自身足以勝任工作。但對於離開職場已久的母親來說,她們新近的工作經驗便是擔當全職媽媽的角色。那麼,全職媽媽是否如大眾認知般一無是處?美國的一項調查,可有助大家了解她們的「工作」內容。

美國果汁品牌Welch's訪問2,000位擁有5至12歲孩子的母親,發現以一星期七天計算,她們每周需「工作」98小時,即平均每日14小時。她們每天平均由早上6時23分,「工作」至晚上8時31分,平均休息時間僅約1小時7分鐘。[12]

至於媽媽們的具體「工作」內容,英國有調查統計,母親每日有59項必做任務,包括洗燙衣服、準備早午晚餐、陪子女做功課、幫子女收拾書包、倒垃圾等。59項任務看似十分瑣碎,但每一項都是每日生活必須處理的事務。雖說大可請丈夫、祖父母及傭工幫忙,但現實是,受訪的1,583名母親中,三分之二認為另一半過度依賴她們處理家中事務。[13]

 

 

以上提到的「工作」雖沒有學歷要求,也無需資歷認證,卻需要一定的技能支持,例如妥善分配時間,並以高效率完成所有工作;具獨立思考、解難並有效執行的能力,以助她們果斷地決定家中的大小事務,如為孩子報讀哪間學校;細心了解和滿足每個家庭成員的需要;及富有責任感等。[14]而這些技能若應用在職場,便可以轉化為善於聆聽及有耐性地處理客戶要求,同時在團隊合作上更有優勢。

當然,媽媽如需同時兼顧家庭和事業,可能因較多事掛心,影響工作效率。但這種情況並不局限於母親身上,父親亦有同樣問題。另外,未婚男女也可能受家人或感情困擾而影響工作。而且,有人力顧問指出,媽媽們一般期望工作穩定,以便照顧家庭,流失率相對低,老闆可節省招聘與培訓新人的人力成本。[15]

將「母親」一職寫進履歷 可成求職優勢?

話雖如此,歧視母親的情況仍然存在。為了幫母親平反,美國一個在職母親互助平台發起一項活動,鼓勵媽媽們將「母親」一職相當於其他職業般寫進履歷,冀推動消除工作場所中存在的偏見,並將「母親」的身份變成求職優勢。[16]

不過,一個看似簡單的舉動,真的可以為媽媽的待遇帶來轉變嗎?

履歷是僱主對求職者的第一印象,透過檢視履歷,僱主或人力資源部門可以了解求職者的學歷、工作經驗,以及擁有的技能,並篩走不合適的人選,故履歷上的一字一句都可能影響獲聘的機會。

但由於無法確認看履歷的人的取向,故將「母親」一職填進履歷可謂有危亦有機。機會在於,若幸運地遇到懂得欣賞母親技能的公司,或者負責招聘的人明白和體諒母親的苦況,有關經歷可能增加受聘機會。但一旦遇上對母親僱員有偏見的老闆,或由男性主導的公司,卻可能因此喪失受聘機會。[17]

而且,全職媽媽不算是職業,即使寫進履歷當作工作經驗,僱主亦未必認同。故此,媽媽們在填寫履歷時,宜先了解應徵公司的文化,例如有否提供家庭友善的措施、是否需要經常加班等,從而推斷該公司能否接受一名母親任職,再決定是否填上全職媽媽的頭銜。

母親職責可「外判」 展現能力仍是面試關鍵

值得留意的是,將母親一職寫進履歷的目的,是證明自己在職場空白期間,並非遊手好閒,而非藉此要求特別待遇。再者,全職媽媽因為比一直在職場打滾的人士少了幾年工作經驗,僱主難免擔心其力有不逮,甚至和社會脫節,無法在短時間內適應職場生活。故即使成功獲得面試機會,亦要想想如何證明自己的才能,否則「空口講白話」,只會給人自吹自擂的感覺。

另外,雖說不少母親「精通十八般武藝」,但對於僱主而言,要判斷求職媽媽的能力亦有一定難度,尤其現時不少家庭都有聘請外傭,或家有長者協助照顧孩子。故即使頂着全職媽媽的頭銜,亦不代表有負全職媽媽的責任。根據香港亞太研究所的調查,受訪的6,900名幼兒家長中,幼兒家庭照顧以母親為主(57.5%),其次是祖父母或外祖父母(22.9%),第三為外傭(14.9%)。[18]另根據政府2019/20年度統計,本港有僱用家庭傭工的住戶數目為355,700,佔所有住戶的13.4%,當中有12歲及以下兒童的住戶中,有僱用家庭傭工的比率為32.5%。[19]在這情況下,僱主要確認媽媽們的能力,可能仍要靠面試時,多詢問實際情況,甚或要求進行筆試,以評估其真實能力。

另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不少男士充當家庭主夫,料理家庭,人數由2001年9,200增至2020年38,700,廿年間大增三倍。[20]雖則佔比不多,但亦有想重回職場的爸爸反映,有僱主得知自己曾任全職爸爸,隨即由「想請」變為考慮[21],可見全職爸爸同樣面對求職困境,情況不容忽視。

每個僱主都希望聘請有才能的員工,全職媽媽雖然有工作空白期,但不代表能力較差,僱主只要給予機會,也可從中選出賢才。企業在規劃招聘政策時,也應考慮僱員的家庭需要,制訂家庭友善政策或指引,以提供一定的工作彈性,讓僱員更好地平衡工作與生活,同時為企業維持穩定的人力資源,達至雙贏。

 

1 《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統計數字(2021年版)》,政府統計處,2021年7月29日,第108頁。
2 「香港在職母親面對的機遇和挑戰」,《研究簡報2018–2019 第2期》,立法會秘書處,2019年7月,第1、7頁。
3 《生力軍何處尋:「後五十」彈起 香港人力策略再出發》,智經研究中心,2020年3月,第3頁。
4 同2,第14頁。
5 “Hiring, Compensation and Benefits Report 2021,” JobsDB, February 2021, p.66.
6 賴雅淳,「《82年生的金智英》掀起媽蟲討論,全職媽媽不滿遭歧視!」。取自錢雜誌網站:https://www.moneynet.com.tw/article/9504/,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11月26日。
7 Shelley J. Correll, Stephen Benard, and In Paik, “Getting a Job: Is There a Motherhood Penalty?”,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Vol. 112, No. 5 (March 2007), pp. 1297-1339.
8 《香港工作間的家庭崗位歧視之研究》,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華人家庭研究中心,2018年8月,第60頁。
9 Kate Weisshaar, “Stay-at-Home Moms Are Half as Likely to Get a Job Interview as Moms Who Got Laid Off,”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https://hbr.org/2018/02/stay-at-home-moms-are-half-as-likely-to-get-a-job-interview-as-moms-who-got-laid-off,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2, 2018.
10 Emily Oster, “End the Plague of Secret Parenting,” The Atlantic, https://www.theatlantic.com/ideas/archive/2019/05/normalize-parenthood-workplace-dont-hide-it/589822/, last modified May 21, 2019.
11 Wilma媽,「職場上的體諒不是必然 在職媽媽︰孩子生病要請假怕同事嫌煩」。取自TOPick網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267609/,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2月8日。
12 Olivia Petter, “Being A Mother Is Equivalent To 2.5 Full-Time Jobs, Survey Finds,” Independent, March 16, 2018, https://www.independent.co.uk/life-style/health-and-families/mother-equivalent-2-jobs-full-time-childcare-98-hours-work-mum-survey-a8258676.html.
13 Naomi Greenaway, “How does YOUR day compare? The average woman completes 59 tasks every day (including tidying, cleaning and nagging),” Daily Mail Online, https://www.dailymail.co.uk/femail/article-3344673/How-does-day-compare-average-mum-Women-complete-59-tasks-day.html, last modified December 4, 2015.
14 Meredith Turits, “Does motherhood belong on a resume?,” BBC, June 21, 2021, https://www.bbc.com/worklife/article/20210617-does-motherhood-belong-on-a-resume; X-Woman,「為什麼『全職媽媽』會是最好的員工?」。取自商周網站:https://www.businessweekly.com.tw/careers/blog/6625,最後更新日期2014年3月17日。
15 Dinezz Li,「全職媽媽 重投職場4秘訣 尋找友善上司最重要」。取自Money Smart網站:https://blog.moneysmart.hk/zh-hk/family/全職媽媽-重投-職場-秘訣-工作壓力/,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7月18日。
16 Meredith Turits, “Does motherhood belong on a resume?,” BBC, June 21, 2021, https://www.bbc.com/worklife/article/20210617-does-motherhood-belong-on-a-resume.
17 Meredith Turits, “Does motherhood belong on a resume?,” BBC, June 21, 2021, https://www.bbc.com/worklife/article/20210617-does-motherhood-belong-on-a-resume; 「做了3年全職媽媽重返職場:工資只有之前一半,害怕出一點錯」。取自古詩詞庫網站:https://www.gushiciku.cn/dl/0gVc6/zh-hk,最後更新日期2021年5月1日。
18 《幼兒教育與家庭照顧在香港》,香港亞太研究所,2017年7月31日,第12頁。
19 「受僱於短期或短工時的僱傭合約的僱員 聘請家庭傭工」,《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72號報告書》,政府統計處,2021年3月,第6及7頁。
20 《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統計數字》,政府統計處,2020年7月,第106頁。
21 鄭靜珊,「全職爸爸苦與樂│新手爸爸全職湊『孖B』兩年 最苦日日『哭喊雙聲道』 最樂成功入九龍塘名幼」。取自Oh!爸媽網站:https://www.ohpama.com/656609/專題/人物專訪/全職爸爸苦與樂│新手爸爸全職湊「孖b」兩年-最苦/,最後更新日期2021年6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