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21-12-27 | 《星島日報》

限車輛時速30公里 街道更安全易行?



不少國際都會的鬧市街頭,均有人多車多,道路交通繁忙的問題,導致人車爭路,險象環生。為減少意外,法國巴黎市政府今年8月底將市內大部分街道的限速,從每小時50公里降至30公里。[1]類似的做法,能否套用到香港?

政府於2017年施政報告,宣布推動「香港好.易行」,旨在締造行人友善環境,要將香港建設成為易行城市。[2]根據運輸署展開的研究,易行城市應有完善步行網絡,令市民「行得通」;提供安全高質的步行環境確保市民「行得妥」;步行環境亦要舒適寫意,讓市民「行得爽」;以及提供清晰方便的資訊,使市民「行得醒」。[3]

要讓市民「行得妥」,管理車速是方法之一。法國巴黎便自8月30日起,將大部分道路車輛限速,由每小時50公里降至30公里,只有香榭麗舍大道等主要幹道和環城高速公路獲豁免。此舉目的是減少交通意外,舒緩空氣和噪音污染,讓市民更好地共享公共空間。[4]

部分香港人看到上述措施,可能會感到意外,殊不知巴黎政府只是順應全球趨勢。聯合國在今年5月舉行的全球道路安全周,呼籲各地政策制訂者,在一些人車爭路的街道,限制車速於時速30公里。[5]而倫敦、阿姆斯特丹、紐約等大城市,其實已普遍並大範圍推行這個措施。[6]上海市2016年發布的《上海市街道設計導則》亦指出,在路網較為密集的公共活動中心、居住社區和產業社區,可以對支路(即次要幹道與街坊內部道路的連接線,以服務功能為主)限速設計為每小時30公里,以提供安全、舒適的慢行環境。[7]

支持論點:減少交通意外 降傷亡風險

支持限速30公里的聯合國和世界衞生組織指出,在發達國家,超速是道路意外致死的主要原因之一,平均時速每快一公里,撞車風險便會增加3%,致命車禍則上升4至5%。而減慢車速有助降低交通意外中行人受傷及死亡的風險,世界各地實施低限速的城市,也不乏減少交通意外傷亡數字的案例。其中多倫多自2015年限速降至每小時30公里後,道路交通意外下跌了28%,重傷和死亡個案亦減少三分之二。[8]

聯合國又認為,收緊車速限制有助建設健康、環保和宜居的城市。因為當街道更為安全,人們便會更多地步行和踩單車,這不僅有益健康,也會減輕對汽車的依賴,從而減少有害的汽車排放物,令城市更宜居。[9]

香港:深水埗試行 實際效益尚待評估

在香港,限速30公里的概念也正從醞釀步向試驗。香港專營巴士服務獨立檢討委員會在2019年建議運輸署物色適當的路段,例如行人較多的市區地點,試行低車速限制區,而限速或可定為每小時30公里。[10]政府當時回應指,已計劃於中環畢打街、德輔道中和深水埗試行收緊限速,並獲道路安全研究小組支持,又認為降低限速有助締造安全市區駕駛文化,鼓勵步行。[11]

運輸署去年11月起在深水埗區設置低限速區,並將試驗範圍由原定介乎欽州街和南昌街以及大埔道和荔枝角道之間的一大片區域,轉移並收窄至僅石峽尾偉智街一段。[12]署方正觀察及評估其成效,會視乎結果探討把措施推展到其他地區。[13]另外,南區區議會亦有意在區內五個遊人眾多的地點,設置30公里限速區試點。[14]

爭議一:加劇塞車問題

收緊車速限制看似好處多多,又獲得國際組織背書,但此建議也面對不少反對聲音,最激烈的無疑是一眾「搵食車」司機。有不少運輸司機質疑,市區交通一向繁忙,開慢車無疑會加劇交通擠塞問題,亦直接影響他們的生計。有巴黎的士司機表示,人們趕時間才乘坐的士,若他將時速維持在30公里,乘客會抱怨,但若其加快車速,又會被警方執法,使他無所適從。[15]對於運輸署擬在中環般的繁忙路段試行低車速,本港巴士工會接受傳媒訪問時直指,這與要求車長按章工作無異,又相信市民走路會更快,「巴士車龍長過萬里長城」。[16]

但支持低限速的一方認為,市區街道行車效率主要受制於路口距離短,燈號密集,而且日間交通繁忙,一般駕駛者的實際車速本來不高。設立低限速區對一般司機的行車時間沒有實質影響。[17]

事實上,各地政府在遊說地方議會、市民支持收緊限速時,也經常以實際汽車時速本來已低於30公里為理據,論證有關措施無阻交通。巴黎市政府特別指出,在巴黎市內行駛的車輛實際上很少達到這一車速上限,根據當局2019年對主要幹道的測量,從早上7時至晚上9時,85%車輛時速低於30公里,95%低於50公里。[18]

爭議二:實際車速低於30公里 多此一舉

然而,這樣的說法又衍生另一爭議:若然路段實際車速不高,收緊限速豈不是門面工夫,多此一舉?以運輸署有意試行低限速區的畢打街和德輔道中為例,署方曾於多個年度調查該兩條街道於繁忙時段車輛的行駛速度,結果均遠低於每小時30公里,畢打街2017年平日早上和傍晚繁忙時間,汽車平均時速更分別只有6及7公里。業界代表和立法會議員因此質疑有關試驗意義不大,批評署方只是為做而做。[19]

支持低限速的一方則反駁,有部分駕駛者在車流空隙高速行車,釀成危險,而低速限制可保持車速均勻,有助抑制急加速、急剎車的危險駕駛行為,同時提高司機對周邊環境的警覺性和反應,改善道路安全。[20]

 

 

緩速措施助建設安全環境

除了考慮交通是否暢順,社會在討論應否和如何限制車速時,還要顧及多項因素。事實上,世衞亦非提倡一刀切降低所有街道的車速限制,而是應制訂適合每條道路的速度限制,過程需考慮相關道路的功能、道路使用者的類型和組合、道路基礎設施的安全質素,以及車輛的耐撞能力和避免碰撞的能力。部分街道位處住宅區,或行人、騎單車人士等無保護使用者容易與汽車碰撞,危險性較高,適合限速30公里;而70公里則可實施在沒有行人使用,車輛可能迎頭衝撞的道路。[21]

另一方面,明文限制車速只是速度管理的方法之一,當局若想提升道路安全,也可透過其他速度管理措施,包括在道路設計下工夫,例如設置迴旋處、減速帶、改變道路彎角位弧度、曲折路形等,使駛過的車輛緩緩減速;當局也可鼓勵車主使用智能車速輔助系統,讓系統在駕駛速度高於標示速度限制時,提醒駕駛者放慢。[22]

巴黎市政府更是從整個城市規劃着手,創造行人友善的街道環境,包括重新設計街道,取消街邊停車位,增加單車專用道,並預計於明年在巴黎市中心建立一個交通限制區,禁止大部分車輛進入。[23]

香港人多車多路窄,限制車輛時速在30公里以下,究竟適用於甚麼區域和怎樣的路面情況,有待實驗證明。從城市規劃角度看來,創造安全街道和平衡道路需求,從來不能依靠單一措施,「行得妥」亦非易行城市的唯一標準。道路設計和交通管理需要按實際情況相互配合,才可往易行城市目標邁進。

 

1 艾娃,「巴黎實施城內行車限速30公里」。取自法國國際廣播電台網站:https://www.rfi.fr/tw/專欄檢索/法國風土人情/20210831-巴黎實施城內行車限速30公里,最後更新日期2021年8月31日。
2 「路政署轄下易行城市工程管理處及區域辦事處的人員編制建議」,交通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4)139/20-21(06)號文件,2020年11月,第1頁。
3 「關於我們」。取自香港好.易行網站:https://walk.hk/tc/aboutus,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5月30日。
4 艾娃,「巴黎實施城內行車限速30公里」。取自法國國際廣播電台網站:https://www.rfi.fr/tw/專欄檢索/法國風土人情/20210831-巴黎實施城內行車限速30公里,最後更新日期2021年8月31日;“Paris speed limit falls to 30km/h,” BBC, August 30, 2021, https://www.bbc.com/news/world-europe-58385502.
5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 News Alert,” UN Global Road Safety Week, https://www.unroadsafetyweek.org/en/news/news-item/t/world-health-organization-news-alert, last modified May 17, 2021.
6 「為何要試行低速限制?」。取自香港好.易行網站:https://walk.hk/tc/walkablehk/concepts/detail/01.why-should-we-carry-out-trial-for-low-speed-limit-zone,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5月30日。
7 《上海市街道設計導則》,上海市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2016年7月,第31及57頁。
8 “Low-speed are the heart of any community,”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https://cdn.who.int/media/docs/default-source/infographics-pdf/road-safety/21142_english_-streets-for-life-love30-campaign-infographic.pdf?sfvrsn=ec84289e_19, accessed September 27, 2021; “Streets for Life,” UN Road Safety Week, https://www.unroadsafetyweek.org/en/streets-for-life, accessed September 28, 2021.
9 “Streets for Life,” UN Road Safety Week, https://www.unroadsafetyweek.org/en/streets-for-life, accessed September 28, 2021.
10 倫明高、歐陽伯權、羅康錦,「香港專營巴士服務獨立檢討委員會報告」,香港專營巴士服務獨立檢討委員會,2018年12月,第210頁。
11 張雅婷,「【巴士車禍檢討】深水埗、中環年內試行低車速限制區 限速30公里」。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280326/巴士車禍檢討-深水埗-中環年內試行低車速限制區-限速30公里,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1月9日;張雅婷,「中環試行30公里限速區 畢打街已低至6公里 專家批政府為交功課」。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280800/中環試行30公里限速區-畢打街已低至6公里-專家批政府為交功課,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1月10日。
12 嚴卓衡,「設低限速區、交通緩行措施成世界共識」。取自眾新聞網站: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41874/低車速限制區-交通緩行措施-運輸規劃-41874/設低限速區、交通緩行措施成世界共識,最後更新日期2021年6月3日;「『要求運輸署在深水埗區合適街道積極推行低車速限制區、加設交通緩行裝置,進一步改善行人安全』書面回應」。取自深水埗區議會網站:https://www.districtcouncils.gov.hk/ssp/doc/2020_2023/tc/committee_meetings_doc/PTC/20348/SSP_PTAC_2021_32a_tc.pdf,查詢日期2021年9月27日。
13 「香港好.易行」。取自運輸署網站:https://www.td.gov.hk/tc/transport_in_hong_kong/pedestrians/w_city/index.html,最後更新日期2021年12月17日。
14 「南區5地點包括赤柱計劃限速30公里 減低車禍風險」。取自東網網站: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210511/bkn-20210511105832271-0511_00822_001.html,最後更新日期2021年5月11日。
15 Angela Charlton and Jeffrey Schaeffer, “30 kph max: Paris shrinks speed limit to protect climate,” Associated Press, August 30, 2021, https://apnews.com/article/europe-business-climate-environment-and-nature-paris-d6025224ed11f7cbd4ee3b20952e6ec3.
16 陳芷昕,「【巴士車禍檢討】工會反對繁忙地區限速:巴士車龍會長過萬里長城」。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280453/巴士車禍檢討-工會反對繁忙地區限速-巴士車龍會長過萬里長城,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1月9日。
17 「要求運輸署在深水埗區合適街道積極推行低車速限制區、加設交通緩行裝置,進一步改善行人安全」。取自深水埗區議會網站:https://www.districtcouncils.gov.hk/ssp/doc/2020_2023/tc/committee_meetings_doc/PTC/20348/SSP_PTAC_2021_32_tc.pdf,最後更新日期2021年4月7日。
18 同1。
19 張雅婷,「【巴士車禍檢討】深水埗、中環年內試行低車速限制區 限速30公里」。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280326/巴士車禍檢討-深水埗-中環年內試行低車速限制區-限速30公里,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1月9日;張雅婷,「中環試行30公里限速區 畢打街已低至6公里 專家批政府為交功課」。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280800/中環試行30公里限速區-畢打街已低至6公里-專家批政府為交功課,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1月10日。
20 「為何要試行低速限制?」。取自香港好.易行網站:https://walk.hk/tc/walkablehk/concepts/detail/01.why-should-we-carry-out-trial-for-low-speed-limit-zone,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5月30日;「要求運輸署在深水埗區合適街道積極推行低車速限制區、加設交通緩行裝置,進一步改善行人安全」。取自深水埗區議會網站:https://www.districtcouncils.gov.hk/ssp/doc/2020_2023/tc/committee_meetings_doc/PTC/20348/SSP_PTAC_2021_32_tc.pdf,最後更新日期2021年4月7日。
21 “Speed Management,”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https://www.who.int/violence_injury_prevention/publications/road_traffic/2pager-Speed-final.pdf, accessed October 5, 2021;「管理速度」,世界衞生組織,2017,第9頁。
22 「管理速度」,世界衞生組織,2017,第9及11頁;曾曉玲,「社會實驗:30公里限速做一條街未夠?」。取自明報OL網網站:https://ol.mingpao.com/ldy/cultureleisure/culture/20210530/1622312497548/,最後更新日期2021年5月30日。
23 “Paris speed limit falls to 30km/h,” BBC, August 30, 2021, https://www.bbc.com/news/world-europe-58385502; 珍妮特,「巴黎市中心設行人專用區是否推助房價漲」。取自法國國際廣播電台網站:https://www.rfi.fr/tw/專欄檢索/今日經濟/20210528-巴黎市中心設行人專用區是否推助房價漲,最後更新日期2021年5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