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國策解讀能源組合諮詢


房屋、基建及土地 | 2014-04-16 《經濟日報》 下一篇 上一篇

環境局正就香港未來的發電燃料組合諮詢公眾,當中提出兩個方案,分別是提高以天然氣作本地發電的比例,以及從內地電網購入電能。[1]其中向內地電網買電的建議,備受關注,理由是這不只關乎發電燃料組合,也涉及能源來源地的重新編配。另外,內地選用甚麼燃料發電,香港能否過問,內地供電的穩定性和售電價格,港方又如何控制,皆為此方案帶來的問號。

面對這些不確定,公眾自然期望多加了解。要減少疑慮,我們需要探討內地的電能政策和市場運作。

增清潔燃料

要了解為何會有向內地購電的建議,先要明白政府進行這次諮詢的背景。根據諮詢文件,本港現有的發電機組,部分行將退役。替換之時,正好思考發電的能源組合是否需要調整。

香港本地幾乎沒有可供發電的天然資源,兩間電力公司中華電力(「中電」)和香港電燈(「港燈」)的發電燃料,一向從外地購入,也有直接由內地輸入核能。參考2012年的數據,香港的發電燃料組合,以煤炭為主,佔53%,其餘依次為由內地大亞灣核電站經專線輸港的核能(23%)、天然氣(22%)以及燃油和可再生能源(2%)。[2]

鑒於發電是本地空氣污染物的主要排放源,佔溫室氣體總排放量的66%,港府自1997年已不再批准電力公司興建新的燃煤發電機組,現有的機組,亦將於2017年起陸續退役。[3]為進一步減排,環境局承諾在2020年前將碳強度[4]由2005年的水平降低五至六成。[5]方法之一,是採用更清潔的燃料組合。

兩個方案 成本均增加一倍

選擇甚麼燃料,取決於政府採取哪個發電方案。諮詢文件中,煤電比重被大幅削減,由55%降至10%或20%。政府提出的兩個方案,核能均佔兩成,餘下的部分,一是由提高本地天然氣發電比例填補,二是從內地電網購電。

兩者各有利弊。由於天然氣污染物排放低於煤炭,提高以其發電的比例,有望減少本地發電造成的污染。但天然氣的價格較高,價格波幅亦大,或導致本地電費上漲。諮詢文件估計,燃料成本及發電機組的設置,將令燃氣發電成本較2008至2012年間增加一倍。

至於向內地電網購電,除了額外的輸電成本,本地亦需投資設置後備發電基建,以應付用電量突然大增時的需求。相較於2008年至2012年間的發電成本,從電網購電的單位成本,預計將同樣增加一倍。

諮詢文件未有詳列兩個方案的電價計算方式。暫且假定政府的推算準確,下一步問的問題是,從內地電網輸電,技術上可行嗎?

引入內地電能 始於1990年代

其實早在1994年,香港已開始自內地輸入電能。中電現時由大亞灣核電站輸入的核電,滿足了本地近四分之一的電力需求。至於用於本地發電的燃料,目前香港的天然氣,部分也是經由內地的西氣東輸二線天然氣管道,自土庫曼輸入。

此外,內地的中國南方電網公司(南網),亦已經涉足本地電力市場。去年年底,中電聯手南網耗資240億港元,買下美資埃克森美孚在青山發電有限公司的六成股權,令南網成為青山發電第二大股東。[6]另有報道指,青山發電A廠在2012年7月意外停產,其間廣東向香港供電60萬千瓦,是1979年以來南網首次向香港售電。[7]

通過電網輸入及輸出電力,世界各地亦不乏例子。北美的加拿大、美國及墨西哥均有聯網安排。英國、瑞士及德國亦有從法國輸入電力。法國是全球最大電力出口國之一,主要燃料為核能,每年可賺30億歐元。[8]

因此,向內地購買電能,概念並不新鮮,技術亦可行,關鍵是會否得出兩地樂見的結果。

購電轉移碳排放?

據諮詢文件提出的方案,內地電力可經南網輸入。現時南網負責中國南部五省的電網業務,覆蓋2.3億人口。[9]文件稱,從內地電網購電可讓香港得到更多元化的能源組合,例如從雲南輸入的水電等。

但參考南網的資料,以煤、石油、天然氣等化石燃料發電的火電,依舊為南網電力的主要來源。去年9月底,南網總裝機容量2.14億千瓦,火電、水電和核電各佔53.1%、41.8%和2.9%。[10]當中水電的主要來源──雲南和貴州,均為季節性水電,旱季時的供電量會大幅減少。有學者指出,多年前南方五省電荒,就是因為夏季缺水,令水電驟降六成。[11]

再參考自南網購入九成電力的澳門。2008年,澳門電力公司與南網簽訂了一份為期十年的合約,透過珠海和澳門兩個電網相互連接,由廣東省珠海市輸入電力。不過合約未有訂明發電的來源或燃料組合,香港若以類似合約從南網購電,可能也無法控制未來的發電能源組合。

向南網買電,也有將減排責任「外判」的嫌疑。本地用電量在2008至2012年間的年均增幅為1.3%。若以年均增長率1%至2%的趨勢計算,預計2023年的總用電量將增至約500億度電。用電需求增加,如香港從內地買電,或許只是將碳排放轉至內地,無助紓緩全球暖化,並加重內地污染。

國策挺減排 核能再起

不過,我們也有毋需過慮的理由。在加快改善空氣質素的呼聲之下,內地政府正加速邁向低碳經濟,節能減排也是國家「十二五」規劃的重頭戲。

國家總理李克强在今年三月發表的最新政府工作報告中強調,內地今年將加緊節能減排,並控制能源消耗總量。國家會通過發展風能、太陽能、水電及核電,繼續提高非化石能源發電比重,在2013年,這一數字為22.3%。天然氣、頁岩氣的開採和應用亦成為重點。[12]

去年中國燃煤發電比例高達69%[13],「十二五」規劃下,政府目標在2015年前,將煤炭消耗比重降低到65%左右,並將天然氣佔一次能源[14]消耗比重,由2010年的4.4%增至7.5%。[15]

值得注意的是,備受爭議的核能發電,有重啟之勢。今年年初國家能源局宣布,將「適時啟動」核電重點項目審批。計劃今年將新增核電裝機864萬千瓦,較去年221萬千瓦的新增容量,增長近三倍。[16]日本福島核事故後,中國政府曾一度叫停核電項目的建設審批,2015年之前不批准內陸興建核電站。[17]核能重臨,若香港無法控制從內地購電的能源組合,核電佔本地供電的比例,或會高於諮詢文件所指的兩成。

內地加速電力市場化

除了能源組合,內地電力市場結構變化,也會影響香港向內地買電的實質操作。在內地,新一輪電力體制改革山雨欲來。現時距上次國家電力改革,超過十年。為打破壟斷,促進電價市場化,2002年國務院正式批准《電力體制改革方案》。[18]

該次改革可歸納為「政企分開、廠網分開、主輔分離、輸配分開、競價上網」,部分已經完成。如「廠網分開」,即將原先國家電力公司管理的資產按發電和電網兩類業務劃分。本港政府有意向其購電的南網,於該年年底掛牌上市,覆蓋廣東、廣西、雲南、貴州和海南五省。另一間電網公司國家電網,則負責其他區域的電網業務。五大發電集團亦於同期成立。[19]

目前國內電力行業的四個環節,包括發電、輸電、配電及售電。[20]當中發電環節已逐步開放競爭,輸電和配電則帶有壟斷性質,但最終電價仍由政府決定。沉寂十餘年,新一輪改革呼聲不絕。有報道指,國家能源局已在三月初將新電改方案上報國務院,電力交易會否進一步市場化成為重點。有指,電網將逐步退出售電市場,發電和用電企業可繞過電網自主交易,逐步由市場決定發電和售電價格,輸配電價則會跟從政府制定的價格機制調整。[21]

若上述改革方向成事,對於香港也是利好因素。因為倘若改革成事,國家電網及南方電網將主要負責輸配電,選擇發電企業的權力,將會分散,香港作為用家,理論上可與發電方直接對話,取得更大的議價空間。然而諮詢文件暫時只提出本港經由南網輸入三成電力,在現行體制下,選擇發電企業的權力,仍在南網手中。因此內地電力市場改革的結果,將會是本港是否向內地購電的重要變數。

內地能源需求大

除了電力市場的結構,內地的用電需求連年上升,輸電供港,會否加重內地電力供應負擔。據南網預測,今年廣東電力供應仍然超出內地需求,意味輸電供港也不會導致內地缺電。[22]但長遠而言,內地始終要面對能源短缺的挑戰。

英國石油公司去年發表世界能源統計指,2012年全球天然氣佔能源消耗總量的比重平均為23.9%,內地只有4.7%,有較大提升空間。[23]另據通用電氣去年發表的報告,中國天然氣需求量將以每年8%的速度增長,2025年的年需求量,將較目前增加1.6倍,達到近4,000億立方米。[24]內地天然氣需求日增,但港府與國家能源局已於2008年簽署《諒解備忘錄》,確保內地未來20年繼續向香港供應核電和天然氣。[25]

不過,去年下半年國家能源局發表的《南方電網發展規劃(2013-2020年)》預測,中國南方五省的用電量到2015年將達1.05萬億千瓦時,「十二五」年均增長8.3%,「十三五」(2016年2020年)期間則為5.3%。整體用電需求上升的同時,「西電東送」的規模也正隨着西部省市本身經濟增速,面臨挑戰。[26]

電價上升無可避免

電力短缺會否帶來價格上漲,又是另一問題。這令人聯想到連年增加的東江水收費。港府每年從廣東省購入東江水,滿足本地七至八成的用水需求。由於人民幣升值及粵港兩地出現通脹,2012年至2014年購買東江水的費用,年均增幅超過5.7%,三年的水費分別為35.38億、37.43億及39.59億港元。[27]

至於輸港電價,去年報載綠色和平關於發電燃料價格的調查,南方電網的「西電東送」模式為每度電0.39元人民幣(約0.5港元),與核電價格相若(0.52港元)。西氣東輸的天然氣成本最貴,為每度電1.09港元。[28]

諮詢文件提出的燃料組合方案之外,是否還有第三種可能?早前政府有意加大核電比例,但民間阻力較大。另受本地環境所限,低污染的可再生能源供應也很難大幅增加。調整能源組合的空間,似乎不大。至於發電燃料的來源,若不從內地輸入,便要考慮到海外採購的成本。不管是走哪一條路,可以確定的是,若要減少發電的污染,我們便要有繳交更多電費的準備。

 

 

1  《未來發電燃料組合諮詢文件》,環境局,2014年3月。
2  同1。
3  同1。
4  碳強度是指以每單位本地生產總值計的溫室氣體或碳排放量。
5 《香港應對氣候變化策略及行動綱領》,環境局,2010年9月。
6 「中電夥國企染紅港電廠」,《東方日報》,2013年11月20日。
7 「環團促西電東送取代核電」,《明報》,2013年11月4日。
8  Nuclear Power in France, World Nuclear Association, February 2014. http://www.world-nuclear.org/info/Country-Profiles/Countries-A-F/France/.
9  中國南方電網,http://www.csg.cn/gynw/gsjj/201310/t20131021_70288.html
10 同9。
11「環境局沒有告訴你的買電問題」,《信報》,2014年3月31日。
12《李克強總理作政府工作報告》,中國政府網,2014年3月5日。
13「國家能源局發佈2013年全社會用電量」,國家能源局,2014年1月14日。
14 一次能源又稱自然能源,它是自然界中以天然形態存在而不需加工轉換的能源。例如:煤炭、石油、天然氣、水能、太陽能、風能、生物質能、海洋能、地熱能等。http://www.gdse.gov.mo/chn/GDSE_Pages/info.asp
15「國務院關於印發能源發展『十二五』規劃的通知」,國家能源局,2013年1月1日。
16「國家能源局局長:堅決發展核電」,國家電網公司,2014年3月24日。
17「中國的核能發展」,中電集團,https://www.clpgroup.com/nuclearenergy/chi/industry/industry7_3.aspx
18《國務院關於印發電力體制改革方案的通知》,中國百科網,http://www.chinabaike.com/law/zy/xz/gwy/1333796.html
19「中國電力體制改革備忘錄及2002年改革大事記」,中國新聞網,2002年12月30日。
20 由發電廠輸送電力往各負荷中心的過程統稱為「輸電」,而由負荷中心配電至客戶樓宇則稱為「配電」。
21 「新一輪電改提上日程 電力體制改革方案呼之欲出」,《21世紀經濟報道》,2014年3月18日。
22 同7。
23 「內地增用天然氣 龍頭潤燃續擴張」,《iMoney智富雜誌》,2014年3月22日。
24《中國的天然氣時代:能源發展的創新與變革》,通用電氣,2013年11月。
25《回應兩地能源合作的幾個問題》,環境局,2008年9月22日。
26「國內首個“十三五”電網規劃出爐」,中國南方電網,2013年9月16日。
27「發展事務委員會2013年3月26日舉行的會議關於東江水的供應及水質的背景資料簡介」,立法會秘書處,2013年3月22日。
28 同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