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4-06-05 | 《經濟日報》

人才供應存隱憂 資歷認受有待提高



勞工及福利局早前發表報告,推算本港2022年將會欠缺11.8萬名勞工[1],較兩年前預計2018年出現1.4萬人手短缺[2],人力供不應求的差距大增七倍,令人擔憂。

政府自1989年不時進行人力資源供求推算,並評估不同教育程度的人力資源供求會否失衡。[3] 2000年代先後面世的兩份人力資源推算報告,預計2005年和2007年的人力供應分別為337.6萬[4]和335.3萬[5],並會出現4.2萬[6]和13.0萬[7]的人手過剩。事後回看,該兩年的本地勞動人口[8],實為333.8萬和341.2萬,與原先估算相差不到兩個百分點。

推算往績不錯,但2018年與2022年的推算數字實在差距太大,難免惹人疑惑,究竟是推算出錯,還是社會有病?

推算方法

要 檢視2018年和2022年的推算結果,首先了解其推算方法。兩份報告的人力供求數字,均假設未來本地生產總值的實質增長為每年4%,並建基於兩類資料推 算,一是統計數據,例如政府統計處的未來人口推算和各院校的教育統計數字;二是僱主、業界、商會及學者對人力需求的展望。[9]

以推算2018年的人力資源供求為例,當中的人力供應部分,主要是根據統計處2009年年中的人口推算,並參考統計處按年齡及性別劃分的勞動人口參與率,再計算出來。持單程證來港的內地人士,亦被納入統計。

至於人力需求部分,除了參照個別行業過往的人力需求趨勢和專家意見,也根據統計處的綜合住戶統計調查及各職業培訓機構的調查數據,推算不同經濟行業、職業組別和教育程度的人力需求。[10]

供應增速不及需求

而人力供求的差距在這四年間大為擴闊,究其原因,是兩份報告均預期,未來香港的人力供應增長速度,將持續落後於需求升幅。

其中2022年的推算數字,是以2012年為基準;2018年的人力資源推算,則以2010年為基準。雖然香港在兩個基準年份皆處於人手過剩,但供求差距明顯收窄,由13.6萬跌至4.4萬,跌幅超過三分之二,可見在2010至2012年,人力供應增長已追不上需求升幅。

而兩份報告均假設,這種狀況將會維持。其中以2010年為基準年的推算,是假設在2010至2018年間,供應和需求將分別平均每年上升0.6%和1.1%。[11]而以2012年為基準年的推算,則假設在2022年前,供應和需求將平均每年增加0.4%和0.9%。[12] 根據兩份報告的假設,香港勢將出現人手短缺,而且日益惡化。

當然,算式與現實,往往是兩回事。市場供求亦非鐵板一塊,市場參與者會因應環境變化作出調節。以香港的勞動人口參與率為例,在1986年為65.1%,較2012年的58.8%高超過六個百分點。[13]當 局更預期,有關數字在2022年會跌至58.0%。但如果未來數年人力市場出現變化,令勞動參與率重回1986年的水平,今天預見的人手短缺,便會變成人 手過剩。另外,香港未來是否真的能保持4%的年均經濟增長,科技進步會否取代某些工種,均會影響實際的人力需求。在政府的推算中,當本地生產總值每年平均 實質增長3%,人力資源供不應求將由11.8萬減至6.0萬。

錯在知識型經濟?

算式所呈現的將來,未必成真。假若屬實,我們也要小心解讀,避免捉錯用神。例如報告推算2022年香港將欠缺5.1萬名達學士學位程度的勞工,研究生供應則超出市場需求5.3萬。單看這兩組數字,或會覺得香港人好學得很,超乎職場要求。

然 而追本溯源,為令香港轉型為知識型經濟體,政府在2000年《施政報告》中承諾在十年內讓專上教育普及率提高一倍,由三成增加至六成,各大院校亦相繼開辦 自資專上學位課程,令政府提早五年達標。但大學教育普及,也意味學歷貶值。同樣手執「沙紙」,今天的大學畢業生,不再是天之驕子。一個學士學位在職場的競 爭力,大不如前。

於是有人選擇報讀研究院課程,補充競爭本錢,成為研究院產能過剩的原因之一。其他原因,還包括在職人士自我增值,為晉升或 轉行鋪路。對他們來說,修讀為期一或兩年的碩士課程,可能只是一種快速學習另一門知識的方法。他們的目標職位,未必需要研究院學歷。事實上,在 2010/11至2012/13學年,每年均有約三萬名本地學生,就讀本地院校的研究院修課課程。[14]這類課程一般較為實用,並非旨在培訓研究人員。研究院產能過剩,可能只是始於大學教育普及的假象。

提升資歷架構認受性 行業標準應更實用

這 種假象帶來的另一問題,是學歷達到一定程度的人,未必願意從事沒有特別學歷要求的工作,令這些工種長期缺人。雖說香港要發展知識型經濟,但在2012年, 要求初中及以下學歷的職位,仍佔全港人力需求的27.5%,於推算中的2022年,亦佔20.4%。在12年免費教育下,香港未來的新增勞動力,幾乎全部 都會達到高中程度,如何滿足這20.4%的人力需求,已經不易,何況在推算中的2022年,高中程度的人力需求已超出供應9.4萬,自身難保。

要處理人力供求錯配,提供職業訓練的學徒制,是其中一條出路。學徒制流行於德國、英國等地多年,香港也一直有提供職業導向的課程訓練。但學徒制多被認為是讀書不成的人士才會申請,認受性不如傳統高等教育。

為提升職業教育的認受性,2008年港府推出資歷架構,直接與部分職業導向的課程掛鈎,為從業員和僱主提供更清晰的進階路徑。目前安老服務、中式餐飲等19個行業,已在資歷架構下成立行業培訓諮詢委員會,負責制定該行業的《能力標準說明》。

《能力標準說明》(《說明》)列明各級別所需能力、有關的綜合成效標準,以及資歷級別和學分等資料,例如要晉升為珠寶業的業務經理,須能夠負責整體市場推廣,並掌握珠寶首飾潮流動向及文化發展。[15]不過,部分行業的要求似乎沒那麼實際。以中式餐飲業為例,點心師傅除了修讀廚藝烹飪,還須掌握市場營銷,甚至運用基本電腦應用軟件,也被列為選修課程。[16]學習多門知識固然無壞,卻也可能將部分經驗豐富,但實際工作時用不上這些知識的人拒諸門外。

擴大學徒制 增強僱主參與

資歷架構下的進修課程由香港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負責質素保證。學員接受培訓的目的,是希望在職場更好發揮,因此在課程設計和資歷認可方面,僱主的參與極為重要。

英 國政府曾委託企業家Doug Richard研究當地的學徒制,並就未來路向提出建議。這份名為The Richard Review of Apprenticeships的研究報告,於2012年底發表。作者在肯定英國職業教育的同時,指出學徒制已演變成政府主導的培訓項目,但僱主與學員的 緊密關係,才是學徒制的核心。因此,僱主應參與制定學徒計劃認證的評估標準及考核,政府則可以稅務優惠鼓勵僱主參與。[17]

回說香港,今年政府加大了對職業教育的資助,包括向職業訓練局學員發放津貼、向僱員再培訓局注資150億元,並設立十億元基金支持資歷架構發展。[18]在鼓勵僱主參與方面應否有更大動作,值得當局考慮。

 

 


1 《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2022年人力資源推算》,勞工及福利局,2014年5月20日。
2 《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二零一八年人力資源推算》,勞工及福利局,2012年2月16日。
3 「立法會四題:人力資源推算」,政府新聞網,2013年6月19日。
4 《二零零五年的人力資源推算報告》,財經事務局經濟分析組,2000年11月。
5 《二零零七年人力資源推算報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03年6月。
6  同4。
同5
8 「表A6:按經濟活動身分及性別劃分的十五歲及以上人口(1)(不包括外籍家庭傭工)」,《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統計數字二零零八年版》,政府統計處,2008年7月。
9 《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2022年人力資源推算》,勞工及福利局,2014年5月20日。和《二零一八年人力資源推算報告》,勞工及福利局,2012年4月。
10 《二零一八年人力資源推算報告》,勞工及福利局,2012年4月。
11  同2
12  同1
13  「表4.4:按年齡組別及性別劃分的勞動人口參與率」,政府統計處,2013年8月22日修訂。
14 《財務委員會審核2014-15財政年度開支預算》,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會議,2014年4月4日。
15 《珠寶業“市場推廣"範疇 進階路徑》,教育局資歷架構,http://www.hkqf.gov.hk/ind/tc/pdf/jewellery/Jewellery_Marketing_Detail_Post1.pdf
16 《中式飲食業能力標準說明第一版》,教育局資歷架構,2008年12月。
17 Richard, D. 2012. The Richard Review of Apprenticeships. London: School for Startups.
18 《二零一四至一五財政年度政府財政預算案》,2014年2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