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起電子書包上學堂


科技及創新 | 2014-06-11 《經濟日報》 下一篇 上一篇

教育局早前公布首份「電子教科書適用書目表」[1],向醞釀多年的電子教學打響頭炮。100間公立學校經當局篩選後將參與為期三年的電子學習發展計劃[2],並有望在今年九月率先使用新推出的電子教科書。

電子未必平過紙本

學界和傳媒卻唱淡,認為出版商未有積極開發,令部分科目未有電子教科書。[3] 本港引入電子課本的原因之一,是為了平衡連年增加的紙本書價格。參考電子教科書價目表,雖然整體售價低於印刷本約三成[4],但部分科目卻較實體書貴約百分之五[5], 反而加重了家長負擔。而電子書的載體,如iPad、Kindle等電子閱讀器,亦價格不菲,維修保養費用會否拉高整體課本開支,仍是未知之數。另外,恒生 管理學院商學院院長蘇偉文撰文指,閱讀器記憶體有限,未必足夠容納學生日積月累的電子課本。到時家長或須購買更新版本的電子閱讀器。[6]上述開支,不論由家長或是政府買單,也違背降低書價的原意。

站在電子書開發商的角度,除增加聘請人員及技術開發的成本,著作權亦是無法迴避的問題。設計電子教材最簡單的方法,是參照紙本教科書的內容,加強互動概念。但當初未有取得原作者電子版授權的書商,便要為此額外投資。

學校網絡基建尚待完善

學校無線網絡等基礎設施不足,是本港推行電子教學的另一挑戰。教育局稱,約1,000間公營學校中,只有不到一成學校的課室配備有足夠無線網絡連接以有效使用電子教科書。[7]政府去年九月發表的《數碼21》諮詢文件承認,雖然大多數中小學已有不錯的寬頻覆蓋,但課室的Wi-Fi無線上網能力,仍不足以支援有效的電子學習。文件建議為每間官立及資助學校提供Wi-Fi無線上網服務。[8]

今年年初,立法會財務委員會通過撥款,當局向計劃下的100間學校投資3,500萬元,設置所需的Wi-Fi環境。教育局的目標是在三年內為1,000所中小學設置無線網絡,連同軟件,可在五年內完成建立整個電子學習平台。[9]換句話說,使用電子教科書的基礎建設,不會在短期內成形。

數碼教育革命始於1990年代

相 較其他地區,本港電子教科書市場起步不晚。1998年政府銳意推行資訊科技教育,先後三次發表資訊科技教育策略,期望將資訊科技融入教學。教育局的目標由 以課本為主導、教師為中心的教學模式,轉向互動和以學生為中心的學習模式。2008年成立的「課本及電子學習資源發展專責小組」,翌年首次對電子學習發展 提出政策建議,指教育局應通過試驗計劃探索各種發展模式,推動學界和業界參與電子學習資源的發展。其後,政府分別在2012和2013年推行兩個階段的電 子教科書市場開拓計劃,今年5月初公開的電子書單,正是第一期計劃下開發的首批電子教科書。

全球教育界掀起的數碼革命,始於上世紀九十年代,美國德克薩斯州在1995年將「課本」的法定概念擴展至「電子課本」,即透過電子方式傳送資訊的教材系統。[10]進入21世紀,尤其自2010年至今,各國政府和學校紛紛訂立政策,制定教科書電子化時間表。2010年加拿大Blyth學院啟用電子閱讀器,希望在五年內逐步以電子教科書取代中學的紙本教科書。[11]日 本於同年開展的「未來學校計劃」(Future School Promotion Project),在十間小學試用電子教科書,並為全部學生提供平板電腦,在課室裝置互動電子白板。當地政府更設定目標,在2020年前實現全國學生每人 一台電腦,擴大資訊科技在教學中的運用。[12]

取代紙本 知易行難

新加坡政府在2006年提出的十年教育計劃,同樣以電子媒介打造「未來學校」。由當地政府資助的新加坡海星中學,於2010年訂立新規,要求每位學生入學時必須購置蘋果電腦,用於課室學習。貧困學生則可向學校申請經濟援助。[13]

美國佛羅里達州政府的決心更大,於2011年宣布將在2015年前汰換傳統教科書,屆時公立教育機構(幼稚園至高三),將全面使用電子教材。[14]

以 上地區均期望以電子教材取代紙本教育,但成效難料。作為教育資源的補充品,南韓政府也曾花費數百億韓元,可惜效果不盡人意。南韓曾計劃在2015年前實現 中小學無紙教學工程。不過當地教育部門配發給中小學的光碟版電子教科書,八成學生並未使用。理由是光碟版電子書只是紙本教材的電子文檔,學生情願攜帶紙本 上學。[15]

審批嚴謹增加開發風險

由此可見,電子教材內容編制,並非單純的搬字過螢幕,還需要 額外的設計工夫,例如加強多媒體及互動元素。回到教育局最新公布的電子書目,當局原本批出13間出版社共30套書申請,但最終只有9間的16套課本推出市 場,小學主科中,只有中、英、常識有電子書,數學科則無人開發。已有學校表明,在課本科目齊全之前,不會採用電子教材。教育局稱,未列入書目表的電子課本 內容及設計均有待完善,若今年八月底前完成送審,並於其後通過,可供學校於2015/16學年使用。

電子教材的開發機構參與度不高,部分更中途退出[16],或與頗為嚴格的申請門檻有關。為保證教材質素,機構須與政府簽訂為期六年(非牟利機構)或四年(其他機構/公司)的協議,作出訂價承諾和質素控制,並按規定提交預算、進度報告或審計賬目。[17]此外,當局對電子教材的格式有嚴格規定,有開發機構因產品未能兼容不同電腦平台的操作系統,無法趕及今年送審。

教育局嚴格的審批制度,早被指為傳統教科書高成本的原因之一。現行三三四學制下,教育局要求出版社一次過將各科的核心課本及選修單元一併送審,才會獲得評審,而且只要其中一本不能通過評審,全套書皆會被評為不推薦予學校使用的課本。加上編製一套教科書需要兩至三年[18],投資期長,風險高,成本高企不足為奇。在電子教科書時代,審批制度能否增加彈性,值得討論。

事 實上2007年以來本港出版業持續不振,出版界別增加價值由174億降至2012年的140億港元,跌幅高達兩成,與整體文化及創意產業的五成升幅形成鮮 明對比。雖然出版為文化創意產業的第二界別,但佔比卻在五年間(2007-2012)由26.8%大跌至14.4%,出版從業人員數目也在呈跌勢。[19]出版業漸趨衰微,本港生育率低企,未來學生減少,開發電子課本所需的勇氣,不足為外人道。

開放教育資源 有助開拓市場

為 鼓勵市場開發更多電子資源,美國華盛頓州的做法值得參考。該州政府與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共同資助,將課程教材在網絡公開,並成立開放課程圖書館(Open Course Library),一是為了減輕學習成本,也希望吸引公眾共同編製互動教學的教材。截至2012年,該項目已編製了81類電子教科書,可供40萬學生免費 於網上使用。有學者指,開放的數碼化教育資源,比實體產品更容易整合,有望刺激電子教科書的增長。[20]

除了政府補貼,美國出版商 Flat World Knowledge也曾主動提供免費電子教科書。但出於財務考量,項目於五年後停止。不過用戶支付不到40美元便可獲得電子教材,較動輒貴三四倍的印刷本已相當便宜。[21]

但須注意,美國的教科書電子化進程,是由大學逐漸推行至中小學,上述免費電子教材,多限於大學校園,且未經學術評審,質素參差,延伸至基礎教育,相信會遇到不少難題。

從 國際經驗來看,電子教科書市場的發展,均匯集政府、學校、出版界、科技界、甚至公眾的共同參與。雖然成功的例子不多,但電子閱讀的風氣漸次形成,卻是不爭 的事實。過去五年(2009-2013),本港公共圖書館總體借閱量減少了620萬人次,但電子書的借閱次數,卻在去年增長超過三分之一。[22]開發電子教科書,大概不用擔心新一代是否願意閱讀,網絡基建、審批制度等,更是關鍵。

 

 

 

1 「教育局公布首批『電子教科書適用書目表』」,政府新聞網,2014年5月2日。
2 《電子學習學校支援計劃》,教育局,2014年5月16日。
3 「電子課本配套支援刻不容緩」,《星島日報》,2014年5月6日。
4 「教育局公布首批『電子教科書適用書目表』」,政府新聞網,2014年5月2日。
5 「電子課本登場 平實體書8至60%」,《香港經濟日報》,2014年5月3日。
6 「龍七公:教科書電子化不代表家長負擔減少」,《東方日報》,2014年5月6日。
7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支援學校使用電子教科書以利便教與學及提升網上學校行政及管理系統》,教育局,2013年12月。
8 《2014數碼21資訊科技策略》,商務及經濟發展局,2013年9月。
9 『推電子書 變鼓勵「無限」上網』,《大公報》,2014年2月5日。
10 「選定地方使用和研發用於學校教育的電子學習資源」,立法會秘書處,2009年5月6日。
11 《中小學電子教科書政策推展之評估整合研究研究報告》,台灣教育部委託台北市立教育大學、國家教育研究院,2012年12月31日。
12 Sachiko Imaizumi Kodaira and Seiji Watanabe, “The Diversifying Media Environment of Japanese Classrooms and Educational Content,” NHK Broadcasting Culture Research Institute, October 10, 2013, http://www.nhk.or.jp/bunken/english/reports/pdf/report_13101001.pdf.
13 Miss Vanda, “New rule: All students to purchase Apple MacBooks,“ The Asian Parent (Singapore edition), http://sg.theasianparent.com/singapore-digital-education-hub/.
14 Marlene Sokol and Jeffrey Solochek, “Florida looks at taking school textbooks completely digital by 2015,” Tampa Bay Times, February 16, 2011, http://www.tampabay.com/news/education/k12/florida-looks-at-taking-school-textbooks-completely-digital-by-2015/1152138。.
15 《中小學電子教科書政策推展之評估整合研究研究報告》,台灣教育部委託台北市立教育大學、國家教育研究院,2012年12月31日。
16 『電子教材恐「爛尾」 三分一「失蹤」』,《文匯報》,2013年9月16日。
17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電子教科書市場開拓計劃》,教育局,2012年5月14日。
18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會議香港教科書出版的現況介紹》,2009 年5月11日。
19 《香港統計月刊:香港的文化及創意產業》,政府統計處,2014年3月。
20 徐新逸,賴婷鈴(2013年8月),國際經驗對台灣電子教科書發展之啟示,教科書研究第六卷第二期,1-31。
21 Flat World Knowledge official website. http://catalog.flatworldknowledge.com/
22 Johnny Tam, “Smartphones blamed as Hongkongers lose interest in the city’s librarie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May 12, 2014, http://www.scmp.com/news/hong-kong/article/1509970/libraries-lose-their-readersh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