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康樂文化及藝術 | 2014-06-20 | 《經濟日報》

由工業大廈到創意工業聚落



上環元創方落成試業,吸引了公眾的目光。媒體上報導紛陳,為香港文化藝術風景添上一筆濃彩。2009年施政報告提出本港六大優勢產業的概念,文化及創意產業正是其中之一。元創方和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下稱「創藝中心」)均屬政策促成的計劃,分別透過活化工廈和歷史建築,為文創產業提供發展空間。

文化藝術及創意的生成與其他產業迥然不同,智經評論以往論及市區重建需要顧及形成群聚的中小企業,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亦應如是。[1]發展高增值的文化消費空間之餘,亦要關注中小型創意工作者的生存空間。完成歷史使命的工業大廈,提供了創作場地及形成聚落的機會,亦為本地文化及創意產業發展保留了生產的空間。

本地的文創生產聚落

從產業發展的框架審視本地文創發展,元創方的構想,為產業提供了文化消費空間,連接社會公眾及市場。然如同發展其他產業的考慮一樣,舖面雖在,貨從何來?政策對文化創意生產,又有多大影響?這些都是政策制定中急需思考的問題。

藝術發展局2009年發表的牛棚藝術村研究報告,為本地藝術聚落作出分類,包括如火炭及觀塘等工廈的聚落、聚合於政府物業的混合式藝術村(如油街及其後的牛棚)私人資助的藝術村(如於灣仔,由熱心文藝的業主提供低廉租金的富德樓),及由志願團體營運的藝術村(如創藝中心)[2]。上述本地文創聚落場地的租金水平,早年均十分廉宜,給予不同文創工作者聚合的機會。

棲身於工廈的藝術村

火炭的藝術工作室聚落,就是香港其中一個自由聚合的創意空間。2001年,一批中大藝術系畢業生看準火炭工廈租金廉宜,在該地設立藝術工作室創作,自此火炭工廈開設的藝術工作室越來越多,形成一個本地藝術圈所共知的藝術社區。[3]

2003年,多個火炭工作室自發舉辦開放活動,向外界介紹其創作,其中稱為「伙炭」的工作室開放活動,逐漸為人認識,2007年更獲信和集團贊助,令活動備受關注。火炭工廈的相宜租金,給予經濟條件稍遜或新晉的藝術家一個落腳點,提供機會予有志於創意工業的人士,多元的土壤,亦能為城市提供更多的創意生命力。

「紅館」在工廈

九龍東林立的工廈,亦為文創工作者提供聚腳點。觀塘有豐富的獨立音樂生態圈,著名獨立音樂表演場地Hidden Agenda負責人黃津珏就嘗言觀塘工廈或有過千隊獨立樂隊。除樂隊雲集,更有樂器維修、樂器商店、錄音室及表演場地等週邊產業,構成一完整生態圈。[4]

Hidden Agenda為本地獨立樂隊的「紅館」,亦是外地獨立樂隊訪港的熱門表演場地,但卻囿於工廈條例,一直遊走於法律的邊緣。2008年起4年內被逼搬遷3次,2012年更試過表演進行途中遭消防處上門調查;地政總署亦曾發警告信,指其違反工廈使用條例,必須遷走。[5]

儘管多年來掙扎求存,Hidden Agenda曾被選為本港最佳音樂演出場地[6],亦吸引了外地文化界的關注。年前台灣文化部長龍應台訪港,便與其負責人及其他文藝工作者交流,分享台灣文化政策中有關音樂表演的措施。[7]

鑽石山下的劇團聚落

新蒲崗亦有不同的戲劇團體進駐,藝術推廣組織Loft Stage自2001年起扎根工廈,為本地戲劇團體提供練習場地,亦予小型藝團進駐,逐漸於周邊形成一個以劇場藝術為主的藝術聚落。[8]Loft Stage又有自設黑盒劇場,場地佈置、設備均能隨創作者意願改變,實驗性強,吸引不少團體租用綵排,而其創作亦散見於香港藝術節及其他本地劇院。[9]

Loft Stage身處的新蒲崗工廈區,當中工廈亦於活化工廈推出後有價有市,場地租金每年提升,令負責人不敢擴充營業。2012年負責人受訪時,新蒲崗工廈呎租已自活化工廈政策推出前3至4元,升至6至8元。[10]剛過去的四月,更有人以每呎14及15元承租。[11]炒風席捲下,有心的文創企業能在工廈堅持多久,令人擔憂。

上述隱身於工廈的文創聚落未必為廣大市民所知,但在鎂光燈焦點以外,一個又一個自發形成的社群為不同的文創工作者提供嘗試的機會,在工廈幽深的角落中燃著一點點創意的火種。

當自發聚落遇上活化工廈

活化工廈的措施於2009年施政報告提出,配合發展六大優勢產業,以助香港往知識型經濟轉型,透過放寬規限及鼓勵重建,為不同產業提供適合的發展用地。其主要的三項措施,包括降低重建非工業區工廈的門檻;容許業主按重建後實際密度進行土地補價;以及若土地補價超過2,000萬元,容許業主選擇以固定利率分期支付,且容許改裝工廈的業主申請豁免費用。政府期望透過活化工廈,促進文創產業發展。[12]

從措施實行至今年4月底,共有107幢工廈申請免補地價全幢改裝,當中79幢獲批,當中四成位於九龍東。加上獲准重建的15幢工廈,全港已有94幢工廈成功活化,約佔全港1,000幢處於非工業地帶工廈的一成。[13]

活化四年,棲身工廈的文創工作者未見其利,先受租金上升及業主收樓所的困擾。2011年由火炭、觀塘、新蒲崗、長沙灣、大角嘴及石硤尾六個地區的工廈藝術家,組成「工廈藝術家關注組」,並發表立場書,力陳活化工廈措施忽視藝術生產過程的空間需要,而且鼓勵炒風,令藝術家無法抵抗,唯有離開,難得形成的聚落亦一夕瓦解。[14]亦有曾於觀塘租用工廈單位的獨立音樂人,因租金上漲,要遷往荃灣,地方小四分之三,藝術家聚落也要重新建立。[15]

藝術發展局2010年進行有關的調查顯示,曾經聽聞活化工廈措施的工廈使用者中,有57.6%認為政策帶來負面影響,其主因為擔心租金或負擔增加(82.4%)及被迫搬遷(4.4%)。[16]如今回看,當年藝術工作者的擔憂,似乎一一應驗。

關注文化藝術中小企

香港六、七十年代製造業黃金時期已過,北上的企業遺下大批工廈無人認領。文化創意工作者進駐,以文化藝術「工業」「活化」老去的工廈。這是遠在政策出台前已成之趨勢。反而在活化工廈政策推出後,卻收窄了早年自發「活化工廈」者的生存空間。

釋放土地價值,無可厚非,但香港要走上產業多元之路,也得思考不同產業的生存空間。何況在2012年,文化創意產業的增加價值為978.3億元,佔本地生產總值4.9%[17],較被指是香港四個主要行業之一的旅遊業還要多。業界的生存空間,值得關注。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部及獨立媒體2012年舉辦了有關文化及創意產業的沙龍,提出對「文化藝術中小企」的關注。[18]文化藝術中小企的發展潛力十分巨大,如由本地創作人詹瑞文創立的文化娛樂企業PIP,就成功進行跨界別合作,與時裝品牌佐丹奴合作進行推廣。

工廈之於文創中小企,是透過群聚效應累積經驗及創作靈感,獲得進一步向上流動的基礎。有指當局鑑於工廈樓價颷升,正考慮為活化申請訂下死線,於2016年後不再設有特惠安排,以免扼殺中小企的生存空間。[19]若消息屬實,相信會是文創工作者的佳音。

 

 


1  「延續舊城窄巷的經濟活動」,智經研究中心,2014年1月20日。
2   “Research on Future Development of Artist Village in Cattle Depot,” Hong Kong Arts Development Council, July 2009.
3   林東鵬,「從火炭到『伙炭』」,《二十一世紀雙月刊》,2007年6月號。
4  「香港音樂村」,《明報》,2012年11月18日。
5  「地署趕絕工廈Band友」,《東方日報》,2012年1月3日。
6   “A hidden agenda?” Time Out Hong Kong, June 6, 2011.
7  「龍應台終於明白了! 為什麼香港容不下Hidden Agenda」,《明報》,2012年12月18日。
8  「藝團紛進駐新蒲崗工廈」,《信報財經新聞》,2009年9月17日。
9   Loft Stage網站資料,http://loftstage.com/?page_id=95
10「呎租六至八元 新蒲崗工廈回報達五厘 藝團落腳熱區」,《星島日報》,2012年3月19日。
11「新蒲崗連錄高市價租賃」,《成報》,2014年4月23日。
12「立法會二題:活化工廈措施」,政府新聞公報,2014年2月19日。
13「工廈活化擬2016結束」,《明報》,2014年5月25日。
14「工廈活化狂加租逼遷藝術家」,《星島日報》,2011年4月26日。
15「觀塘工廈加租 音樂人轉場荃灣」,《明報》,2014年5月25日。
16「使用工廠大廈進行藝術活動的現況及需求調查報告」,香港藝術發展局,2010年12月。
17「香港的文化及創意產業」,《香港統計月刊》,政府統計處,2014年3月。
18「文化維穩與起義之四 由下而上的創意──本土與跨界:思考文化創意產業政策」,《文化研究@嶺南》,第三十期,2012年8月。
19 同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