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醫療衞生與健康 | 2014-06-23 | 《星島日報》

「港」中醫 大不易



政府正籌備在將軍澳興建本港首間中醫醫院,並擬交由非牟利團體營運。將中醫服務由門診擴展至住院,對市民和業界皆屬喜訊。然而計劃細節亦非毫無爭議,建議中提到以中西醫協作及自負盈虧的方式運作中醫醫院,便招致不少中醫界人士質疑。早前更有六十名中醫師聯名撰文,指如果照搬內地「中西醫結合」模式,可能令正統中醫邊緣化,認為要真正做到病有所醫,必須以公營方式,中醫主導。[1]

業界對成立中醫醫院的擔憂並非空穴來風,無論是醫院營運模式,還是人手配置的複雜性,均可從中港兩地的中醫體制窺探一二。

從基層護理到住院服務

本港醫療體系沿襲英國,一直以西醫為基礎。醫院管理局(簡稱「醫管局」)下42間公立醫院、醫療機構和121間門診按所屬地域劃分為七個醫院聯網,構成公營醫療體系。探尋中醫發展的行走軌跡,1999年,《中醫藥條例》的制定,為本港中醫藥規管及發展奠定了法定框架。2001年當局表明會將中醫藥引入公營醫療機構,長遠期望中西醫藥在公營醫護體系內能夠互相配合使用。[2]

中醫發展卻較預計緩慢,現時中醫工作仍集中於基層護理及普通科門診服務的層面,並以私營市場更為活躍。2000年政府曾表明,最終目標是提供中醫藥醫院服務,因此計劃先試辦中醫門診。[3]2003年醫管局首間中醫門診投入運作,政府設想在2005年年底前,共開設18間中醫門診,結果當年只達目標一半[4],第18間要到今年才啟用。[5]

去年當局成立中醫中藥發展委員會,在既有的中醫藥規管制度基礎上,研究設立中醫住院服務、促進中醫藥研發及鼓勵中西醫結合治療等措施的可行性。[6]時隔一年,今年年初發表的施政報告公布,當局已預留原本作私家醫院用途的將軍澳地皮,作中醫院之用。[7]

中西並行 誰主誰次

傳統中醫是以陰陽五行學說為基礎,望、聞、問、切四種診法解讀身體病患,可以看成是一門哲學。西醫則依靠儀器設備診斷病情,理論基礎是科學。本地醫療體系如何兼容兩者,是一項挑戰。

政府稱,考慮到本港醫療體系以西醫為主,中西醫協作的模式在目前相關法例及行政框架下最為可行。但該種模式之下,中醫主導還是西醫主導尚存爭議。目前有20多間公營醫院提供中西醫結合服務,但住院病人只能在西醫批准的情況下才可接受中醫治療。由於中西醫長期缺乏溝通,中西醫病歷資料尚未互通[8],不少西醫對中醫認識不深,病人由申請至轉介一般需時一個星期,可能錯過中醫治療的最佳時機。[9]因此業界希望中醫醫院能夠推行中醫先行,西醫輔助的方式。

醫管局現正籌備推行「中西醫協作項目」先導計劃,由中、西醫專家組成的小組,就中風康復、下腰背痛症及癌症紓緩治療三個病種擬訂臨床方案,希望有關經驗日後可應用在中醫醫院內。[10]該計劃預計在今年年中啟動,並於以西醫為主的公立醫院進行,最終能否探索新徑,解決上述中西醫缺乏溝通所造成的問題,值得關注。

「中」學「西」用

或許有人會問,交由中醫主導,問題不就解決了嗎?不管這是否靈丹妙藥,但本地中醫師對醫院運作並不熟悉,由他們主導的中西醫協作,必須考慮這些管理問題。聘請富有經驗的內地醫師,可能有助管理。事實上,目前醫管局中醫診所的高級醫師,大部分也是從內地聘請的老中醫。[11]

問題是,現時內地中醫院其實也稱不上由中醫主導,而是大多採取「中西醫結合」的模式,以中、西醫混合治療,因此出現不少西醫臨床為主的「中醫主任」,用儀器斷症的中醫師亦大有人在。用業界的話說,「牧師管寺廟」的現象已是常態。多年前亦有內地醫生抱怨,學的是中醫,但西醫知識和英語佔據醫師考核內容的一半,實習階段也多數輪轉於西醫病房。[12]

有中醫師甚至指稱,為了升職,中醫師要爭先發表學術論文,分薄訓練中醫基本功的時間[13],「中醫博士不會用中醫治病」的現象普遍存在。[14]若以上各種說法屬實,由這些「中醫」主導香港的中西醫協作,只會令人憂心。

說到底,內地中西醫結合之路也在摸索階段,香港如何取之精華,將會是「中西醫協作項目」先導計劃的重大挑戰。

自負盈虧 虧了誰

至於中醫醫院的運作方式,目前尚在探討,政府初步意向是交由非政府機構以自負盈虧形式營運,並承諾採用非牟利模式,充分照顧病人的負擔能力。[15]醫院也會同時擔當臨床、教學和科研職責,與目前醫管局轄下中醫診所的功能相似。

醫管局轄下的中醫診所,由醫管局統籌中藥配劑及管理電子臨床管理系統,非政府機構負責日常運作,診所的培訓和研究計劃,則由大學負責。[16]名義上為公營,政府對中醫門診服務的補貼率卻只有50%,不計科研元素,更僅為37%。[17]換句話說,其餘部分診所須自負盈虧。

當局曾經表明,無意大幅補貼中醫診所,衝擊私人市場。因為私人執業的中醫藥服務已頗為全面,收費亦為市民所能負擔。相對公營西醫,醫管局中醫門診的診治費用較高,每次繳費120元(包括診金80元和藥費40元),公營西醫普通科門診一次則只需45元。[18] 要維持經營,部分中醫診所管理者被指要一邊壓低經營及藥物成本,一邊要求醫師跑數,忽略了醫教研的使命。[19]

參考中醫診所面對的問題,中醫醫院要在自負盈虧的壓力下兼顧教學、臨床實習及科研,實屬不易。

由非政府機構營運中醫醫院,也會面對另一問題,就是一旦病人出現緊急情況,醫院該如何處理?遇到這些狀況,急診、化驗檢查等傳統西醫診治方式,仍有存在的必要性。即使同區的將軍澳醫院能夠分擔急症需求,但程序不見得簡單。屆時兩間不同制度和管理方式的醫院如何合作,例如醫療事故的責任怎樣分配,需及早釐清。

本地人才恐難消化

開設中醫醫院亦需問,醫師從何來?這個問題,表面看是不用太擔心的,因為本地已有不少相關的高等學歷課程,予香港學生報讀。本港首個中醫學學士學位課程於1998年開辦,2003年見證了第一批中醫專業畢業生。現時大學資助委員會下有三間大學,包括香港浸會大學、香港大學及香港中文大學,便有提供六年全日制中醫學士課程,每年招收約90名學生。[20]

此外,內地亦有不少中醫藥大學招收港生。以2014/15學年為例,參與「內地部分高校免試招收香港學生計劃」的75所高校中,有十所為中醫藥類大學,共計劃招收659名香港學生。[21]

中醫師供應無憂,教人擔心的反而是,近十年本地人向中醫求診的比例有下降跡象,日後市場或會無法消化接踵而至的畢業生。綜合政府統計處在2003年至2013年間的多份《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顯示,向私家西醫求診的次數佔整體就醫次數的比例相對穩定,維持在55%以上。但同期向中醫求診比例,卻由2003年的19.6%,減至去年的12.8%。

公營診所醫師流失

但另一方面,人才可能過剩並不代表將來中醫醫院的人手必然充足。有中醫師指出,醫管局中醫診所每年都未必能招聘足夠的本地畢業生。[22]醫管局中醫部數字亦顯示,具三年臨床經驗以上的中醫師流失率,高達15%至20%[23],遠超公立醫院的整體流失率(3.9%)[24]

新人不願加入,舊人嚴重流失,有指是因為這些診所的薪酬普遍偏低,又不屬於醫管局的職系架構,難以吸引人才。事實上,現時本地註冊中醫、有限制註冊中醫、及表列中醫共有9,000多人,當中絕大部分都在私營診所執業,於醫管局中醫診所執業的,只有200餘人,佔總數不足3%。[25]

這固然跟私營市場所佔份額較大有關[26],但如前所述,中醫師有供過於求之勢,若醫管局的中醫診所仍然出現人才荒,狀況便會十分尷尬。中醫醫院落成後如何避免這種情況出現,而又不衝擊私人市場,也會是一道難題。

 

 

1 「六十名中醫師聯署:不要偽中醫院」,《主場新聞》,2014年1月20日,http://http://thehousenews.com/society/偽中醫院滅醫謀人/
2 「衛生事務委員會2005年6月13日會議 立法會秘書處擬備的背景資料文件 在公營醫護體系設立中醫門診診所」,立法會秘書處,2005年6月7日。
3  同2。
4 「衛生事務委員會立法會秘書處就2007年5月14日會議擬備的背景資料簡介 在公營醫療機構發展中醫診所目的」,立法會秘書處,2007年5月10日。
5 「立法會衛生事務委員會 中醫中藥發展及中西醫協作計劃」,食物及衛生局,2014年3月17日。
6  同5。
7 《2014年施政報告》,2014年1月15日。
8 「立法會CB(2)1501/13-14(18)號文件」,《杏林之聲探討香港的中醫院–營運概念》,2014年5月8日。
9 「走出公營,進入公營,邁向中醫新里程」,《大公報》,2014年3月28日。
10 同5。
11「立法會CB(2)1501/13-14(12)號文件」,香港大學中醫全科學士(全日制)校友會,2014年5月19日。
12「請到海外學中醫」,《南方週末》,2009年11月19日。
13「香港建中醫院,到底有幾中」,《主場新聞》,2013年3月18日。 
14 同1。
15「食物及衛生局局長談中醫醫院」,政府新聞處,2014年3月27日。
16「衛生事務委員會立法會秘書處就2007年5月14日會議擬備的背景資料簡介 在公營醫療機構發展中醫診所目的」,立法會秘書處,2007年5月10日。
17 同16。
18「立法會CB(2)1501/13-14(07)號文件」,廣華醫院-香港中文大學中醫藥臨床研究服務中心林昶文,2014年5月9日。
19 同1。
20 同5。
21《內地部分高等院校免試招收香港學生計劃2014/15》,教育局,2014年1月21日。
22 同11。
23 同9。
24「醫管局2031年內需增8800病床 料額外招3700醫生研全職合約重聘退休者」,《明報》,2014年5月29日。
25「黃賢樟﹕未來中醫大學畢業生——學歷錯配的重災區?」,《明報》,2014年4月26日。
26 統計處2013年的調查顯示,於私家中醫和醫管局中醫診所就醫的比例,分別為11.7%和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