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創新及科技發展 | 2014-07-07 | 《星島日報》

生物仿製藥監管新挑戰



人生各異,但正如生老病死一樣,總有事物是我們一生中一定會遇上的,而藥物絕對是其中一種。香港華洋雜處,市民既用西藥,亦服中藥。中醫以自然各物入藥;西醫自19世紀起則以化學物質製藥為大宗。

上世紀70年代,生物科技的進步為西藥帶來生物製劑(biologic medicines或biologics,即生物藥物)。有別於傳統以化學成份合成的藥物,生物製劑以活細胞提煉,以基因技術將需要的基因植入或移除於細胞,製成有專門療效的藥物。生物藥物製作過程極為複雜,而且變數極大,因此不如傳統化學合成藥物般能被輕易複製。近年各種生物藥物專利權行將完結,生物仿製藥(biosimilars)即將面世,為全球製藥產業帶來變化,亦為各地藥物監管制度帶來挑戰。要進一步了解生物仿製藥的影響,需要對現今製藥產業有基本了解。

製藥產業速覽

以產業角度出發,市民現時服用的藥物大致可分為兩種,分別為專利藥物(patent drugs)與仿製藥物(generic drugs,或稱同名藥物)。藥廠研發出新藥後,為保護其知識產權,會申請藥物專利權,為藥物自行制訂商業名稱並獨家銷售[1],是為專利藥物。

專利並非永久,年限一過,其他藥廠便能自行配製同一藥物,但不能使用同一商業名稱,是為仿製藥物。如學名為「昔多芬」[2]的「威而鋼」,便是輝瑞公司研發後因應銷售策略而訂的藥名。[3]其專利過期後,其他藥廠亦不能以「威而鋼」之名銷售。同理,生物科技研發的藥物亦有其學名及商業名稱,待專利期完結,其他藥廠配製的同樣藥物,便稱為生物仿製藥。

專利藥物保障了研發者成果不被剽竊,但亦造成壟斷行為,政府及病人因而需要負擔昂貴藥費。專利過後推出的仿製藥,令藥價因市場競爭而大幅下降,對發展中國家尤其有利。仿製藥物雖名仿製,但非假藥,其效用經政府嚴格檢驗才能銷售,能與原廠藥替換使用。香港13,000種進口註冊藥劑製品中,便有約11,000種為專利已過的仿製藥[4]。仿製藥令更多人能使用以往昂貴的藥物,亦為研發較弱的藥廠提供生存及發展機會。

生物藥物以及生物仿製藥為製藥產業的新趨勢,其於治療癌症、血液疾病及免疫系統失調等方面被廣泛應用。2012年全球生物藥物市場價值約達1,960億美元,較2002年上升約2.7倍,佔全球藥物銷售市場18%;預計2017年更會上升至2,210億美元,佔全球市場19%至20%。[5]生物仿製藥市場成長速度較慢,由2002年佔生物藥物市場0.3%升至2012年的0.4%,但預期2017年的市場份額會升至2至5%。[6]

生物藥物成為製藥產業新力軍,然而當更多的生物藥物專利權到期,藥廠能自行生產生物仿製藥出售,其效用及安全亦漸受質疑,成為眾多依賴生產仿製藥維生的藥廠的挑戰。

可替換性及相似性

與傳統化學合成藥物為小分子(small molecule)結構不同,生物藥物為大分子(big molecule)結構,比起傳統藥物大200至1,000倍,而且更為複雜。[7]另由於其以生物及基因科技研製,生物藥物對於溫度、濕度等外在因素更加敏感,因此製作程序每一步驟均需要嚴格控制,否則可能會令藥物效用完全改變。

《彭博商業周刊》就以釀酒來比喻生物仿製藥的生產[8],說明同樣的原料及配方可製成截然不同的產品。傳統仿製藥物能完全複製原廠藥主要成份,因此能與原廠藥替換使用而不須顧慮藥效有異。然而biosimilar只能是similar(相似),並非同樣(identical),正如世上無形狀完全一樣的雪花。而是否可以完全替換使用則仍待研究。

仿製藥能夠進入市場的首要條件,是其能複製原廠藥的療效,取代較昂貴的原廠版本,降低藥物成本。但如果業界或監管機構仍未能解決可替換性及相似性的問題,生物仿製藥便無法取得醫療機構及市民的信心。月前有病人組織作出調查,顯示接近四份之一的歐洲醫生沒有聽說過或不清楚何為生物仿製藥。[9]除顯示生物仿製藥仍處於起步階段,或亦說明醫學界仍未全面接受生物仿製藥。

藥物安全問題

由於生物藥物的敏感和獨特,生物仿製藥須經過更嚴格的檢測,否則病人或會因免疫系統排斥藥物而出現不良反應及副作用。一種俗稱「補血針」的生物藥物,便因微調一個製作步驟,於歐美引發多宗嚴重副作用的案例,最後需要回收。[10]以上提及的為原廠藥,原廠藥尚且難以控制,生物仿製藥於製作條件不盡相同下會否引發醫療事故,值得關注。

成本問題

仿製藥另一能打入市場的重要原因,是其較為便宜。然而,生產生物仿製藥成本較傳統仿製藥為高。有顧問估計,傳統仿製藥研發成本約為數百萬美元,但生物仿製藥成本卻達約一億至一億五千萬美元[11]。相比傳統仿製藥高達九成的折價,生物仿製藥最多只能降低醫療成本三成。縱然仍是較廉宜,但昂貴的研發成本令中小藥廠卻步,而政府監管複雜製造過程、額外為不同生物仿製藥訂下獨有標準,以及檢驗藥性等行政成本,亦會隨之上升。

藥物監管與時並進

生物仿製藥物的安全隱憂不能忽視,然而如果監管制度能夠因應科技進步作出調整,確保生物仿製藥的質素,則能為廣大市民提供廉宜的選擇,令更多人健康受到保障。

歐盟為最早制定生物仿製藥監管指引,亦是最早准許生物仿製藥銷售的地區。2005年歐洲藥物管理局訂出指引,要求生物仿製藥從品質、製作過程、安全性等與參考藥(原廠藥)進行對比。藥廠更需要提交臨床及非臨床數據(活體及實驗室測試),以證明仿製藥效用與原廠藥相似;亦需提交藥物安全性及風險管理報告,列明因藥物性質不同而可能導致的風險。[12]針對生物藥物的獨特性,歐盟更為各種藥物制訂專用指引,並釐清藥物命名的規範,以確保有效監管及追查。歐盟的標準亦為新加坡、馬來西亞兩地制訂指引的基礎。

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亦於2010年起擬定三項指引,要求藥廠就科學、品質及生物相似性三方面作出分析[13],透過分析藥物結構、功用、臨床數據等以證明生物仿製藥與原廠藥於安全性、效用及純度上並無臨床性差別(no clinically meaningful difference)[14]

回到香港,2009年因接連發生與藥劑製品有關的事故,立法會對藥劑製品的規管及監控制度作出檢討[15],及後以香港藥物監管制度檢討委員會報告為基礎,擬定《2014年藥劑業及毒藥(修訂)條例草案》。草案於今年3月通過二讀審議,焦點集中於藥廠製藥過程的監察問題。[16]但綜觀檢討委員會報告,並未就生物仿製藥的規管作出相應檢討。在其未成行成市時,有關當局宜及早籌謀,迎接生物仿製藥帶來的挑戰。

 


1  "Overview of Generic Drugs and Drug ," Merck Manuals, http://www.merckmanuals.com/home/drugs/trade-name_and_generic_drugs/overview_of_generic_drugs_and_drug_naming.html
2  sildenafil citrate,由監管機構所訂,以顯示其主要成份。
3  輝瑞公司網站資料,http://www.pfizer.com/products/product-detail/viagra
4 「香港對藥劑產品的規管及監控」,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資料文件,2009年3月31日。
5  "The biologics market," extract from The Global Use of Medicines: Outlook through 2017, IMS Institute for Healthcare Informatics, November 2013.
6  同上。
7  "Biologics and biosimilars: An overview," Amgen, 2012.
8  "A Quarter of doctors in Europe can’t define biosimilars," Bloomberg, March 18, 2014.
9  同上。
10「仿製生物製劑 品質令人憂慮」,《蘋果日報》,2012年4月12日。
11 "Attack of the biosimilars," The Economist, October 21, 2010.
12 "Guideline on Similar Biological Medicinal Product," 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 Evaluation of Medicines for Human Use, October 30, 2005.
13 "FDA issues draft guidance on biosimilar product development," 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News Release, February 9, 2012.
14 "Scientific Considerations in Demonstrating Biosimilarity to a Reference Product," Draft Guidance, 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ebruary 2012.
15「香港藥物監管制度檢討委員會報告」,食物及衛生局,2009年12月。
16「藥劑師工會批新修訂條例違背原意」,《東方日報》,2014年5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