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土地房屋及基建 | 2014-07-10 | 《經濟日報》

死何葬身? 香港的骨灰龕政策



厚葬向為中華社會所重。除為體現孝道,入土為安、風光大葬亦被視為對往生者的最後肯定。香港的社會保障未必如北歐福利政府自詡的“from cradle to grave”,但對往生者安息之地亦不敢怠慢。

香港政府自1970年代起鼓勵以火化代替土葬,並提供龕位予市民安置親人骨灰,時至今日,約有九成人採用火化方式送別親人。[1]然而人口上升及老齡化,骨灰龕位開始供不應求,輪候日久亦無法安置往生者,更有所謂「在生輪公屋,死後輪龕位」的黑色幽默。香港需要更多骨灰龕位以解燃眉之急,社會上生死觀念的教育,乃至各種可持續殯葬方式的倡導,也是可以努力的方向。

2010年政府就骨灰龕政策的檢討諮詢公眾,檢討範疇包括:以地區為本的骨灰龕位發展計劃、透過市場供應龕位和與之應對的監管挑戰,以及鼓勵市民選擇更環保及可持續的骨灰處理方式。[2]翌年,政府推出私營骨灰龕場發牌制度文件,就制度框架及監管細則諮詢公眾。[3]而早前公布的《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下稱《草案》),已交予立法會審議。[4]

不法私營龕位充斥

政府轄下八個靈灰安置所早已不敷應用,即使加上由華人永遠墳場營運的骨灰龕位,亦僅能應付四成需求,其餘大部分為私營墳場及私營龕場吸納。[5]

私營骨灰龕場有助紓緩公營龕位緊拙,卻存在不少違規問題。2010年便有傳媒揭發部分私營骨灰龕場濫收費用,卻無法提供地契及圖則,予市民查證其是否合法經營。[6]龕位價格參差(售價為一萬至逾60萬元不等)、收費標準模糊不清,亦困擾不少消費者。部分人為保先人清靜,付錢息事,卻造成惡性循環,令安置先人變成一場全世界都知道是毫不低調的金錢遊戲。

為協助市民辨認合法骨灰龕場,並為發牌制度準備,發展局2010年開始公布私營骨灰龕場列表,將私營龕場分為兩部份:第一部份為符合地契用途限制及城市規劃,並且無佔用政府土地的龕場;第二部份則為其餘不屬於第一部份的私營龕場,但並不涵蓋全部私營龕場。[7]

但即使設有列表,相關部門始終難以取締違規場地。大量不受規管的私營龕場繼續湧現,自成立列表以來,屬第二部份的龕場由52處升近一倍至100處。不符合法例規定的龕場充斥,不但威脅建築物安全,亦對所在社區構成交通負荷。

發牌監管 進退維谷

政府公布的《草案》,針對不合規定的私營龕場作出相應措施,包括讓1990年前已營運,並符合《草案》規定的骨灰安置所,可免於申請牌照;而未能符合規定的安置所,則可申領暫免法律責任書,以爭取時間達到《草案》要求,並在其間繼續提供服務。[8]

法律責任可以暫免,但問題遲早需要面對。不合規定的私營龕場,能否輕易達到政府要求呢?有報道指,葵青區創出先河,將工廠大廈改變用途,轉為靈灰安置所。申請人自2012年2月1日提出申請,歷經13次補交材料及九次公眾諮詢,至年底始獲城規會批准。[9]興建佔用21層的五萬個龕位的申請,亦被指規模過大,會影響當區交通,故不予批准。[10]

座落於工廈群間的私營龕場,遠離民居,尚且惹來當區區議員反對,批准及諮詢地區的過程亦一波三折。《草案》通過後,未能符合規定的安置所能否順利達到要求,原先會影響社區交通的龕位數量,又如何變得沒有影響,令人懷疑。若政府鑑於骨灰龕短缺而削足就履,限期過後仍從寛處理,只會將問題拖延。

增加公營龕場有難度

說到底,問題始終是供應不足。雖然這個問題,暫時不會出現。根據政府推算,2014至2018年的五年內,火化宗數為215,875。政府計劃五年內於各區公眾骨灰龕場增加約116,000個龕位,加上華人永遠墳場及其他合法登記的宗教團體營運墳場合共增加的約85,000個新龕位,可望提供約201,000個新龕位。再加上私營骨灰龕場的供應,相信足以滿足未來五年的需求。[11]

此外,政府早已謀求開發更多骨灰龕場用地。2010年,時任特首曾蔭權提出「區區有龕位」計劃,希望全港18區都能承擔安置先人靈灰的責任。其後衞生及福利局選定18區共24個地點發展骨灰龕設施,如全部落成,預計能提供數以十萬的新龕位。[12]

但擴建堆填區的經驗告訴我們,以單一方法應對持續增加的需求,難以持久。現正輪候龕位的往生者,以及不斷增添的需求,遲早會令骨灰龕位爆滿。何況現時開發骨灰龕場用地的工作,已遇上不少阻滯。

截至2013年年底,上述24個地點中只有兩個地點完成工程和兩個地點落實發展,而且全部為公營墳場或靈灰安置所的用地擴建而成,暫時稱不上18區齊齊承擔。至於其餘地點,現在仍在諮詢區議會,何時能建成應付需求,無人能知。[13]

殯葬也談永續發展

故此,除卻增加龕位供應,我們也該反問,土葬與火化真的是我們需要的殯葬方式嗎?近年各地提倡的自然葬(Natural Burial,或稱Green Burial Movement,綠色殯葬運動),便將殯葬連結對環境生態的尊重,主張遺體回歸大自然,以達致永續發展。

現時香港已有各種自然葬選擇,如海葬及花園葬,由食環署墳場及火葬場辦事處統籌,於指定地點進行。[14]不過,自然葬暫時仍只是土葬及火化以外的另類選擇,日後的政策重點,除了放在龕位供應,也可致力提供更多自然葬的選擇,並促使其成為殯葬主流。

本地的海葬及花園葬便經過不少改革,外國其他自然葬方式更是蔚為大觀,有人以骨灰製成鑽石等信物;也有英國設計師以氣球將骨灰帶到半空,待裝置探測到雨雲,便將骨灰灑出,隨雨水回歸大自然。[15]

生死教育

不過,自然葬並非人人接受,認為有失莊重。另一方面,不少人忌諱直面死亡,不願自家門前出現骨灰龕場。因此無論討論的是何種殯葬方式,學習面對死亡,不可或缺。

生死教育透過探討死亡的本質,反省自身,超越對死亡及虛無的恐懼,尋求生命的意義。[16]課題宏大,但面對死亡的坦誠和反省,能引領我們穿越迷霧,重新認識生死的意義。香港已有倡議團體推動生死教育[17],包括舉辦講座。一兩個講座,未必能助我們知生亦知死,但這人生課題,始終要起步面對。在骨灰龕不足之時,這更是實際需要。

 


1 《骨灰龕政策檢討公眾諮詢》,食物及衞生局,2010年7月6日。
2  同1。
3 《私營骨灰龕發牌制度公眾諮詢》,食物及衞生局,2011年12月。
4 「政府公布《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政府新聞公報,2014年6月18日。
5  同1。
6 「首季五宗投訴骨灰龕 率先公佈合法私營機構名單」,《蘋果日報》,2010年4月16日。
7 「私營骨灰龕資料: 第一部分及第二部份」,2014年3月31日更新,發展局網站。
8  同4。
9 「葵涌先開綠燈 打造星級骨灰龕大樓」,《彭博商業周刊中文版》,第27期,2013年12月25日。
10「葵涌工廈地獲批建龕樓」,《星島日報》,2013年12月14日。
11「立法會十二題:規管私營骨灰龕及增加公眾骨灰龕供應」,政府新聞公報,2013年11月27日。
12「政府著力處理骨灰龕供應事宜」,政府新聞公報,2013年11月19日。
13 同9。
14「墳場及火葬場」,食物及環境衞生局網站,http://www.fehd.gov.hk/tc_chi/cc/index.html
15 陳曉蕾,「死了怎樣葬?」,《主場新聞》,2013年11月16日。
16「認識生死教育」,生死教育學會網站,http://www.life-death.org/Pages/LnD.htm
17 生死教育學會網站,http://www.life-death.org/Pages/Home.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