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13-02-19

消失的中產



被譽為「秘書搖籃」的香港嘉諾撒聖心商學書院宣佈停辦,不但令人關注院校競爭激烈,也使人疑問秘書這專業,會否因為科技進步而面臨消失?這種想法看來有點匪夷所思,因為現在較具規模的機構,很多仍然設有秘書一職。然而環顧其他已發展地區,不少中等收入,或是過往被視為專業的工種,其實也瀕臨絕跡。消失的中產,不只是個傳說。

兩極化成型

早在2006年,經常預測日本未來趨勢的大前研一在其著作《M型社會》中,已警告經濟衰退、高國債、終生聘用制瓦解等問題,會導致日本出現收入兩極化,中產消失的危機。書中他曾比較日本與美國的狀況,並認為美國當時已逐步脫離收入兩極化的威脅,萬料不到劇情發展下去,M型化的社會結構似乎已鞏固起來,成為了歐美國家的社會形態。

美國在金融海嘯後陷入衰退,有研究顯示,衰退初期流失的職位,60%涉及中等收入的工種,但到經濟復甦,職位逐漸恢復,只有22%屬中等收入[1]。美聯社的數字也指出,衰退期間美國流失的7,500萬個職位中,有一半屬於中等收入,到衰退在2009年6月完結,重現市場的3,500萬個職位中,只有2%乃中等收入職位[2]

在歐元區國家,中產消失的現象更為明顯。自2009年中開始,歐元區國家恢復了430萬個職位,大致同一時期,中等收入的職位數目卻持續下滑,2008年1月至2012年6月期間,就減少了760萬個[3]。加拿大、日本等發達國家,也有類似遭遇。

非特殊情況

如果將時間線拉闊,我們會發現以上的情況並非衰退期間的特有現象。中產消失,可能是不少已發展地區的長期走向。以美國為例,該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經歷數次衰退,以往中等收入人士的就業人數,均會在衰退後更勝從前。但踏入2000年,情況改變。在2002至07年的經濟周期,美國住戶入息中位數減少了2,000美元,首次出現周期完結後收入減少的狀況[4]。另外,在2010年,中等收入職位佔該國職位總數的42%,相較1980年的52%,減少10個百分點[5]

這個趨勢,更可能延續下去。有研究預測,直至2050年,美國中產人口佔總人口的比例,會一直縮減[6]。說到歐洲,一眾歐盟國家的中產消費金額,也預期由2009年佔全球中產消費的38%,減至2030年的20%[7]

消失的中產,部分會向上流動,更多的,是跌落低收入、低技術的階層。自1973年至2000年,90%美國家庭的實質收入,上升了10%,最高收入的1%家庭,卻增加了3倍。在1973年,行政總裁的平均收入乃入息中位數的26倍,到2000年,差距已去到300倍[8]

由國家對全球的問題

上流或下流,不是因為同一工種的加薪或減薪,而是因為一些工種一去不返,成為歷史。科技進步,多年來令低技術勞工大幅減少,已間接減低了市場對管理及行政人員的需求。現在,科技取代人力的進程來到專業人士層面,影響更為直接。或者說,科技已令一些本來不是低技術的工作變成低技術。在美國,秘書、旅遊中介等「專業」人士的貢獻,逐漸由科技產品頂替[9]。縱然科技發展會令部分專業受惠,例如電腦程式員,只是對於整個專業人口來說,似乎得不償失。

大學教育普及化,令中產消失的問題,顯得更為嚴峻。根據官方數據,2010年美國勞動人口共有4,170萬人擁有大學學位,但需要具備大學學歷的職位,只有2,860萬個。現時,美國有15%的的士司機擁有大學學位,遠高於1970年時的1%[10]。或許反過來說,社會缺乏的勞動力,例如園景師、美容師、家務助理,許多都不需大學學歷。現時1,700萬個擁有大學學位的美國人,正從事一些根本不需要大學學歷的工作[11]。當然,增長知識不必全為滿足專業需要,但在普遍人收入減少的同時,美國大學的學費卻不斷增加,現時大學畢業十年後償還學生貸款超過2萬元的人,是1990年的2倍[12]。付了高昂學費,看不到經濟回報,當中的心理落差,或會成為這代人普遍面對的問題。

中產階層萎縮,不只是收入下降或上升的問題,還牽涉社會流動。中等收入職位減少,意味低收入人士的晉升空間收窄。社會缺乏向上流動的機會,長遠會導致人才外流,影響一個地區的競爭力。

  

不過,在發達地區消失的中產,並非消失於地球。以全球的層面來說,中產人口其實正在不斷壯大,而且是歷史上首次的高速增長,預計到2030年,全球的中產人口會增至49億,比低收入的28億人多75%,原因是中國、印度、印尼、越南、泰國、馬來西亞等亞洲國家,預期會出現大量中產人士[13]

放眼世界,中產壯大,看來不成問題,但個別國家或地區內無法好好處理中產階層萎縮的問題,在全球化的時代,同樣會為其他地方帶來不安。正如歐美政府因應經濟動盪所作的政策,也影響着其他地區人口的生活。據預測,美國和歐洲地區的中產人口,會由2012年佔總中產人口的50%,跌至2030年的22%[14]。這些國家中產消失的問題,恐怕也會波及別國。而香港,一方面屬已發展經濟,一方面位處中產人口正在高速膨脹的亞太地區,究竟是走上收入兩極化、專業消失的路,或是受區內轉變帶動,也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1 "The Low-Wage Recovery and Growing Inequality". National Employment Law Project. August 2012.

2 "AP IMPACT: Recession, tech kill middle-class jobs", Associated Press, 23 Jan 2013

3 同上

4 "The Crisis of Middle-Class America", Financial Times, 30 June 2010.

5 Peter Gorenstein, "America's Middle Class Crisis: The Sobering Facts", Daily Ticker, 4 May 2011.

6 Homi Kharas (2010). "The Emerging Middle Class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OECD Development Centre Working Paper.

7 "The New Power of the Global Middle Class", The Atlantic, 21 Feb 2012.

8 同4

9 同2

10 Nearly Half Are Overqulified for Their Jobs. USA Today. 28 Jan 2013

11 同5

12 同4

13 "The Swelling Middle", Reuters, 2012.

14 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