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區域及經貿發展 | 2008-04-28 | 《信報》

香港可以借鑑英國的另類投資市場



智經研究中心日前發表一份關於香港跨境上市集資活動的研究報告,當中就創業板市場的發展提出若干建議,供社會、業界及有關當局參考和討論。

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成立創業板的原意,是協助規模較細但具增長潛力的企業在市場集資,擴展和發展業務,完善香港的企業生態環境。創業板於 1999 年正式啟動,但近年卻逐漸失去孕育新企業發展的功能。在 2007 年,只有兩家公司在創業板上市;而直至 2007 年年底,創業板市場只有 193 家上市公司,而主板市場的上市公司數目則為 1,048 家。

據智經報告分析,規模較細的公司申請在創業板上市,須要面對重重困難,上市審批程序又冗長繁複,導致近年創業板上市集資宗數下跌。舉一個簡單例子,按現時創業板的最低上市要求而言,有意申請在創業板上市的公司,須至少有一年的往績和市值不少於 4,600 萬港元;但新加坡自動報價板、英國的另類投資市場和美國納斯達克市場,均沒有這些限制和規則。

此外,創業板對保薦人的要求,在某程度上甚至比主板市場更為嚴苛。例如保薦人須維持最低的實收資本金,反觀香港的主板及英國的另類投資市場卻沒有這樣的要求。有關監管機構於2007 年 7 月更提出建議,提高創業板的最低市值與現金流要求。這些轉變若真的落實,創業板恐怕會進一步偏離協助小型企業集資的原意。另一方面,我們不難發現,近年創業板上市集資宗數急速下滑,但是平均集資規模卻有上升趨勢,反映能夠在創業板成功上市的公司已是一些較大規模的企業。

究其因,這可能與監管當局過去一直沿用「品質保證」的審批模式,以「品質保證人」心態審批公司上市有關。回顧創業板在科網股的動盪年代,我們理解一些較嚴的上市規則是因應當時市場經驗制訂出來,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和理據。不過,隨著本港市場環境的轉變,加上投資者日漸成熟,我們在審批上市申請時,理應持開放的態度和採取有利市場發展的取態。

另一方面,隨著內地大部份大型國企及龍頭企業均已成功在本港上市,我們預料下一浪的集資活動將主要由規模較細的民企主導。因此,智經在報告內提出,當局刻下須重新考慮創業板的上市制度,為小型企業創造更理想的上市空間,並提出幾個可行方案以供討論。

英國的另類投資市場(Alternative Investment Market)始於 1995 年,是一個專為全球新興及高增長的企業而設的融資市場。該市場以「披露為本」作為上市審批模式,有意申請在該市場上市的企業,只需發出簡短的上市文件,毋須刊印詳細的招股書;而監管機構對企業過去的業績沒有最低要求,對公眾持股量亦沒有設定最低限制。

事實上,另類投資市場除了為新發展企業提供上市集資的機會外,亦提供一個平台予企業進行併購活動;而健康的企業併購活動,將有助進一步鞏固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至於另類投資市場可能出現的企業失敗或舞弊情況,筆者認為可以通過加強執法來維持市場秩序。從本港證券市場所投放的資源和執法效率來看(註),監管當局實有必要重新調配資源,加強執法規管工作,以配合市場的發展需要。

香港的主板證券市場,近年不論以市值或成交量而言均取得驕人佳績;能否在創業板市場上再下一城,關鍵在於市場有沒有決心對之進行適當檢討。智經希望今次這份研究報告所提出一系列政策建議,能引起市場、有關當局及社會人士對此作出深入討論。

(註)智經報告引述相關研究數據,發現香港證券市場的規管成本,若以每 10 億元市值為單位,在普通法的司法管轄地(包括澳洲、加拿大、英國、新加坡和美國)當中,香港的排名最低;若以每 100 家上市公司為單位,香港在執法規管方面聘用的人手,亦遠遠落後於美國及英國。此外,根據證監會 2006-07 年度的年報內所列舉的四個經內幕交易審裁處判決的個案,時間拖得最長的個案追溯至 1996 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