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08-04-29 | 《經濟日報》

披露為本不等於降低門檻



智經研究中心日前發表一份關於香港跨境上市集資活動的研究報告,建議當局採取有利市場發展的審批態度、積極開拓上市客源和加強執法規管工作。輿論普遍認同香港必須爭取更多海外企業來港上市的政策方向;惟當中有一些細節需要加以闡釋,以便業界及社會大眾能就此課題作更深入討論。

首先,這是關乎香港長遠競爭力的重大課題。金融服務業是本港的支柱產業,而香港證券市場近年不論以市值或成交量而言均取得驕人佳績。然而,隨著全球一體化和海外市場的競爭,我們必須認識到,有利本港證券市場發展的利好因素不可能持久不變。我們理應把握時機,對現行上市機制作出檢討,以鞏固香港的國際上市集資中心地位。

報告發表後,有市場人士擔心放寛上市規則會削弱對投資者的保障。事實上,智經並沒有建議當局放寛上市審批,又或降低門檻以吸引更多海外公司來港上市。智經所提出的,是一套以「披露為本」的上市審批模式,取代現行的「品質保證」審批模式,大前提是確保上市企業充份披露有關資料,讓市場自行衡量風險。

有讀者可能誤以為這是一種放任的審批政策取向,削弱對小投資者的保障。本人必須指出,上市審批機制不可能十全十美,而審批當局試圖為投資者提供百分百的保障,只會衍生道德風險的問題,令投資者過份依賴審批當局,誤以為在市場上交易的投資產品並不存在風險。事實上,香港近年即使盡了最大努力保證上市公司的品質,也不能避免上市企業的醜聞發生(註一)。

智經報告強調當局要營造有利市場發展環境,不用過寬,也不應過嚴,以免令有意來港上市的海外企業卻步;當局必須同時加強執法力度,提高執法效率,以防範上市企業違規。

此外,從全球的競爭角度來看,世界各地的主要交易所正積極爭取跨境上市集資業務,但香港的上市企業主要來自內地,客源極為狹窄。在過去五年,單單是內地註冊企業,便佔了百分之九十九的跨境上市集資額。

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由於現時香港的上市規則,只承認極少數認可司法管轄地的在港上市資格(註二)。不在「合資格司法管轄地」之列的海外企業往往須面對冗長和嚴苛的上市審批程序,令不少有意來港上市的公司卻步。而世界其他市場亦沒有類似「合資格司法管轄地」的規定。因此,智經報告提出,即使有關當局不完全廢除現行上市規則中有關「合資格司法管轄地」的條例,亦要接受更多司法管轄地註冊的公司來港上市。此外,上市規則亦應清楚列明甄選可接受註冊地區的準則,而當中可能帶來的投資風險,則應透過清晰和充份資料披露,讓市場和投資者自行衝量。

筆者明白香港的證券市場散户比例偏高,但環顧各地市場的經驗,它們均傾向採用披露為本的上市審批模式,配合有效和適時的執法,讓市場自行衡量投資風險。當中,投資者教育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環節。香港作為一個成熟的國際金融市場,是否應重新檢視現行制度,與其他市場做法一致?這是值得市場人士和有關當局深入探討的課題。

(註一):例如在 2001 年 7 月於主板上市的歐亞農業,在上市兩年後,於 2002 年 9 月便被證監會勒令停牌,及至 2004 年 5 月被宣佈正式清盤;而其他上市企業諸如英發國際及海域集團,上市後亦相繼出現問題,令投資者蒙受損失。

(註二):現時合資格在港上市的司法管轄地包括香港、百慕達、開曼群島和內地。香港交易所於 2006 年發出上市規則指引,把澳洲和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兩個司法管轄地,納入可接受的上市企業註冊地之內。港交所及證監會於 2007 年 3 月曾發表聯合政策聲明,列舉海外公司在港上市所需要為股東提供的主要保障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