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醫療衞生與健康 | 2008-05-24 | 《信報》

醫療改革–從基層醫療做起



自政府於三月推出醫療改革諮詢文件以來,輿論大多集中討論有關改革醫療融資的安排,即各種輔助融資方案;然而,醫療改革的討論不應單單著眼於融資安排,亦應關注制度本身需要面對的變革。我們認同,香港刻下的醫療系統正面對沉重的壓力和負擔,有必要進行改革,令香港市民繼續享有優質醫療保障。

無可否認,醫療改革是一個複雜的議題,任何一個環節的變革都會「牽一髮、動全身」,影響整個醫療系統。因此,筆者嘗試引用 Diana Farrell, Nicolaus P. Henke 及 Paul D. Mango提出的七大醫療改革原則,從供求關係分析醫療改革的重點和方向(註)。

在需求層面,我們應著重確立公眾在預防疾病和減少傷患的觀念;倡導消費者(即醫療服務使用者)責任。在供應層面,我們可以分析醫療資源是否出現不足或過剩的現象;確保服務質素;優化管理成本;尋求一套可持續的融資機制,以實現供求平衡;此外,我們更應盡早落實醫療制度改革建議。

筆者曾參與香港長遠醫療發展的研究,十分認同政府今次對醫療改革所提出的願景,並高興看到政府提出這份全面而且顧及整體醫療福祉的討論文件。

在諮詢文件內,政府指出若有效推行基層醫療服務,便可增進市民健康、減少公眾對醫院服務的需要。這裡所指的基層醫療服務,即上文就需求層面所述,關於預防疾病和減少傷患的觀念。然而,筆者認為「基層醫療」並不只是病人與其診症醫生的第一個接觸點(第二章 2.1 段),還應包括一套「團隊式」的醫療模式。

所謂團隊式的醫療模式,實際上是一個綜合而跨專業的團隊,當中除了醫生、亦應包括牙醫、護士、藥劇師、輔助醫療人員(例如物理治療師及職業治療師)、以至註冊中醫師。此外,基層醫療除了醫護界別外,更應引入「社區為本」的跨界別參與,例如社會服務及義工服務,務求照顧市民的身心健康發展。

基層醫療的發展亦涉及公眾教育、社區建設和人力資源管理。現時社會大眾的醫療行為和文化仍集中在「醫病」的治療層面,缺乏預防和確立健康生活的觀念;而病人與醫生亦甚少建立持久和互信的關係。因此,醫療改革其中的一個重點,是透過公眾教育達致行為上的改變,令市民更重視基層醫療服務。

另一方面,完善的社區建設、居住環境、健康生活模式等,長遠而言有助促進全民健康,減輕社會對醫療系統的依賴。不過,要有效建立基層醫療制度,專業家庭醫生的培訓和質量保證是不可或缺的組成部份,這方面實有賴人力資源上的改革,配以完整培訓計劃。

除了基層醫療外,筆者亦支持政府在諮詢文件內,就公私營醫療協作、互通電子健康記錄、強化公共醫療安全網等議題所提出的建議。

至於醫療融資安排的改革建議,筆者認為在進一步討論這個議題之前,政府應向公眾闡釋每個融資方案,如何能達致相關的醫療改革目標。同時,政府亦應清楚向持份者說明,從不同融資方案所獲取的額外資源,日後會分配在哪一個服務層面,用於哪一個範疇。

此外,隨著本港人口不斷老化,我們現時討論的長遠醫療融資安排,亦應顧及長者的長期護理需要,而現時這方面仍屬社會福利的範疇;因此筆者相信醫療融資安排和社會福利政策,日後有需要作進一步整合。

最後,筆者希望強調,香港的醫療發展,不論是制度上的新措施、還是融資上的改革,在推行前必須取得社會各個階層的普遍共識,並以可持續發展及共同承擔的方式,促進個人身心健康和提升整體社會健康質素。

(註:詳見 Diana Farrell, Nicolaus P. Henke and Paul D. Mango, “Universal Principles for Healthcare Reform”, The McKinsey Quarterly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