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區域及經貿發展 | 2009-01-19 | 《經濟日報》

跨境辦學開醫院 助港人居粵



根據政府統計處二零零五年的數字,超過二十三萬港人需要跨境到內地工作,人數較十年前增加三倍,接近三十萬港人長期在內地居留。但兩地在文化、社會制度及生活習慣的差異,令港人在內地工作及生活遇到不少困難。隨著兩地經貿連繋越趨緊密,北上生活的港人不斷增加,其中逾八成更是長留廣東省居住,他們對在廣東生活的需求,未來將更殷切。粵港之間尋求社會及民生領域的合作,既是體現CEPA的深化落實,亦可切實回應居粵港人的訴求。

曾有調查指出,港人在內地生活的最大問題來自醫療,主要是對內地收費及服務缺乏信心,但返港就醫的交通成本高,遇意外或急症更可能導致延誤救治,令他們進退兩難。此外,政府鼓勵港人北上養老,但參與「綜緩長者廣東及福建省養老計劃」的個案,去年只有三千多宗,僅佔總數的百分之二。長者不願回內地養老,除了受到生果金制度的限制,跨境就醫正是他們的主要顧慮。

港人家庭要在內地長期生活,跨境教育是另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深圳教育局資料顯示,現時有五千名港人子女在深圳接受小學或以上的教育,但當地只有兩間港人子弟學校。而且,他們日後要返港繼續學業,將因為兩地教育制度不同而面對升學難題。據悉,其中一間港人子弟學校,可獲安排於二零一零年納入香港升中派位機制,但屆時亦只有近百名學童可受惠,大部分在深圳的港人子弟,仍要面對與香港中學銜接的問題。

種種因跨境居住及工作而衍生的民生需求,並非香港或廣東省單方面可以應付,只有粵港雙方從社會民生作多層次整合,才可解決。以往兩地在CEPA的合作,只側重於經貿層面,甚少涉及教育、衛生、福利事業等民生範疇。但在新一輪CEPA協議,廣東獲得先行先試權,允許開放醫療、社會服務等領域,正是促進粵港澳建立社會民生公共治理架構的契機。

智經研究中心的「加速粵港經濟整合--打造世界級珠三角都會區」研究報告提出,建立粵港澳社會民生領域的公共治理政策架構,現階段應集中對在廣東生活及工作的港人提供協助,以及方便在廣東的內地人進出香港。建議利用與深圳一河之隔的地理優勢,以深圳作試點,推動粵港兩地先從醫療及教育等領域合作。

針對跨境醫療問題,可爭取在深圳開辦港式醫院,實行香港的醫療制度,讓在深圳及附近城市的港人,也可得到應有及適切的醫療服務,以體現香港對內地港人的承擔。藉此引入香港的醫療管理及服務模式,亦有助提高內地醫院的醫療質素,令珠三角區內的醫療服務水準更為一致。

跨境教育方面,國家發改委剛公布的《珠江三角洲地區改革發展規劃綱要(2008-2020年)》,允許港澳大學在珠三角開辦高等教育機構。以往進入內地的香港院校被視為境外機構,在辦學及招生等多方面均受到限制,新政策將帶領兩地教育合作邁向新里程,透過引入香港優質的高等教育資源,為珠三角都會區的長遠發展培養人才。

不過,今次開放政策未有將基礎教育包括在內,內地港人學童面對的跨境教育問題,仍未解決。可考慮在深圳建立港式學校,讓港人子弟在深圳亦可接受港式教育,令他們享受到生活在兩地制度的好處,同時可培養他們對國家的認同感。此外,深圳的學校可藉此機會觀摩香港教育的獨特之處,從而提高當地的教育水準,體現粵港兩地在珠三角都會區的全方位教育資源整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