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醫療衞生與健康 | 2009-03-10 | 《星島日報》

港醫療開支颷升 不改革未來難應付



智經研究中心舉行的「醫療改革國際研討會」於上月中結束,來自本地及海外的嘉賓及與會者多達四百人。從研討會的盛況,說明醫療改革問題備受社會關注;更可深切感受到的是,醫療改革不但對香港長遠醫療發展影響深遠,而且是全球各國未來高度重視的課題。

據統計,醫療開支在二零零二年已是全球GDP的百分之十;而政府支付醫療負擔的比例,於高收入國家高達六成五,金額大約是低收入國家的一百倍。但推測在未來二十年,單是人口規模及結構轉變所引致的醫療支出,在歐洲及中亞地區將增加百分之十四,東亞及太平洋地區增加百分之三十七,南亞地區的增幅更達到百分之四十五。若計入承擔新藥物及新療法的費用,增幅將更龐大。

醫療開支颷升已是全球趨勢,香港亦難以獨善其身。港府現時已承擔百分之六十的醫療費用,按預測的開支增長速度,再不著手改革醫療系統,誓必無法應付未來需求。雖然政府不排除因金融海嘯而延遲推出醫改方案,但延遲不代表可停滯不前,社會討論及政府準備工作,必須繼續。

在今次國際研討會上,很高興分享了多個國家的醫療政策及經驗,觸及基層醫療、家庭醫學、公營醫療定位、社區健康及醫療融資等問題,讓香港各界更多了解及明白其他國家的狀況。各地做法雖不盡相同,卻有一共通之處,就是任何醫療改革,應將改善醫療服務質素及社區健康放在首位,在討論融資安排之餘,不應輕視改革醫療服務模式的重要性。

至於香港,雖然市民普遍支持政府繼續已提出的改革方向,包括推動公私營醫療合作及保留醫療服務安全網等,但大眾對醫療改革的討論焦點,總是離不開融資方案。參考了國際經驗,希望社會各界能得到啟發,就如何發展基層醫療,以及如何教育市民建立健康生活等問題,從現在起多作聚焦討論。

與病人建立持久的信任關係,是家庭醫生的主要功能之一。世界家庭醫生組織主席Chris van WEEL教授以抑鬱症作案例的研究指出,只有兼備高明醫術及與病人良好關係的家庭醫生,才會有理想的診症成效,兩項元素缺一不可。家庭醫生的普及程度越高,越可及早為長期病患者斷症;其普及率與人均壽命亦成正比。

從智經早前發表的「香港未來醫療發展與融資」研究來看,香港應發展以家庭醫生為本的基層醫療。建議從改變官、民及業界的行為模式做起,建立以公平、高效、高質量及共同承擔的基層醫療服務,確保醫療制度的持續性及效用。

作為病人的領航者,家庭醫生必須與病人建立信任關係,耐心找出病因才將有需要的個案轉介其他醫療專業,減輕不必要的醫院服務需求。荷蘭的家庭醫生,一般會花上三十分鐘診症,期間與病人溝通,讓病人陳述及解釋病情,引導病人建立健康生活。根據當地經驗,家庭醫生已可妥善處理當地百分之九十六的醫療需求,只有百分之四的個案需要轉介專科。

回心一想,在香港門診求醫,處理每宗病症鮮有超過十分鐘,病人不習慣向醫生透露太多個人及家庭狀況,醫生亦需高技巧才能仔細向病人詢問。病人的價值觀在於取到多少藥物而非醫生診斷的技巧,基層醫療制度未發展成熟,缺乏家庭醫生概念能發揮的領航者功能,導致香港在及早發現病患及疾病預防的工作,表現一直未如理想,醫療負擔也日益沉重,荷蘭的經驗實在值得香港借鏡。

智經認為,要改變香港現時「有病才醫」的醫療習慣,就必須促進用者、政府及服務提供者的正確行為模式,全面提高社區健康及疾病預防意識。用者方面,要加強對基層醫療及疾病預防的認知、改變價值觀,以及建立對個人健康負責和追求健康生活的觀念。政府要教育市民對基層醫療的重視,並為中低層市民提供醫療安全網。服務提供者則要參加家庭醫學培訓、延續性醫學進修、提高服務水平及資訊透明度,以及積極參與公私營醫療合作。

要改變社會既有的醫療習慣,全面推動以家庭醫學為主的基層醫療,牽涉層面廣泛而複雜。我們很高興看到港府成立三個專責小組,就基層醫療的服務覆蓋、服務對象,以及服務提供者與服務模式等三大課題,展開探討。藉著社會各界聚焦討論,希望能為香港找出最適合的醫療改革方案,為我們和下一代建立全民共享及可持續發展的優質醫療服務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