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土地房屋及基建 | 2009-03-17 | 《經濟日報》

港粵借鏡星 設投資基金助基建



隨著中央政府公布支持開發橫琴島,社界各界期望港珠澳大橋盡快通車,早日打通香港與橫琴島的陸路交通,以便可享橫琴開發的先機。當眾人將焦點都放在港珠澳大橋之際,同時值得社會關注的,是珠三角區未來長達二千公里的軌道交通網絡。

該網絡將以廣深及廣珠兩條鐵路作主軸,覆蓋區內主要城市,再以「廣深港高速鐵路」將香港接連到全國的高速鐵路網。這個龐大軌道網絡的建設,將促成以香港及廣州為中心的珠三角都會區形成,並可更鞏固香港作為國家南大門的角色。

推動基建,向來是抗衡經濟衰退的不二之選。美國在一九三零年代經濟大蕭條時,也是靠大力興建鐵路和其他設施,促進經濟復甦。香港未來的大型工程,有不少是與內地的跨境建設,例如廣深港鐵路、香港及深圳機場連接鐵路,以及河套區開發等,這些工程均不可能香港單方面進行,必須與內地合作。

不過,跨境建設涉及粵港兩地從資金、規劃到管理上的協作,往往令雙方合作添上阻力。智經研究中心早前發表「加速粵港經濟整合--打造世界級珠三角都會區」研究報告,建議政府採用投資基金模式,推動大型跨境基建的發展。

智經建議由粵港兩地政府成立粵港投資基金,全面統籌軌道交通的融資、建設及營運,以便有效安排資源投放,亦有助理順兩地政府於項目投入的問題。在此基礎上,日後可擴大應用到港珠澳大橋及其他跨境基建項目上,亦可研究用作協助珠三角港商升級轉型的可行性。此外,由政府牽頭並作主力,可為投資基金營造聲勢及增加信心,以吸引更多社會資源參與,有利投資基金的持續發展。

此建議或會觸動自由經濟學派的神經,指政府不應介入市場,認為這有違「大市場、小政府」原則。但從歷史可見,香港擁有最自由經濟體系已是公認的事實,政府的管治哲學也從來不是不干預的。一九七零年代香港主張「積極不干預」,其中的「積極」是指當市場失效時,政府便應「干預」。時至今日,香港奉行「大市場、小政府」原則,亦強調面對市場失效時,政府在關鍵時刻可以做到強而有力的介入。

此外,以二分法看待「大市場、小政府」下的「政府」與「市場」關係,亦不合時宜。一九六零年代石硤尾大火,政府推出公屋興建計劃﹔一九九七年金融風暴,政府動用千億元入市「打大鱷」,兩者均是政府干預行為,但其目的也不是要干預市場,只是當市場出現失衡,政府就需要介入。當世局風雲急變之時,不干預在過去可行不等於現在仍可行。就是一向信奉自由市場原則的歐美國家,在金融海嘯的衝擊下,亦要為重建環球金融秩序,相繼採取救市行動。

事實上,由政府成立投資基金參與各項建設,並非天馬行空,在海外已有成功例子。新加坡政府於一九七四年組建的淡馬鍚金融控股公司,便擁有二十家大型「與政府有聯繫企業」的股份,投資組合價值九百億新加坡元,囊括通信、金融、航空、科技及地產等與國民生活息息相關的行業與產業。藉著成立投資公司,新加坡政府得以推動多個重要產業的發展,有關經驗值得香港借鏡。

美國聯儲局前任主席格林斯潘亦承認,今次金融海嘯的發生,是過份相信市場的調整機能間接造成。可見「大市場,小政府」的理念,不在於政府「有否」介入市場,而是政府「何時」及「如何」介入,關鍵是要有利整體經濟及有現實需要。面對百年一遇的金融海嘯,政府必須要有前瞻性,以創新思維去處理問題,在全球經濟衰退的「危」中,尋找有利本地經濟長遠發展的「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