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創新及科技發展 | 2009-05-19 | 《星島日報》

港需活力創意生態環境



在全球化的大趨勢下,城市之間的競爭不再侷限於經濟發展和高效率,而是以創新、創意及匯聚人才為本。智經研究中心向來關注香港長遠競爭力,早前進行的香港競爭力研究已發現,香港的法治、基建及宏觀經濟均達到高水平,但在創新環境、生活質素及教育方面仍有不足。中國社科院發表的全國城市競爭力報告,與智經所持見解相同,認為香港在文化、環境及科學技術的競爭力,面臨嚴峻考驗。

不少人認為創意只是經濟發達城市追求的玩意,創意本身並沒有經濟價值,這說法值得商榷,現實是從企業以至整個社會,均需要創意推動持續發展。就香港而言,創意是經濟體系的重要元素,全靠多年來不斷求變,從產品、服務、管理、營運、形象等各方面的創新,奠定香港在國際市場的地位。蘋果公司獲《財富》雜誌選為全球最受景仰公司,旗下的iPod、iMac、iPhone風靡全球,亦是憑創意為用戶帶來驚喜。

以人才及生活空間切入

推動創意發展的方法很多,公共政策是其中一環,重點是以人才及生活空間為切入點,營造創意生態環境,釋放創意能量。智經的「創意都在香港」研究指出,培育創意人才可從家庭/個人創意培育出發,透過家庭優惠套票、全年通行證等票務上的誘因,鼓勵家庭更多參與文化活動,長遠建立有文化欣賞能力的觀眾群。我們同時建議擴大持續進修基金的涵蓋範圍至創意相關課程;鼓勵文化創意產業團體透過實習、師生培訓等計劃,為年青創意人才提供就業及培訓機會。

創意與文化藝術息息相關,台灣的創業產業有突出表現,是因為政府重視創意文化修養,藉著在小學各階段以至在社區設有不同的藝術導賞,貫徹施行從小培養市民文化水平的普及推廣方針。汲取台灣經驗,香港可在公共場地推行長駐「創意工作者」計劃,落實藝術教育;亦可引進海外教育機構,提供更多元化的創意課程,以及促進地區文化交流活動,締造更多創意表達和交流空間,將創意文化融入生活的一部分。

公共空間方面,現行保育政策已作了很大改進,例如灣仔舊區重建,採用古跡建築群與社區共同規劃的概念,這正是智經提倡的「文化為本」城市發展模式。建議重點是將歷史建築與周邊建築群、街道一併保育發展,採用市/區本位的保育政策,以社區為單位發展「文化區」,用聚集形式(clusters)保育歷史建築及文化場地,藉此締造城市的文化氛圍,邁出釋放創意的第一步。以中區警署為例,可結合鄰近的藝穗會及蘭桂芳作整體規劃,發展成文化、旅遊集群,保留富歷史和文化價值的創意空間,創造經濟價值。

舊工廈發展創意集群

美國矽谷作為引領全球信息產業基地,致勝關鍵是能夠匯聚創意人才,形成集群效應,從互動交流激發創新思維。同樣地,香港亦需要有創意集群,為創意人才提供作業空間,這可以是自然形成,例如火炭藝術村;亦可由政策引導產生,例子有石硤尾工廠大廈改建的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事實上,香港現有不少舊工廈長期空置,原因是受法例所限未能改變用途。智經建議利用舊工廈發展創意集群,通過政策法規上調整配合,將荒廢工廈改建為創意工業的生產及培訓場地,促成創意集群的形成;而五、六十年代的政府工廈,則改建為文化、創意中心,以可負擔的租金水平為小規模的創意企業提供工作地方,為香港建立更多孕育創意人才的基地。

在國際經濟建立新秩序之際,香港更需要藉創意提升長遠競爭力,以爭取在環球市場佔有更重要位置。香港未來的經濟發展,將離不開釋放創意能量、把創意轉化為經濟價值、以創意推動城市發展等政策議題,社會各界越早展開討論,對本地的創意生態環境將越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