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區域及經貿發展 | 2009-08-11 | 《經濟日報》

教育產業化 輸入學生輸出服務



本地大學的國際認受性近年日益提高,其中三所大學名列全球五十強學府,在英國《泰晤士報》的亞洲大學排名及上海交通大學的大中華區大學排名中,本地大學亦躋身五甲及十大之內。此外,香港擁有兩文三語和具國際視野的學習環境,達國際水平的課程、師資和學術設施,加上內地對本港高等教育的殷切需求,為香港教育產業化創造有利因素。

長久以來,香港的教育被視為公共服務。隨著越來越多內地及海外學生來港升學,香港教育的市場發展潛力開始受到關注。經機會早前提出香港發展教育產業的建議,反映政府對敎育的新思維,認同教育不僅是公共開支項目,亦可成為有利經濟發展、創造就業的產業。

智經研究中心的「港深教育合作」研究,對兩地教育合作進行分析,並就香港發展教育樞紐的可行性提出論證。結論是區域教育樞紐為香港帶來的,不單是來港升學學生,還可吸引國際著名學府來港辦學,是互利投資。而通過教育合作實現港深教育資源互補,可幫助香港進入更大的內地教育市場,這將直接影響香港發展教育樞紐的目標和定位。

樹仁大學是民辦大學成功例子,而在政府公佈推動教育產業發展後,恒生商學書院、珠海學院、港大專業進修學院及理大附屬的香港專上學院,均表示有興趣升格為私立大學。英國華威大學早前亦表明,正研究來港設立私立大學的可能性。教育機構以行動說明,香港教育存在很大的市場發展空間。

產業發展講求供應亦要有市場需求,內地生便是一個潛力龐大的人才庫。單是深圳在過去數年,平均每年有逾千名高中學生出國留學,深圳家庭每年匯出境的學費超過億元。根據智經研究,逾八成深圳家長願意送子女到港升讀大學。深圳對香港教育資源的迫切需要,為香港教育產業帶來發展機遇。

發展教育產業可從兩方著手,包括為港「輸入」內地及海外生源,以及向內地及海外「輸出」香港教育服務。宿位不足是香港吸納非本地生的主要障礙,要突破土地資源的限制,香港可爭取本地大學在深圳獨資設立分校或校區,將不同年級及院系的學生安排在港深兩個校區,並透過本地大學在深圳的產學研基地等相關機構,在深圳建設學生宿舍。

港深雙方亦可考慮在河套區設立大學城,共同打造「港深教育圈」,吸引珠三角及附近省份的學生前來就讀。但要達到目標,大前提是爭取國家將香港與內地教育合作的事宜,從涉外教育法律法規中抽出,避免在教育合作中,將香港視為外方,以減低香港在收生及運作上的難度。近期澳門大學落實在橫琴開設新校區的案例,甚具參考價值。

從高校延伸到中、小學校,是教育產業長遠發展必然路向。智經認為,香港可引入自負盈虧原則,以分段方式向深圳部分開放基礎教育,先從香港的非資助學校開始。政府亦可在政策上作出相應協調,讓辦學機構有較大空間,以及考慮撥出空置校舍供辦學機構申請建立寄宿學校。

另一方面,港深應建立雙方認可的職業資格認定機制,積極向深圳輸出職業教育課程和標準,使香港的職業培訓教育進入深圳市場,兩地共建區域性職業培訓體系。香港並可與廣東省合組中外合作教育考試機構,以深圳為基地延伸香港的專業和國際考試業務;以及在河套區設立香港考試局辦事處,提供國際考試的報名及諮詢服務,使港深成為參加專業及國際考試的重要渠道。

不過,仍有不少人認為教育是公共服務、社會福利。智經認為,政府有責任為本地生提供更多高等教育機會,藉此提升香港人才質素;另一方面,香港亦可將教育產業化,例如大學以自負盈虧模式吸納內地及海外學生,或創造有利環境鼓勵民間辦學。公共教育服務及教育產業是可以並存及共同發展,兩者並不存在排他性。

英國向全球吸納三十萬名學生,每年賺取550億港元教育外匯收入,是公共教育服務與教育產業化並行的成功例子。在獲得可觀經濟收益之餘,更重要是為當地締造多元文化的學習環境,有助學生擴闊國際視野,並有利匯聚人才。香港要發展成為教育樞紐,必須具有更大包容性的思維,從接納多元文化出發,視港深教育合作為重要起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