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粵港一小時生活圈


與內地經貿合作 | 2009-08-25 胡定旭 《成報》 下一篇 上一篇

現時有近21萬港人在內地工作,約50萬港人居留內地,經深港陸路口岸出入境人次每日數以十萬計。隨著兩地經貿連繋越趨緊密,北上生活的港人不斷增加,其中逾八成更是長留廣東省居住,但現時兩地居民單是交通往返已花上半天,對生活及工作造成不便。智經在「珠三角都會」研究提出構建一小時生活圈,令到香港往廣州猶如九龍往新界一般便捷,目的是令兩地居民生活更為便利、通達、快捷。這對降低時間成本及資源整合具有實質作用,使香港的腹地擴大到珠三角,促進香港與珠三角的人流和物流,並間接推動資金流動,為粵港融合創造條件,強化香港在珠三角都會的角色定位。

根據智經研究,軌道交通是珠三角一小時生活圈的核心交通建設,未來會分三個十年逐步實現。首先是2010年廣珠鐵路及廣深港鐵路建成,實現廣珠澳及廣深港沿線城市的一小時生活圈;下一個十年是藉港珠澳大橋、深中大橋貫通珠江東西兩岸,實現珠江東西兩岸城市之間的一小時生活圈;到2030年的第三個十年,軌道交通將連接到珠三角都會各縣,實現縣級以上城鎮的一小時生活圈,標誌著香港與珠三角交通網絡全面貫通。港珠澳大橋的價值在於打通珠江東西兩岸,使香港的經濟輻射延伸至珠江西岸;並可視為推動粵港車牌制度改革的契機,打破車輛通關問題對兩地人流、物流發展的制約。更重要的是,從未來20至30年珠三角都會的人流和貨流總量規模,以及人貨流動的頻率和密度來看,港珠澳大橋、深中大橋以至規劃中的軌道交通,可能也不能滿足未來需求,有需要未雨綢繆,在港珠澳大橋的基礎上,考慮其他連接東西兩岸的交通建設。

隨著軌道交通建設令兩地交通更完善、更便捷,粵港一小時生活圈逐步實現,由此衍生跨境居住、工作的民生需求,亦需要兩地共同處理,提供適當配套。

粵港可考慮建立社會民生公共治理架構,利用廣東在CEPA協議所獲的先行先試權,對在廣東生活及工作的港人提供協助,以及方便在廣東的內地人進出香港。

智經認為,可利用與深圳一河之隔的地理優勢,以深圳作試點,推動粵港兩地先從醫療及教育等領域合作。香港可爭取在深圳開辦港式醫院,實行香港的醫療制度,讓在深圳及附近城市的港人,也可得到應有及適切的醫療服務,以體現香港對內地港人的承擔。教育方面則可考慮在深圳建立港式學校,讓港人子弟在深圳亦可接受港式教育,充份發揮兩地制度的好處。

當跨境工作及生活隨時間演變成兩地居民的日常生活,香港的市場規模將由現時七百萬人,伸延至超過九千四百萬常住人口的珠三角。根據量化分析,珠三角都會於未來三十年對港澳地區的經濟增長效應,將分別是2010年的31億元、2020年的80億元及2030年的183億元。當2038年珠三角都會完全形成時,為港澳帶來的經濟增長效應將突破300億元,整個珠三角都會的GDP亦將超過2.7萬億美元,足以與紐約都會區的經濟規模匹敵。

珠三角都會是粵港經濟不斷融合和社會不斷交流中,自然形成並已存在的基本事實,以往一直是民間主導,下一階段需從規劃上以政策作牽頭引導,令發展進程加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