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區域及經貿發展 | 2013-03-08

新小販經濟



小販擺賣過往在香港曾經相當活躍,後來隨城市發展息微。近年這種營商模式再受社會關注,農曆新年前後街頭小販成行成市、天水圍天秀墟開業,以至花園街大火引發的排檔經營問題,使人思考小販經濟在今日的香港應該如何定位。若從途人安全、道路使用權等角度看,小販活動理應不受歡迎,但在物價高漲,小店難以生存的今天,這種營商模式又似乎回應了社會需要。現行的小販政策,一直嘗試將屬於「非正規經濟」的小販活動,改造成以「正規經濟」的模式經營,當中有成功,也有失敗。政府若肯定小販經濟的價值,不妨參考一些國家的做法,例如讓小販有更多機會以「非正規經濟」的模式發展,甚至跳出扶貧、地區經濟等框架,為小販活動在「正規經濟」尋找生存空間,或可有助思考小販經濟的其他出路。

現行小販政策

政府多年來的小販政策,是妥善規管持牌小販的販賣活動,並打擊非法擺賣。當局自上世紀五十年代開始對小販進行規管,到1970年代,由於飲食習慣改變、餐館增加以及投訴小販的數字上升等原因,市民對街頭食品小販的需求開始回落。1973年,前市政局通過決議不再簽發新的牌照。[2]逐年降至2000年的9千多個。[4],大跌至2012年的1,690名。[6]

今年二月初,立法會食物安全及環境衛生事務委員會會議討論了涉資2億元的「為固定小販排擋區小販推行的資助計劃」,包括搬遷550個位於逃生梯口的攤檔以加強消防安全,以及發放12萬元予自願交回小販牌照的合資格申請者。若計劃在三月中的財務委員會通過撥款,有可能導致小販數目再度減少。

有需求 無空間

小販數目持續減少,不代表民間對小販經濟沒有需求。每逢農曆新年前後,當大批無牌小販走上街頭發「新年財」,旺角、深水埗等老區,都會有市民湧到這些約定俗成的臨時市集,感受節日氣氛。但隨着近年食環署加緊執法,這種「傳統」開始改變。在公眾通道擺賣,無疑會阻礙途人,擺賣時製造的噪音、衞生等問題,也會干擾附近居民。不過食環署人員的盡忠職守,未必得到支持,甚至有市民埋怨執法過嚴。新春期間一名老婦在粉嶺火車站外被小販管理隊檢控,就惹來數十名不滿市民包圍,批評小販管理隊不近人情。[8]

扶助政策存在,經營卻似乎愈見困難。愛你變成害你,究其原因,可能是社會始終將小販擺賣視作違法、不安全的活動,多於重視它的經濟貢獻。這種想法並非香港社會獨有,印度首都新德里政府,也曾試圖在2010年英聯邦運動會前夕驅逐市內約35萬名街頭小販。只是當時的小販沒有就範,印度全國街頭小販聯合會更將政府告上高等法院。法庭最終裁決,禁止政府基於任何行政政策,剝奪街頭小販誠實經營的權利。去年印度政府更就保障小販權利立法。[10]參與這些經濟活動的人,往往是為了維生,而不是賺取豐厚回報。在不少發展中國家,「非正規經濟」是重要的經濟動力。據國際勞工組織統計,印度83%的工人從事非正規經濟活動,而1990年至2000年內非洲大陸創造的九成就業機會,均來自「非正規經濟」。

管理學大師C.K. Prahalad在其《金字塔底層的財富》(《The Fortune at the Bottom of the Pyramid - Eradicating Poverty through Profits》)一書中提出,全球生活在2美元貧困線下的40億窮人蘊藏著巨大的創業能力和消費能力,這是一個巨大而被冷落了的市場。

現時香港的小販政策,實行起來,似是要將一種「非正規經濟」的營商模式改造至「正規經濟」。這不但阻礙了「非正規經濟」的發展潛力,要本來適合在「非正規經濟」的街頭小販在「正規經濟」下取得成功,亦非易事。雖然香港屬於已發展經濟體,但110萬的貧窮人口[12]在美國和英國,微企的數目近年也有顯著增加。[14]由此可見,微企在各地經濟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

香港暫時沒有為微企特別訂立支援政策,而是將之納入中小企的政策範圍。然而,不少學者也認為微企是幫助失業者、在職貧窮人士及受公共援助人士的有效渠道[16],美國也在1980年代開始引入微企概念,並發展出為微企而設的貸款、培訓計劃。1 食物環境衛生署(2002)。立法會食物安全及環境衛生事務委員會熟食檔小販牌照。
3 食物環境衛生署(2012)。環境衞生統計數字(2008-2011)。
5 食物環境衛生署(2013)。管理持牌小販及無牌小販。
7 「婦未開檔遭檢控 半百人圍販管隊」,《東方日報》,2013年2月7日。
9 PRS Legislative Research (2013). The Street Vendors (Protection of Livelihood and Regulation of Street Vending) Bill, 2012.
11 樂施會(2012)。香港貧窮報告:在職貧窮家庭狀況報告(2003-2012)。
13 Mark Schreiner (2003). Microenterprise Development Programs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in the Developing World. World Development Vol. 31, No.9, pp. 1567-1508.
15 同13
17 William Burrus (2006). Innovations in Microenterprise Develop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Paper presented at 2006 Global Summit of The Microcredit Summit Campa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