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0-02-18 | 《星島日報》

堅守「務實」、「可持續」公共理財大原則



財政司司長即將發表新一份《財政預算案》。一般估計,政府財赤比預期逾390億元為少,更可望取得盈餘。因應庫房財政改善,社會上對預算案抱有更大期望,有部分人士要求增加利得稅、薪俸稅及印花稅,以補貼幫助弱勢社群的額外需要。無可否認,貧富懸殊在香港備受關注,政府亦不諱言,要採取有力措施減少貧窮人口。不過,通過徵收更高稅項以達到財富再分配,這做法是否最適宜、最有利香港長遠競爭力,社會各界有需要深入討論。

智經認為,低稅率是香港營商環境及國際競爭力的重要元素。為了重新分配社會資源而加稅,改動香港經濟核心原則,破壞現行稅制的相對優勢,對整體經濟發展帶來的後果將難以想像。況且,在全港355萬勞動人口中,只有約36%即130萬人需要繳納薪俸稅,80%稅款來自15%納稅人的狀況,早已被指稅基過於狹窄,上述加稅建議與致力擴闊稅基的長遠方向並不相符。

增加就業創造新職位

更重要的是,社會福利屬經常性的長遠開支,藉高稅收達到高福利的政策一旦施行,便不能輕易走回頭路,這將對公共財政狀況及開支分配政策構成深遠影響,亦涉及公共財政理念可持續性的問題。在討論公共政策時,必須以社會整體利益為大前提,對基本制度作出任何重大改變前,必須經社會深入討論,務必三思而行。

經濟發展理想,就可增加就業及創造新職位,帶動工資增長,社會各階層皆可受惠,這是香港一向奉行的信念。在2003年「沙士」之後五年,香港經濟持續改善,低收入人口由2004年的83.5萬人減至2008年的51.7萬人,其失業率亦由2004年的10%銳減至2008年的3.5%。

過去的經驗引證了這基本信念行之有效。不過,香港在過去十年經歷了兩次重大經濟衝擊,包括「沙士」及全球金融海嘯,以香港一個外向型的經濟體系,經濟復甦惠及全民的速度難免受到影響。近期外圍經濟狀況的不明朗,亦增加了香港經濟及就業環境的變數。這些都需要社會各界明白及體諒,更不要輕易動搖我們的基本信念。

量入為出 幫助弱勢

面對金融海嘯尚未完全消退,經濟復甦未穩,基層生活未見顯著改善,社會上確實需要考慮制定長遠政策,協助基層市民提升就業能力及改善生活。不過,政策制定因要顧及各方需要,不可能即時出台,預算案提出一些寬、減、免的短期針對性措施,是為紓緩市民當前生活壓力的最有效之法,但必須堅守量入為出,不影響財政穩定性及可持續性的大原則。

社會上近年經常將「派糖」與預算案掛勾,甚至視作評價預算案的唯一準則,筆者對此並不苟同。事實上,政府在過去兩個財政年度,已動用逾800億元五度推出紓困措施,包括退稅、寬免差餉、免收公屋住戶租金,向領取綜緩及生果金人士發「雙糧」等。現在「派糖」彷彿成為預算案的例行公事,市民每每著眼於受惠與否的問題,令社會上就政策的討論失去焦點,這是政府及關心香港長遠利益的人所不願看到的。預算案是關係到香港經濟發展、社會民生及公共開支運用的重要政策文件,希望社會各界以務實態度看待,在關注即時紓解民困之餘,更著力謀求香港經濟向前發展,這樣才能提升基層的創富能力,讓人人安居樂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