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醫療衞生與健康 | 2010-03-15 | 《星島日報》

改變醫護服務模式 「居家安老」先行



香港醫療制度的發展,長遠而言需要逐漸從「有病才醫」的舊思維,轉型到預防患病,普及健康的新觀念。智經提倡的加強基層醫療,正是要促進服務使用者及提供者的正確行為模式,建立跨專業「團隊式」醫療服務模式,邁向全民共享的醫療改革方向。

「治療為主」變「著重預防」

作為病人與醫護體制的第一個接觸點,基層醫療的強化,可發揮改善社區健康,協助市民確立良好生活習慣的作用。《財政預算案》提出未來三年投放6億元,落實一系列加強基層醫療服務,值得支持;其中「居家安老為本、院舍照顧為後援」的政策方向,更與智經的理念一致,即由「治療為主」轉變成「著重預防」的醫療模式。

政府計劃推行「長者家居護理試驗計劃」,將護理服務從院舍帶到家居,正是醫護服務模式的轉變。試驗計劃切實地將基層醫療的服務及概念帶入社區,體現「預防勝於治療」的原則,最終有助社會減輕醫療負擔,並相信可帶來不少正面效應,值得全面推廣。

首先,「居家安老」比「院舍安老」更適合多數長者,因為讓長者在家接受護理服務,可保留原來的生活方式及社交網絡,並可藉此改變用者的行為模式,加強疾病預防意識,逐步建立追求健康生活的觀念。

「居家安老」提供的家庭式個人化服務,相對「院舍安老」的制度化服務,亦更容易讓長者感受到被關懷照顧,有利長者心理健康的發展。

現時平均每8名港人就有1位是65歲或以上的長者;預計到2036年,每4人之中就有1位長者。可以預見,長者護理服務的需求將持續大幅上升,單靠院舍照顧勢將難以應付。試驗計劃為正輪候護養院宿位的長者,提供更切合個人需要的家居照顧服務,在減輕院舍負荷的同時,又能將院舍資源集中在最有需要長者的身上,更有效分配及運用資源。

更重要是試驗計劃的長遠目標,是引入社區參與概念,改變服務提供者的行為模式,通過官、商、民三方協作,改善社區健康,這是發展基層醫療的重要元素。預算案提出撥款400萬元擴展「護老培訓地區計劃」,將可更有效提升社會資本,讓受訓人士發揮鄰舍互助精神,並為社區照顧的服務模式累積寶貴經驗,方便日後將服務延伸到其他範疇。

倡護理員服務與長者同廈

香港密集式的居住環境,其實很適合「居家安老」的推行。外國的人口居住分散,戶與戶之間需要交通接駁,費時失事。在香港,護理員為多個家庭的長者服務,可能在同一幢大廈上落,或只是一街之隔的距離,省卻不少交通上的時間及精力,有利提供更好的服務質素。

事實上,隨著人口老化,醫療需求和成本上漲,本港的公共醫療開支不斷飆升。公共醫療服務的質素得以保持,並維持低廉收費水平,有賴公共資源的大量投放。預算案已就下年度的醫療衞生開支,預留達370億元,佔政府經常開支超過16%,並承諾到2012年增至經常開支的17%。

預算案就公共醫療衞生及護理服務的額外資源,亦充分反映當局對社區健康的長遠承擔。在人才培訓方面,護士和助產士學額的增加,可配合未來的服務需求。此外,擴大長者護理服務模式,由院舍延伸到社區的建議,可減輕院舍負擔,亦能針對服務對象的需要,為發展社區為本的基層醫療,奠下重要基礎。

預算案提出的連串措施,為香港的基層醫療發展注下強心針,但政策要順利推行,必須得到資源上配合。預算案提出,醫療輔助融資方案將在今年內諮詢公眾。我們期望社會各界屆時多作深入討論,盡早就香港的醫療融資安排達成主流方案,讓香港公共醫療服務有可持續性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