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10-08-18 | 《經濟日報》

彈性退休 為人口老化籌謀



聯合國研究指出,未來10至15年的亞太區勞動人口,將因為人口老齡化而萎縮約10%。在香港,統計署公布最新的人口推算,長者比例將由13%增至30年後的28%,掀起社會對本地人口老化加速的關注。

去年底智經發表「彈性退休」研究報告,提出讓具有豐富經驗及技能的年長員工繼續貢獻社會,以配合知識型經濟發展及補充本地生產力,減輕下一代的個人及社會負擔,令香港在人口結構轉變下維持長遠競爭力。

善用長者 2036年4成屬高學歷

現時大部分企業及政府機構,將員工退休年齡設在60歲。在人口老齡化的趨勢下,這意味本地勞動力將不斷萎縮,導致生產力下降及稅收減少。另方面,現時的長者撫養比例是每6人供養1長者,30年後將是每2人供養1長者,公共開支亦將因應安老需求而上升。社會資源此消彼長所衍生的問題,關係到這一代在職人士於日後的退休保障,更關係到他們留給下一代的經濟及社會負擔,不容忽視。

隨著時代進步,長者的教育及健康狀況,一代比一代優勝。以55至64歲的組群為例,2006年有11%人士曾接受專上教育,預計到2036年將增至平均約41%。人力資源是知識型經濟的寶貴資產,尤其對受人口老齡化及勞動力萎縮困擾的經濟體系,擁有豐富經驗和技能的退休員工,更是社會勞動力的緩衝,可因應市場需要維持穩定的勞動資源。

在發達國家,超過60歲的長者有20至50%仍在工作,其中美國有20%是70歲以上在職長者。社會各界亦普遍認同,持續就業應根據能力而定,年齡並非唯一考慮。

香港必須未雨綢繆,主動研究年長勞動人口及其工作模式的政策,包括提倡彈性退休。增加年長人口參與社區及經濟活動,長遠可紓緩勞工短缺問題,打破人口老齡化必然導致勞動力下降的宿命,經濟增長亦可帶動更多就業機會。企業則可通過讓資深員工延遲退休,方便他們將多年累積的工作經驗及知識傳授年輕同事,提升人力資源質素及營運效率。

對年長員工而言,彈性退休可增加收入及持續領受員工醫療保障,相對減輕退休後的經濟及醫療負擔,避免退休金及個人儲蓄被過早耗盡。更重要的是,部份長者在退休後會感到與社會脫節,但通過工作維持他們的社交活躍度,可減低其產生負面情緒的機會,發揮積極樂頤年的精神。

為社會儲備人力 英美已引入

不過,要在港推動彈性退休亦不容易,主要因為社會上普遍認為年長員工的生產力低、聘用薪酬因年資關係而較高,甚至認為他們會阻礙年輕一輩晉升。其實彈性退休的意義,在於為社會提供人力資源儲備,應付未來勞動力萎縮的需要;即使在勞動力充裕時,年長員工亦可以義工、培訓或顧問的形式繼續貢獻社會,與年輕員工晉升不一定存在矛盾。英、美、日及新加坡等先進國家,已認識到成熟勞動人口的好處,先後引入彈性退休。

彈性退休在香港並非嶄新事物,問題是如何營造有利環境,令僱傭雙方得益,因這涉及對退休觀念的轉變,亦關係到多個社會及福利政策的長遠規劃,包括對社會福利、強積金、僱傭合約、員工晉升前景及勞工保險的影響。為提高彈性退休在香港的接受程度,推行彈性退休必須循序漸進,令年長員工可逐步退出工作。

推行彈性退休將是一個長遠過程,如果我們相信這是應付人口老化挑戰的新猷,政府、企業以至個人都需要採取進一步行動,盡早展開社會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