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1-03-26 | 《經濟日報》

全城謀對策 降最低工資衝擊



本港最新失業率下跌至3.6%,失業人數持續下降至約12.3萬人,回復到環球金融海嘯前的水平;2010年的本地經濟增長6.8%,亦比政府原先估計為高,情況令人欣喜。

失業率恐已見底 有機回升

值得關注是展望來年經濟,預算案預期經濟將穩健增長4%至5%,卻同時指出失業率已跌至較低水平,再顯著下降空間有限,並要留意落實最低工資對失業率的影響。

設立最低工資制度的原意,是確保在任何經濟環境下,僱員仍得到工資保障,讓低薪人士也可分享經濟成果。全球已有超過80個國家,確認國際勞工公約有關最低工資的建議,其中英、美、澳、法等西方國家,均具有數以十年的運作經驗,亞洲地區如南韓及中國,也先後於80及90年代引入此制度。即使沒有最低工資的新加坡,亦設有全國性工資指引,可見制定工資政策是全球趨勢。

香港去年完成最低工資立法,將首個法定時薪定於28元。根據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下稱臨資會)的報告,預料將有近31.5萬名員工可獲加薪,佔本地勞動人口11.3%,加薪幅度估計達到16.9%。社會普遍期望最低工資可為低薪人士提供工資保障及提高購買力,改善貧富懸殊;並可望藉此增加員工對工作和企業的歸屬感,以及促使僱主提高效率和生產力,發揮改善營商及社會環境的作用。

1700企業盈轉虧 裁員潮或至

另方面,市場卻料到部份企業會透過精簡人手及提高價格,以抵銷最低工資帶來的額外開支。由此引起的社會問題,可能包括員工失業、通脹加劇及企業倒閉等,影響香港長遠競爭力。這說明預算案的憂慮並非無的放矢,也不是杞人憂天。為將最低工資可能帶來的影響減至最低,政府有必要在政策既定的現實情況下,及早籌劃對策及展開社會討論。

事實上,最低工資對失業率的影響,一直是社會上就此課題的最大爭議,部份人士擔心會導致職位流失及失業率上升,有的則認為低薪行業前線員工的供應緊絀,大規模裁員的可能性不大。據臨資會推算,28元的法定時薪水平,將導致近1,700間企業轉盈為虧,約4.5萬名員工被裁退及近20萬員工被削工時,失業率被推高1.2個百分點,即回升到2009年金融海嘯期間的水平。

低學歷年長打工仔 首當其衝

全港現時有超過33.5萬人屬於55歲或以上的年長員工,約佔全港僱員人數12%;在清潔、保安、飲食及零售等低薪行業中,更有近60%的年長員工僅具小學教育程度。他們大有機會是首當其衝受最低工資影響的失業人士;在工資水平全面提升的環境下,他們日後想重返職場亦不容易。這是香港就業市場將要面對的重大挑戰,政府並需要因應求助個案急增的可能性,從資源及政策上早作準備。

此外,若有企業因無力應付額外成本而結業離場,亦將導致大量員工失去工作,令失業率在短期內有即時上升的壓力。政府沒有這方面的評估數字,但需要具有危機處理意識,及早研究如何協助中小企應付這過渡時期,以發揮穩就業的作用。這亦有助緩和企業提價的壓力,避免已持續上升的通賬被進一步推高。

從越來越多國家實施最低工資制度,可見最低工資確實能為勞工帶來一定保障。加上,香港就業市場正處於持續改善狀況,為最低工資的到來造就了良好形勢。不過,最低工資始終是牽涉面廣且影響深遠的政策,雖然立法及訂立法定時薪等具爭議的程序已完成,但要盡量減低政策推行遇到的阻力,對於社會各界憂慮的潛在問題,仍不可掉以輕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