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1-04-16 | 《經濟日報》

研社會共識 看守政府可「有為」



財政預算案引起的討論和爭議,至今仍餘波未了。到底問題出在何處?值得社會各界深思。

社會上總有大大小小的矛盾(cleavages),任何政府皆要在矛盾中選取立場,例如在放任經濟與介入分配之間、在門戶開放與保護主義之間抉擇,以此作為各政策方向的整體道德依據;更需要因應社會轉變,適時就其政治定位作出調節。

社會矛盾 西方政黨輪替調節

在這方面,西方國家主要透過政黨輪替進行調節,以及通過公眾就社會矛盾及政府定位的討論,醞釀宏觀共識。

在香港,政府可以透過傳媒和民間團體,掌握政治定位的調節力度。例如「大市場、小政府」備受社會爭議越來越大,主要因為本地貧窮人口達125萬,經濟階級矛盾日趨深化。

有管治理念 惜爭拗多於實戰

在此情況下,政府有需要作出回應或調節,包括特首提出的「進步發展觀」及港式「第三條路」等。不過,在眾多政策爭端下,新的管治理念未有受到公眾關注,政府也沒有積極推動社會討論,實是可惜。

更值得留意的是,政府的政策諮詢及倡議工作中,政策方向和政策內容這兩個環節,經常被混淆不清,即擬議政策下達公眾層面時,已去到討論政策細節的階段。以近期的交通津貼為例,其政策方向是鼓勵基層就業還是作為福利項目,社會固然認知不足,政府倡議的政策方向與具體政策內容也不一致,導致市民期望與現實的重大落差。

同樣道理,社會對各項政策的政策方向缺乏討論及共識,政府與民間亦將難以建立各項政策的議程及主次。近年社會就《施政報告》、《財政預算案》的討論,總是將焦點放在細節上的不足,著力發掘「被忽略」人士,例如月入八萬元仍高呼入不敷支的中產等。因忽略政策方向所衍生的社會現象,由此可見一斑。

把握餘下任期 為下屆覓方向

現屆政府剩下一年多任期,部份人士形容此為看守政府。其實從積極態度面對,看守政府也可以很有為。當然不是要求政府在餘下任期倉卒推出重要政策,這個「有為」可以是把握時間,就多個重大項目進行研究、諮詢及鼓勵民間介入。如如何應對人口老化?如何建立文化藝術軟件?如何協助年青人向上流動?如何保育新界鄉郊地區?及如何強化民間團體等。

有不少涉及政策方向的問題,社會上仍是眾說紛紜,需要多作研究及討論。如能把握未來一年多時間,促成社會就重要政策的政策方向展開討論,為下屆政府,留下有關的協商成果及社會共識,肯定是現任政府的一大政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