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11-05-28 | 《經濟日報》

關愛定位不清 好心難成事



「關愛基金」早前在爭議聲中獲立法會通過撥款50億元,但這基金自去年政府宣佈成立以來,備受社會質疑,來自商界的捐款亦遠低於預期。這個原意推動商界捐獻的扶貧項目,為何會遭到各方非議?有關問題值得決策者深思。筆者嘗試剖析箇中因由並提出建議,希望能作為政府日後制定相關政策的參考。

關愛基金出師不利,有支持者歸咎於部份政客將事情政治化,令扶貧項目被抹黑成下屆特首「助選基金」;商家捐款被標籤為官商勾結,誣衊此為換取日後政策優惠的利益輸送行徑。對於這些陰謀論之說,個人並不認同。政府推行任何政策,得到公眾支持是公認的基本要求;況且是次涉及50億元巨額公帑,受到市民和政客關注亦屬意料之事。

港府錯判民情 官商勾結疑慮

行政長官在去年的施政報告建議設立關愛基金,由政府和商界各出資50億元,目的是鼓勵商界參與扶貧工作。關愛基金的反應強差人意,問題癥結在於政府設立基金時錯判民情,對基金的目標不明、定位不清。

近年社會上瀰漫「仇商」情緒,地產霸權、官商勾結之說不絕於耳,其中很大程度牽涉到地產商的經營手法,以及政府政策向個別產業傾斜所致。在此形勢下,政府沒有好好發揮維持市場和社會公平公正的角色,卻主動出資推動商界扶貧。這豈不是為政客「官商勾結」的指控提供佐證?加深社會對政府慷納稅人之慨、為大財團「洗底」的猜疑?

積極檢討社保 更勝設立基金

據政府所指,關愛基金的最大價值,在於其靈活性和先導性,為綜援網以外的漏網之魚提供多方面支援。不過,香港的綜援制度已提供社會支援保障。政府作為政策制定者,如果認為現時提供的社會福利服務,未能全面照顧有需要社群,最合適做法是更積極檢討相關政策和資源分配,完善現行機制,而非另行設立具慈善性質的基金,架床疊屋。

進一步而言,關愛基金目標協助的漏網之魚,主要是哪個群組的基層人士?他們的現況如何?遇到的困難何在?需要何種支援?政府似乎仍未清楚掌握此等資料,亦沒有說明各項目緩急優次的準則,更遑論是具體的執行策略和目標。在基金目標不明的情況下,首個項目提出資助貧困學童遊學的建議,難免被批評是不必要及脫離現實。

關愛基金來自商界募捐的部份,至今僅獲承諾捐款18億元,實收只有6.8億元,與目標50億元相差甚遠。商界的冷淡對待,有部份是因為政治上怕被冠上官商勾結,更主要是擔心企業的形象和理念,未必可與基金的支援項目掛鈎,未能達到向公眾展示企業社會良心的效果,因而對關愛基金卻步,寧願自行舉辦或支持其他慈善活動。從商界的憂慮,顯見問題源於基金的定位不清。

一次性撥款 不如完善政策

平情而論,政府主動增加資源扶貧,本屬好事,關鍵是執行時必須謹慎周詳,以免引起反效果。政府可考慮沿用現有的政府、公民社會和企業「三方合作」,以配對基金形式,鼓勵商界捐款支持社福機構的扶貧和教育工作。其中「大學配對基金」便成功為大專院校帶來近108 億元的額外資源;「携手扶弱基金」亦為社福機構帶來逾2億元的商界配對捐款,更重要是可避免社福機構憂慮關愛基金分薄商界的正常捐款。

扶貧工作任重道遠,需要有遠景和有承擔,一次性撥款的基金形式,卻欠缺長遠政策規劃,令基層市民失去保障。政府有責任積極檢討相關的政策配套,完善現行社會保障制度,讓最多的有需要人士得到援助;長遠則要通過一系列政策,可持續地改善基層市民的生活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