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區域及經貿發展 | 2011-07-23 | 《經濟日報》

80後出路 轉戰內地「大富翁」



香港回歸14週年的慶典結束,七一遊行亦曲終人散,但當日部份人士的激進表現,仍然受到社會關注。這一代年輕人面對置業難、「上位」難、學位貶值及全球化競爭等挑戰,如何能夠突破種種難關,另闢一片新天地?作為80後的其中一員,筆者希望能分享一些個人看法,為青年人帶來正面影響。

向上流困難 大學含金量跌

樓價在過去兩年半上升近八成,早已突破97年歷史高位,新一代慨嘆「上車」遙遙無期。筆者認為,經濟發展有週期性,樓市亦不例外,君不見樓價先後在97年、03年和08年出現大幅調整?隨著美國經濟放緩、歐債危機未退、內地收緊銀根和利率重拾升軌,樓價不排除在未來一兩年顯著下調。

年青人等待時機來臨這段期間,應積極儲蓄充實個人財政能力,加上預期政府復建居屋在即,大有可能在不久將來實現置業夢。

社會流動問題近年備受關注,80後擔心無法向上流動的情緒尤其強烈。根據中大亞太研究所調查,在816名受訪的18至30歲青年中,55.6%中下階層及48.6%中層受訪者,均認為香港社會向上流動的機會不足;分別有66.8%及63.5%認為比97年前的機會更少。即使上層及中上層受訪市民,亦有39.1%認為社會向上流動的機會不足。

除了向上流動性下降,他們更面對大學學位「含金量」下降的現實。自最低工資法例於5月生效後,即使全職保安員亦動輒月薪過萬元,與大學畢業生的起薪點相差無幾。早前更有報導指出,09年新入職的大學畢業生,薪酬水平比97年還要低,由97年平均年薪17.1萬元跌至09年的16.4萬元,跌幅超過4%。

對大學畢業的本地青年而言,剛投身社會要接受與保安員分別不大的薪酬,即使工作數年的晉升前景亦未見明朗,挫折感難免比人強。更甚的是,受惠於內地經濟強勁增長,吸引海外港人回流工作及內地專才留港發展,不少中上階層管理職位落入他們手中。本地青年面對海歸派和內地人才的直接競爭,間接令「上位」機會減少,日益擔憂被「邊緣化」。

傳媒炒作激進 有欠公允

面對種種挑戰,很多年青人對發展前景感到憂慮,部份人甚至採取較激進行為表達對社會和政府的不滿,筆者對此深感理解。然而,有媒體大肆炒作「80後問題」,更將80後標籤為激進、懶惰和急於上位的香港第四代,實在有欠公允。

事實上,「80後問題」並不是問題,而是香港社會轉型的歷程。隨著香港步向知識型經濟和全力打造國際性都會,大量外來資金和人才將湧入香港,造成商品價格颷升和競爭劇烈的現象。在12年免費教育制度和高等教育普及化的情況下,大學生待遇平民化乃必然趨勢,只有持續進修和開拓新的發展機會,才能令我們年青一代保持競爭力。

爭取北上公幹 吸經驗拓人脈

個人認為,年青一代若要趕上中國的發展勢頭,較可行的做法是先到有中國業務的香港公司工作,積極爭取北上公幹的機會,建立個人在內地的工作經驗和人物網絡。此外,自我增值亦是不可缺少的元素,青年人需要持續進修與工作範疇有關的知識,深入了解內地的營商文化,假以時日可望在內地大展拳腳。

現在的香港有如一盤玩了數十年的「大富翁」遊戲,大部份土地和產業早已落入他人手中,新加入遊戲的年輕人,只有不斷交租和路費。既然這裡的大局已定,我們何不抽身而出,轉戰中國版的「大富翁」?在這片土壤中,不少土地和產業仍有待開發,年青人只要刻苦經營,將有更多空間建立自己的事業王國。

筆者最近十分喜歡內地節目「中國達人秀」,原因是節目中經常鼓勵人們「相信夢想,相信奇迹」,打動萬千國民。在香港這片福地的年青人,我們豈不是更應該為自己的「夢想」奮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