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1-08-06 | 《經濟日報》

社會兩極 誰可領導沉默大多數



智經與三十會合辦的領袖論壇2011於上周六結束,參與者超過700人,座無虛席。從論壇的盛況可見,社會上對領袖訓練的興趣日增。但隨著香港步入選舉年,下任特首選舉亦於明年進行,有關領袖的討論不知不覺流於個人化。我認為,領袖可以來自不同領域及階層,並非當權者的代名詞,重要是各方領袖之間的互動交流,論壇的主要訊息就是體現社會參與。

動員群眾 領袖不一定是權威

傳統觀念往往將領袖與擁有權勢或地位者,劃上等號,但在社會不斷演變的今天,身處高位者可以是領袖,但領袖已不一定是有權威者。事實上,在眾多民間團體的組織者中,具有法定領導地位或權威的又有幾人?即使如此,也無礙其在追隨者心中的地位。這說明領導力更多體現於行動中,關鍵是如何以言行來動員群眾力量達成目標。

香港現時呈兩極化現象,有10%是認為政府永遠是對的之絕對支持者,但在另一端10%的絕對反對者眼中,政府永遠是錯的。兩者之間可能有70%至80%的沉默大多數,但不代表他們沒有意見,相反這80%才是真正的主流意見。香港現時所需要的領導力,是能夠促使沉默的80%參與公共政策,令他們更多發聲,這是我們一直提倡的社會參與。

走入人群 說服民眾正視現實

香港社會及政治生態的轉變,已成事實。上命下從的管理觀念難以準確掌握民意,也未能符合著重個人自主的新一代之期望。作為機構的領導人員,筆者亦經常溫馨提示中層管理的同事:「上一次你跟下屬言謝是何時?」

根據智經於2007年的研究,社會參與將會是改善香港公共政策制定的重要元素。成功的社會參與,需要締造高包容性及透明度的社會參與過程,這將有助凝聚社會共識,爭取公眾對政府政策的支持。

建立領袖與市民共同關注的議題及工作目標,亦是充份體現社會參與的要訣,其中領袖的態度,更是彼此能否建立共識的關鍵。具體而言,今時今日的領袖需要有親和力、想法清晰及具執行力,最重要是能夠走入人群,以說服力來動員他人,與群眾建立互信關係。

區域及國際事務日趨複雜,包括金融危機、氣候變化以至恐怖主義等挑戰。在應對這些挑戰的過程中,關係到個人與社會的基本價值觀及理念,更涉及其中的取捨及判斷。可以預見,領導力將比過去任何時候更受到重視,其作用在於說服群眾面對現實挑戰所在,帶領他們應付各種困難及威脅,為未來願景作戰。

需創新敢承擔 安撫激進情緒

公民意識在香港發展越來越成熟,部份人的表現可能較為激進,很大原因是市民看不到清晰的將來。在此形勢下,作為領袖要有敢於面對及承擔勇氣,能夠解釋立場及安撫情緒,更需要有前瞻視野、創新思維,為市民帶來符合需要兼能夠實現的願景。事事只求不做不錯,避席人後的管理態度,已不容於現今社會對領袖的要求。

另方面,香港作為自由社會,各人可持不同政見,並有表達自由,更多市民發聲正是社會參與的反射,大前提是彼此要有接納異見的胸襟、理性討論。03年50萬人遊行後有秩序地散去,一樣可以達到訴求。既然和平表達的方式有效,是否有必要將行動升級,破壞社會秩序及和諧?這問題值得反思。

環球形勢越加複雜,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更需要不同領域的領袖人才,在各個階層發揮其領導才能,為社會建設,提升香港長遠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