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區域及經貿發展 | 2011-09-17 | 《經濟日報》

對抗「離心力」 粵港合作締雙贏



粵港經貿關係始於30多年前國家改革開放,至今兩地已由單向帶動逐漸轉化成雙向互動,互相影響對方。廣東經濟結構轉型,對香港必然產生舉足輕重的影響。

國家「十二•五」規劃明確闡述深化粵港合作的政策方向;國家副總理李克強上月公佈的連串挺港措施,亦全方位支持兩地經貿合作。在中央支持下,香港必須正視廣東經濟結構轉型帶來的挑戰及機遇,積極實現與廣東雙贏的協調發展。

廣東拓內銷 港中介角色轉弱

受金融海嘯及經營成本颷升的影響,近年廣東經濟發展格局及趨勢均出現重大調整,經濟結構轉型的步伐明顯加快。未來10年,廣東經濟結構轉型將以建設現代產業體系為發展重點,突出自主創新及推動低碳經濟;並將擴大內需及開拓國內市場,實現內需與國際市場的均衡並重。

此外,省內主要城市未來各有不同定位,如廣州將定位為國家中心城市、深圳為全國經濟中心城市、東莞則為世界製造基地,並確立珠江西岸城市在「珠三角綱要」下的新定位,標誌著廣東經濟結構轉型的實現。

根據智經最近發表的研究報告,廣東經濟結構轉型的規劃部署,將令粵港產業合作衍生多方面的新要求及新挑戰。

以先進製造業為例,廣東主要發展重型化的裝備製造、汽車、鋼鐵、石化及船舶製造等大規模投資,所需資金由國家及跨國企業主導。香港缺乏為重型產業提供服務的經驗及國際網絡,本港資金的發揮空間亦十分有限,將難以實現與廣東有效對接,意味昔日「先店後廠」的分工合作模式正逐漸弱化。

與此同時,面對全球經濟不景,廣東轉為力拓內銷市場,珠三角企業的產品市場跟隨進一步國內化。因外向經濟形成的粵港產業鏈合作格局,無可避免出現重大變化,其中香港在國際市場的中介角色將因此弱化,廣東亦會減少對香港產業投資的依賴。因應產品市場國內化的新形勢,香港服務業必須加速認識內地消費市場的需求,提供適合廣東的當地服務,應對挑戰。

就高新技術產業合作而言,廣東經濟結構轉型預料將出現香港「缺位」的狀況。事實上,香港發展與高新技術有關的產業,目前仍處於培育階段,現有實力不足以發揮其作為產業轉型的核心動力,引領本地高新技術產業發展,更遑論要介入廣東高科技產業的高速發展步伐,增加了達到兩地有效對接的難度。

港可借深圳 鞏區域地位

廣東在推動製造業升級的過程中,現代服務業素質明顯得到提升,初步形成與香港競爭的實力,部份人士擔心兩地未來是競爭大於合作。我們認為,競爭反而可造就粵港合作互補的機會,憑藉本地服務業高質素的優勢,發揮迅速提升廣東整體服務水準的作用,積極參與廣東現代服務業發展,令廣東經濟結構轉型成為香港另一次機遇。

隨著廣東主要城市未來將各有定位,粵港兩地在城際合作上亦會出現顯著變化。其中廣州被定位為國家中心城市,發展現代服務業是首要任務,2009年的第三產業比例已達到60.9%,雖不及北京但已超越上海,為強化其定位提供了有利條件。

另方面,香港與深圳的未來發展關係,可望以合作大於競爭來形容。事實上,港深兩地毗鄰,早已存在較多跨境建設的合作。深圳為實現全國經濟中心城市的定位,對通過香港獲取持續發展的外在資源,將存在殷切需求;香港亦需要借助深圳,鞏固在區域、國家及國際上的地位,進一步鞏固雙方的合作關係。

至於被定位為世界製造基地的東莞,因廣東省的產業升級舉措,促使東莞更加注重港資企業進入內銷市場,加快對港資企業股權參與及產業資源整合的步伐。因應東莞的港資企業正邁向實現本地化,香港與東莞的產業合作,將面臨合作方式的調整及轉型。珠江西岸城市則因未受資源短缺及開發過度的嚴重制約,具有「後發優勢」;加上港珠澳大橋將拉近香港與其地理聯繫,兩地的合作空間有待發掘。

廣東經濟結構轉型的持續推進,衍生資本依賴的不復存在、產業結構的調整,以及產業合作鏈的雙向延伸等變數,令廣東等珠三角城市對香港的依賴明顯弱化。按此發展趨勢,粵港產業聯繫的「離心力」將日益加大,粵港城際競爭關係也會不斷加強。在新的競爭與合作形勢中明確未來發展方向,實現粵港合作的良性競爭和締造雙贏局面,將是香港保持區域龍頭地位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