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區域及經貿發展 | 2011-11-01 | 《紫荊論壇》

從廣東經濟結構轉型中開發新機遇



智經研究中心成立初期,適逢「十一•五」規劃出台,我們以此為首個研究項目,這 5 年間先後發表「建構港深都會」、「打造珠三角都會」、「港深教育合作」以至近期「『十二•五』期間廣東經濟結構轉型與香港機遇」等研究報告。這是因為智經長期關注香港長遠競爭力及區域經濟發展,我們深明香港參與國家五年規劃的意義,在於從區域合作中發揮香港優勢,在國家發展中明確香港定位。

「十二•五」規劃是中國第三個 30 年的開端,過去 30 年,國家發生了巨大變化,最顯著的是經濟快速發展。由 1979 年至 2009 年,中國的經濟年均增長率達 9.9%,比國際機構的預測還要高。世銀 97 年發表「2000 年的中國」研究,預計由 2001 年至 2010 年,中國的經濟增長率是6.9%。實際上,國家在 2001 年至 2009 年的增長率達 10.7%,發展速度超出市場預期。過去 30 年,國家經歷三次經濟大幅上升,即將開始的「十二•五」規劃,會否推動中國邁向第四次上升,這是大家所期待的。

中國將成全球第二大消費市場

經濟轉型及擴大內需,將是「十二•五」規劃未來的重點工作。中國現時的消費率是 48.6%,去年零售額超過 15 萬億人民幣,擁有尚未開發的內需市場;中等收入居民人口增加,亦將帶動新增消費量擴大。以汽車消費為例,前年銷售逾 1300 萬輛,去年增至 1700 萬輛,已超過美國歷史高點。國際機構預料 2015 年中國消費額將佔全球比重超過 14%,成為全球第二大消費市場。

國家過去 30 年經濟起飛,亦促成粵港經貿關係的建立,當時粵港經濟產業鏈以「前店後廠」的模式運作,香港作為中間人主要從事加工貿易。在外銷內需並重的國家發展規劃下,廣東經濟結構轉型的步伐加快,粵港關係由過去「香港接單、廣東製造」的香港單向帶動廣東,因內需市場出現而演變到粵港雙向互動,並正逐步轉化成融合關係,互相影響對方。

事實上,香港比較廣州、深圳的經濟增長,差距正不斷收窄。以深圳南山區為例,其人均 GDP 於 2009 年已相當於香港人均 GDP 的 85%,超過 17 萬人民幣。這反映深圳的消費力不但越來越強,增長速度甚至比想像中更快,近 300 萬深圳戶籍人口中,應有相當大比例已具有較香港中產階層更強的消費力,市場潛力之大實在不容忽視。

國家「十二五」規劃首次將港澳的內容單獨成章,提到要深化粵港澳合作,促進區域經濟發展;國家副總理李克強公佈的 36 項挺港措施,亦以發揮香港在粵港澳合作的作用為主要內容。在中央支持下,香港必須正視廣東經濟結構轉型帶來的挑戰及機遇,洞悉當前區域發展格局,積極實現與廣東雙贏的協調發展,維持香港長遠競爭力。

廣東深圳東莞將各有定位

廣東經濟結構轉型在,未來 10 年將以建設現代產業體系為發展重點,突出自主創新及推動低碳經濟;並將擴大內需及開拓國內市場,實現內需與國際市場的均衡並重。此外,省內主要城市未來各有不同定位,如廣州將定位為國家中心城市、深圳為全國經濟中心城市、東莞則為世界製造基地,並確立珠江西岸城市在「珠三角綱要」下的新定位,標誌著廣東經濟結構轉型的實現。

在新形勢下,香港將面對不少挑戰,包括資金及產業上的「去香港化」。因為廣東已累積一定的資本,香港不再是單一或唯一主要資金來源;產業發展的「去香港化」則出現在技術及經驗上,例如廣東發展石化工業,香港難以在技術上與廣東產業對接,令廣東等珠三角城市對香港的依賴明顯弱化。另一項挑戰來自產品市場的「國內化」,廣東力拓內需市場,產品內銷自然以當地文地、語言及經營模式為主,香港服務業需要時 間適應這市場趨勢及轉變。

隨著廣東主要城市未來將各有定位,粵港兩地在城際合作上亦會出現顯著變化。其中廣州被定位為國家中心城市,發展現代服務業是首要任務,2009 年的第三產業比例已達到 60.9%,雖不及北京但已超越上海,為強化其定位提供了有利條件。珠三角龍頭地位的確立,加上中央和廣東省政府的政策支持,促使廣州的城市及產業功能進一步提升, 對香港形成挑戰之勢。

另方面,香港與深圳的未來發展關係,可望以合作大於競爭來形容。事實上,港深兩地毗鄰,早已存在較多跨境建設的合作。深圳為實現全國經濟中心城市的定位,對通過香港獲取持續發展的外在資源,將存在殷切需求;香港亦需要借助深圳,鞏固在區域、國家及國際上的地位,進一步鞏固雙方的合作關係。 至於被定位為世界製造基地的東莞,因廣東省的產業升級舉措,促使東莞更加注重港資企業進入內銷市場,加快對港資企業股權參與及產業資源整合的步伐。因應東莞的港資企業正邁向實現本地化,香港與東莞的產業合作,將面臨合作方式的調整及轉型。珠江西岸城市則因未受資源短缺及開發過度的嚴重制約,具有「後發優勢」;加上港珠澳大橋將拉近香港與其地理聯繫,兩地的合作空間有待發掘。

粵港產業聯繫「離心力」日益加大

廣東經濟結構轉型的持續推進,衍生資本依賴的不復存在、產業結構的調整,以及產業合作鏈的雙向延伸等變數,令廣東等珠三角城市對香港的依賴明顯弱化。按此發展趨勢,粵港產業聯繫的「離心力」將日益加大,粵港城際競爭關係也會不斷加強。在新的競爭與合作形勢中明確未來發展方向,實現粵港合作的良性競爭和締造雙贏局面,將是香港保持區域龍頭地位的關鍵。

「十二•五」規劃支持香港鞏固及提升國際金融、貿易、航運中心地位。事實上,香港既是內地最大的外來直接投資者,所佔比重自 2005 年持續增加到 2009 年近 50%;亦是內地企業走出去的橋樑,內地 2009 年的境外投資達 570 億美元,其中 63%投放在香港或經香港到海外。另方面,內地是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貿易經濟體,佔全球貿易 9%,未來增長潛力龐大。據國際貨幣基金估計,到 2015 年全球經濟增長超過 35%將來自中國。若人民幣可作跨境貿易結算貨幣,在國家貿易及跨境投資持續高速增長下,香港作為人民幣離岸平台將有很大發展空間。

香港本身是成熟的國際金融中心,加上背靠內地、面向國際,應是人民幣走出去的最理想跳板及試驗場。香港應加快與廣東省建立以香港金融體系為龍頭、珠三角資源和服務為支撐的金融合作區域,積極落實李克強副總理提出的金融政策,包括在內地推出港股組合基金(ETF)、支持內地企業來港上市、推出 RQFII 投資境內證券市場;以及支持香港企業使用人民幣在內地直接投資等。

CEPA 自 2003 年簽署以來不斷補充深化,經過多年努力,貨物貿易基本上已落實對香港完成開放,這方面的成績值得肯定。專業服務方面,過去的困難是「大門已開,小門未開」,但現在李克強副總理已訂下明確目標,就是「到『十二•五』後期,通過 CEPA,基本實現內地和香港服務貿易的自由化」。至於當所有門皆打開之後,香港專業服務進入內地之路該如何走下去,就是我們的責任。

粵港宜儘快制訂合作路線圖

當前急務是香港與廣東盡快商討,制訂切實可行的路線圖,落實中央所定的目標,充份運用 CEPA 及廣東先行先試政策,爭取更多優惠政策及開放措施,推進香港服務業進入廣東。以醫療服務為例,應把握這時機深化粵港醫療產業合作,將香港的專業能力與內地臨床設施結合,爭取放寬規範容許內地接受在港進行臨床測試的藥物,以吸引海內外投資本港藥廠,合力發展醫療產業。

前海規劃被視為珠三角合作的重點項目,因為前海將成為粵港現代服務業的創新合作示範區,這是國務院給予前海的發展定位,這定位正配合「十二•五」規劃提出的區域經濟發展策略。

香港需要積極參與前海規劃,因為在深圳的未來發展規劃中,前海將堅持深港合作、服務廣東、面向全球的戰略取向,重點發展創新金融、現代物流、科技及專業服務、資訊服務等現代服務業。「十二•五」規劃明確香港的發展定位,就是鞏固及提升香港的國際金融、貿易、航運中心地位,參與前海規劃正好提供了契機,讓香港的現代服務業發揮優勢。

其次,按照產業發展規劃,到 2020 年,前海將成為亞太地區重要的生產性服務業中心,地區生產總值將高達 1500 億元,即每平方公里產出約100 億元,這是深圳市整體水準的 25 倍。前海的長遠發展前景,可望為香港帶來龐大的市場空間及發展潛力。

香港與深圳有「一河之隔」的地緣優勢,而前海是深圳今後現代化發展的重要標誌。在中央大力推動前海建設的前提下,可將前海定位為優化粵港合作的創新平台,利用香港法規和稅制,推進前海管理水平,加強兩地在政府及社會組織上的合作,推動粵港重點功能區的發展。

「十二•五」規劃提到要深化粵港澳合作,促進區域經濟發展;支持香港鞏固及提升國際金融、貿易、航運中心地位。展示了香港未來的發展前景,接下來,我們需要強化自身實力,提升產業競爭優勢;並要深化區域經濟合作,藉優勢互補提升長遠競爭力。